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走好我們修煉的每一步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2月15日】師父告訴我們:「我過去講過,我說實際上常人社會發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雖然有舊勢力的存在,可是你們沒有那個心,它就沒有招。你正念很足,舊勢力是沒有辦法的。」(《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我對這段講法感觸很深,堅定地走好我們修煉的每一步都很重要,舊勢力為達到它們的目的,在時時刻刻盯著我們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稍有疏忽,它們就有空子可鑽;如果我們正念很足、很強、很正,它們真的沒辦法、沒招術、沒力量來對付我們。

2000年是邪惡瘋狂的一年,很多同修為證實大法,揭露邪惡,去上北京上訪。自己由於學法不好,有些執著心放不下,幾次想去都沒有去成,心裏感到很內疚。心想:是師父把我從苦海裏救了出來,給我指出一條回家的金光大道,是師父大慈大悲給我淨化了骯髒的心靈和一個病魔纏身的軀體。師父給我太多太多了,我無法用語言來表達我對師父的無限感激和崇敬。現在師父受到不白之冤,大法受到攻擊和誣陷,我怎能等閒視之,雖然我不能去北京上訪,我也要用自己的行為來捍衛大法,就跟幾位同修商量,決定書寫標語,內容是「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等。由於自己做事心重,沒有真正學好法,有顯示心,生怕同修們有怕心,我就對他們說:「不要怕,要是被抓,就說是我讓幹的。」

由於自己的這一念,結果一位同修被抓,把我供了出來,而其他幾位同修卻平安無事。第二天派出所來了兩個警察到單位來找我,當時我正念很強,他們問我為啥要煉法輪功,我就把我的親身感受,包括身體轉變、心性提高等給他們講了講,他們只說:我們只是來了解情況,沒別的意思,問為啥貼標語。我說講:「法輪大法是正法,我們貼標語也沒反黨、反政府,我們憲法還有言論自由,別人能去北京上訪,我沒去成,就寫點標語來表達我們的心情。」

自他們找了我之後的近一個月,一直沒事,我沒悟到是師父在保護著我,而是自己又產生了歡喜心,心裏洋洋得意,認為自己修的好,見到其他同修,不由得就把此事說出來,來顯示自己。

由於這一念,派出所又到單位來找我,這一次是來拘留我,雖然當時我沒有正面抵制,但心裏很坦然,一點怕心也沒有,將我帶到派出所快中午12點了,主辦人說:「給家裏打個電話讓送條被子,下午就送你到拘留所。」接著他又跟其它警察說:「本來今天早上就辦了(指我),我哥得了腦溢血,我回家看看就耽誤了。」(後聽說他老家在農村,離城40多里路)這其實是師父呵護和看護著我。在派出所裏辦手續的警察問我:「你有老有小的,為啥還煉法輪功,你工作多好,太可惜了。」我就跟他講:「法輪大法是正法,我不後悔,我們有權利來表達自己的聲音,政府不了解法輪功,修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心裏就想著你們不咋著我一點(意思就是沒辦法迫害我)那時還不知道發正念,中午我坐在沙發上還睡了一會兒,心裏很坦然。下午快兩點時,我的幾位親戚和妻子來勸我放棄修煉,以情來打動我,他們說:「不說你啦,家裏老小誰來管?母親誰來管?(他們都知道我是個孝子),將來你要是工作被開除了,你兒子還沒安排工作,家裏咋辦?」那時我心很堅定,心很正,真的把情置之度外,我對他們說:「法輪大法讓人修善做好人,有啥錯?正的永遠是正的,常言道:邪不壓正。」後來親戚們找來了一個副局長,跟派出所所長和主辦人說了說,就把我放了。回到家裏才知道派出所勒索我5千元,我對妻子說:「你不應該給他們錢,咱家又沒錢,你在哪裏找的錢?」妻子哭著說:「都是跟親戚們借的錢,能把你放出來就不錯啦,這事還算辦的順利。」等幾天我去找他們要收據,派出所他們說:「像你們這事罰款都不開收據。」

接下來是單位開始扣發工資,每月只發200元生活費,但我心不動,堅持煉功學法、講真象。他們開會轉化我,一位黨支部幹部說:「我們現在是在挽救你。」我說:「我們修煉法輪功的,道德品質比你們高尚得多,你在挽救誰?」說得他滿面通紅說:「你道德品質是比我高。」因為他經常品行不端,吃喝嫖賭。

