上海國安設計的一場騙局(一)

——台灣法輪功學員林曉凱被上海國安非法誘騙、逼供和勸諜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2月15日】「其實,江澤民很清楚,當所有的國安、公安幹警都看到了真象、並明白無法再以謊言對法輪功學員進行這場迫害時,迫害大法的力量與組織也就解體了。」──作者
* * * * * * * * *

今年10月7日我去上海訪友被突然拘捕後,帶往拘留所的第一天幾乎就是連續24小時的長時間訊問。那時候才看清,我在大陸被抓捕整個事件從頭到尾就是一場精心設計的騙局:上海國安局特務利用大陸境內已出賣大法師父的「猶大」連絡境外法輪功學員,進行情報收集與錢財的騙取,進行交叉驗證以確定情報的正確性。

大陸國安特務使用的方法大致可分為兩種,一種是以心得交流或希望提供援助為理由引誘法輪功學員至香港或澳門見面,另一種是直接引誘至大陸境內。在上海我不只被非法關押20天,如果算上被設計引入大陸監控的8天,總共應該是28天。

整個設計引誘過程中包含老楊、小羅與國安局的人,代號「老楊」者(女)是與我聯繫及安排我住處的人,同時想從我這裏了解台灣及國外法輪功學員的狀況並騙取錢財。「老楊」還一度想以探親的名義進來台灣,並已出賣許多上海法輪功學員包括其他省市學員被捕。

國安局特務還在法輪功學員間營造「老楊」是一位正念強的法輪功學員這樣一種印象,讓人認為可透過她拿到資料,而「老楊」本人也以似是而非的所謂「悟道」來騙取法輪功學員辛苦積攢的錢。老楊把詐騙得來的不義之財一部份與國安人員分贓,一部份以自己公司名義買房子以交流為藉口讓法輪功學員聚集,另一部份則利用法輪功學員製作真相資料,但法輪功學員製作的所有真相資料都被「老楊」交予國安人員。在這樣的欺騙中,現在被「老楊」欺騙的大陸法輪功學員經濟上已不寬裕,若不發薪資則沒錢。

上海國安局利用「老楊」之輩一方面監控法輪功學員,一方面從經濟上癱瘓法輪功學員,執行的就是江澤民和610辦公室的迫害政策──對法輪功要「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

上海的「老楊」也協助國安局監控測試已在壓力面前接受「轉化」者是否再修煉。特務小羅是老楊透過其他功友介紹的(此功友據老楊所稱叫王金蕊),他除了了解我沒跟老楊講的大法資訊外,還起到鋪設陷阱的作用,也就是讓國安局人員用以檢測我是否被轉化。國安局人員則在整個過程中扮演非法關押、羅織罪名、威脅利誘、恐嚇、偽善、思想轉化及操控老楊及小羅等角色,其目的有以下幾點:

1、搜集大陸境內法輪功學員資訊進而打壓迫害。
2、獲取台灣及國外法輪功學員資訊進行監控及情報交叉驗證。

國安特務迫害法輪功學員使用的方式,最為邪惡屬於心理戰的方式,利用外在環境或利用談話內容營造分化、孤立、恐懼、無助的假象,目的在於造成被逼供者心理及精神上的壓力,強迫後者在精神承受不住時配合迫害。這是一種殺人不見血的邪惡手段。

國安特務還通過分析法輪功學員的談話內容,企圖利用法輪功學員放不下的執著構陷法輪功學員,並動搖對法輪大法及師尊的正信。當然,其實如果當事法輪功學員時時刻刻能站在救度世人的基點,堂堂正正地抵制迫害、講清真象和發正念,那就算邪惡有任何伎倆也枉然,因為當一個修煉人能夠放下一切人的執著時,那甚麼特務在大法修煉者面前也就是一種常人和神的關係,而人是動不了神的。

下面以個人經歷揭露上海國安的使用的幾個手法:

- 利用外在環境營造恐怖聲勢,以眾多的人數與車輛以所謂的數量,以給人造成心理上的壓力與負擔,這是心理戰的一種恐嚇伎倆。例如抓捕我時共動用10人左右,共6-7台車子,其中5台並排打著燈光照亮馬路,營造恐怖氣氛。

- 刻意營造無人之時,以便用針孔攝影監控法輪功學員的言行(包括廁所、浴室、客廳),進行心理分析與觀察。

- 找出法輪功學員於言談中的執著,並表面上順水推舟地和你談,同時利用你的執著和心理特點設計迫害方案,並在這個過程中不斷重新確認後者的狀態,以強化洗腦效果。這種方式在各地610辦公室及惡警對大陸法輪功學員的洗腦迫害中,無論是在洗腦班還是勞教所,都很普遍。那些學法不深、執著多放不下的人走入所謂「邪悟」,其實就是在這種迫害面前採取了一種主動配合的心態才造成的。經常讀明慧網迫害消息的人對此不會感到陌生。

- 麻痺轉化:即利用偽善言談,進行思想攻堅,並一直套你的話以確認你的心理狀態。偽善的言談中,他們意在從被監控者細微的言談舉止、思想感情中了解你的生活、家庭、文化背景、待人接物與處世態度,尋求利用與迫害的條件。特別是對於被監控者所言或者所寫下的文字資料,他們會不斷研究推敲分析,用以設計迫害方案,包括從家庭、工作、利益輸送的方面施加壓力。

- 演戲:國安特務會互相扮演不同角色,一邊扮白臉一邊扮黑臉,讓被監控者在情的作用下吐露心聲,也會營造領導與下屬的間隔看被監控者的選擇,其實那種間隔是演戲,他們私底下會不斷討論,及時調整對付你採用的迫害伎倆。還有的時候他們分成三人或四人一組,兩人為主,另外兩人表面上看無關,但其實是通過偽善的關心表示,引誘你交底。他們認為被監控者在不經思考及最無助、最恐懼時所說的話才是真心話。一旦達到這種效果,他們便可進行下一步的構陷。

- 謊言:國安特務利用一連串的謊言來欺騙法輪功學員,例如,欺騙大陸法輪功學員說在國外至中國大使館靜坐的學員都拿錢、師尊參與美國及台灣政治。國安特務並用謊言渲染氣氛,企圖讓人產生一種虎落平陽、勢單力薄的無奈感覺,以達到最終被他們擺布的效果。

- 用倒打一耙的邏輯進行謊言洗腦:國安人員接受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訓練中,有許多用詞其實也是他們國安、公安及610工作人員等接受任務之前從大陸政權對他們的洗腦欺騙中得來的,他們自己是這種秘密洗腦教育的第一批受害者。例如,當法輪功學員說明迫害真相時,他們會提出一串反問,說你有證據嗎?你有查證嗎?明慧網有查證嗎?沒證據怎麼可以亂講?等等。這種倒打一耙的邏輯,一方面是在對被監控者進行洗腦和潑髒水,另一方面也是他們自己在抵抗正面對待真象的機會,這與他們長期所受特務教育和訓練有直接關係──懷疑一切、思想僵化、無獨立思考、「上邊」讓咬誰就咬誰,不論青紅皂白,不惜把白的說成黑的,只要達到目的就行。

其實,江澤民很清楚,當所有的國安、公安幹警都看到了真象、並明白無法再以謊言對法輪功學員進行這場迫害時,迫害大法的力量與組織也就解體了。但是江氏那個政治流氓小團伙,為了維護個人的錢與權,為了把迫害維持下去,不惜欺騙及出賣所有國(公)安人員、幹警,以及在壓力下接受了他們的恐怖轉化的人們,讓他們成為被這場欺世騙局和迫害運動所利用的打手及罪犯。在這一環套一環的恐怖主義特務手段中,每一環都在坑害別人,而最後人人都淪落為江澤民一夥的囊中物與犯罪同伙。(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