接著我跟他們洪法、講真相,當時沒做到心平氣和,而是很激動,我對他們講:「你們槍斃不了我,我們就煉煉功,有啥錯,天無絕人之路,大不了你們把我開除了,街上那麼多失業的,沒見一個被餓死。」說的他們啞口無言,會開不下去。一次一個幹部說:「只因你這人太好了,才沒開除你。」我說:「我們修法輪功的都是好人,咱單位裏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不信你們可查一查,看他們是啥人?」我主動的找他們講真相。一次我找支部書記說:「你們扣我工資是錯誤的,我們工作上兢兢業業,處處做好人有啥錯。」他說:「我們堅持立場,堅決跟你們鬥爭。」我說:「咱單位裏不是一瓢清水,也不是世外桃源,貪污腐敗、以權謀私相當嚴重,你是幹部你比我知道的還清,為啥你不去跟他們鬥爭,而專給法輪功作對?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你們這樣對待,對你們沒啥好處。」說的書記啞口無言。最後我跟他說:「你不讓我吃飯,我到你家裏吃飯,今天中午就去!」嚇的他很狼狽,整天躲著我。我隔幾天就找公司領導或支部書記,跟他們借錢,當然我不是真的借錢,其實是抵制他們迫害我,我見到他們就說:「不說別的事,就說咱是一個單位,你又是領導,應該關心職工生活,」

在2000年至2001年期間惡徒經常夜間綁架同修,我就對他們說:「我母親患有高血壓、心臟病,你們要到家嚇著我母親,我跟你們算不拉倒。」(跟他們算帳)結果他們不敢到我家裏來。一次他們派一名黨組織委員,來動員我申請退黨,我對他說:「我們煉法輪功的不反黨、不反政府,我自己是不會退黨的,你們說我不夠黨的要求你們隨便處理吧!法輪功是正是非,歷史自有公論,不是誰說了算!」結果他們把我的這句話寫進給我的留黨察看處分中。

我們單位是迫害較嚴重的,有一名同修被迫害致死,7名被開除,還有幾名被扣發工資,每月只發200元,12名同修被市裏掛號,我也是其中一個。通過學習師父講法,我想單位迫害嚴重,我們不能默默忍受邪惡的安排,我們應該去講真相,如果他們明白真相,那對我們的迫害不就減少了嗎?環境不是好了嗎?我就利用星期天到書記家去講真相。當時一點怕心都沒有,只要把書記的思想轉變過來,不但救度了他,而且對我們整個單位環境和同修都有好處。才開始他態度很傲慢,我就一條條跟他講,隨後他也不說甚麼只是聽著,因他有事,只跟他聊了1個多小時,我想他可能放不下官架子,(當著他家屬的面)對我說:「你到我辦公室去談。」我說:「可以,到哪也不怕。」第二天我就到他辦公室,他卻一反常態,對我很客氣。他嘴裏發著牢騷:「都是上邊讓搞的,過去讓煉,現在不讓煉,誰上訪啦,誰串聯啦,拿我們出氣,搞的我們上下不是人。」他接著又說:「說林彪反黨我相信,因林彪在主席身邊,說你們反黨我不信,你們是個小工人,只是煉煉功會反啥黨?」他又說:「人家上邊不讓煉,就說沒煉。」我接著說:「這個功很好,我一定要煉,請你把我以前寫的保證還給我(保證不去北京上訪),他說:「那都在保衛處保管著呢。」我說:「你不給可以,我現在聲明:我寫過的保證全部作廢。」沒想到:他卻問我:「你的工資不是給你了嗎?」我說沒給,他馬上當著我的面通知人勞處,讓把我的工資給補上。當時我心想:我並沒給他要工資啊,他卻給我了,這不是師父的慈悲呵護嗎?

通過這件事,使我更加認識到正念正行極重要,只要我們做的正,邪惡因素就會被清除。江澤民一再在國際舞台上標榜甚麼:中國人權最好,完全是欺世謊言,我們只因為堅信真、善、忍,當一個好人,堅持自己的信仰就遭到殘酷迫害。我們單位的幾位同修因上訪就被開除,搞的妻離子散,家破人亡;我因為說一句法輪大法好,就被派出所惡警罰款5000元,單位扣我5個月工資,合計將近5000元,總計1萬元。江澤民在剝奪人權、踐踏憲法。憲法保障人民有信仰的自由。我們只因想讓政府對法輪功有一個公正、客觀、深入的了解,用自己的親身感受來表達法輪大法是正法,法輪大法好,這何罪之有?!請問中國的人權好在哪裏?現在我們中國人民在流淚、在流血,不許人民說真話,江澤民口上講「三個代表」,背地卻舉著屠刀來殺害人民。我堅信堅信真、善、忍,堅信做好人沒有錯,任何人、任何壓力都別想改變我的信念。天理昭昭、法網恢恢,善惡有報。江澤民背天意、逆民心,必將被押上歷史的審判台,接受道德、正義的審判。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