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害法輪功搞政治 江澤民處心積慮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2月13日】江澤民以權代法血腥迫害法輪功不得民心,只得用謊言洗腦、栽贓陷害、以暴力求取精神控制等手段來維持對法輪功的迫害。四年多來,江澤民給法輪功製造了無數的謊言,通過國家媒體大力給民眾洗腦,其中最惡毒的謊言之一,就是指控法輪功「有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是白蓮教式的政治組織、謀圖推翻政府、建立政教合一的政權。為了正確地了解事物,我們不妨走近一點,看看其中的正邪善惡、是非曲直。

* 法輪功是正法門修煉,要求本門弟子不參與政治

歷史上反官府秘密教門的共同特點是有世俗的政治思想和目的。而法輪功沒有搞政治和推翻政府、奪取政權所必須的思想、綱領、行動等等一切條件和因素。

法輪功倡導人按照「真善忍」做一個好人,這是勸人向善,是對人生很積極的態度,而不是甚麼政治目的和企圖,也不是官方指控的「反人類」行為。法輪功沒有權力鬥爭和推翻政府等政治訴求,反而要求學員去掉爭權奪利之心。倡導「真善忍」既不是「邪」,也不是像新華社所指控的宣傳「妖言」。法輪功沒有對現實社會持否定、消極和不滿的態度,沒有任何政治鬥爭思想、目的和企圖,沒有推翻政府的願望和政治訴求。因為人的行為是由思想控制和指導的,所以法輪功不可能轉變成為反對政府的政治力量。而且李洪志先生早在一九九四年四月就規定要求學員不要干預政治:「要帶頭遵守國家法紀,不干涉政治」。「除幹好本職工作外,不會對政治、政權感興趣,否則絕不是我的弟子」(《精進要旨》修煉不是政治)。

法輪功不是秘密組織。法輪功在公園裏煉功,這是公共場所,人人都可以自由出入,自然無秘密可言。心懷叵測的人把法輪功的「輔導站」跟白蓮教設「壇」、張角太平教設「方」進行類比,從而強行下結論說法輪功有嚴密的組織。這種僅用形式上的比較和推理是非常幼稚的,沒有任何說服力。從形式上來看,流傳較廣的現代氣功在全國許多地方都有輔導站,輔導站不是法輪功創立和獨有,只是幫助大家一塊兒煉功。而任何一個真正的嚴密組織都有這樣的特點:會員登記、花名冊,不能自由進出,等級森嚴。法輪功沒有花名冊,沒有會員登記,來去自由,沒有等級觀點和制度,沒有現代組織的特點。法輪功也沒有廟宇、教堂之類的宗教場所,沒有任何宗教儀式,既不是宗教,又不是秘密教門(社團)組織。法輪功只是非常鬆散的群眾煉功活動,就像許多自由參加的體育活動一樣,談不上是甚麼組織。

法輪功主要著作《轉法輪》第三講明確規定:教功不能收費。法輪功的所有書籍和音像出版物在網絡上可以免費自由下載,如何斂財?所以指控法輪功「斂財」顯然不符合事實。法輪功講「以法為師」,根本不搞個人崇拜。只是江澤民集團為了不讓人民了解真相,勞民傷財封鎖網絡和法輪功網站。

法輪功不搞暴力鬥爭。法輪功沒有鬥爭思想,《轉法輪》第七講明確說明不能殺生,而且還講「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法輪佛法(在悉尼講法)》(一九九六年)進一步說明:自殺也「算罪」。而法輪功功法都是緩慢的,煉功時都閉上眼睛(可不是義和團練拳、練刀)。由此可見,從思想到實踐,法輪功根本沒有搞武裝起義和暴力鬥爭的意願和條件,可想而知,這樣的功法根本不可能來「鬧革命」和推翻政府。

* 江澤民處心積慮誣陷法輪功

由於江澤民對權力過敏,看到那麼多人喜歡法輪功,更是心生妒忌,竟然不惜弄權破壞中國憲法,於一九九九年七月發動迫害法輪功的政治運動,但當時是遭到了中共高層眾多人的反對,因為大家對法輪功多少有些基本了解。為了給迫害法輪功製造藉口、理由和合法依據,為了騙取中共和民眾的支持,江澤民處心積慮地給法輪功造謠,用謊言把法輪功和政治掛鉤。在中國,任何事情只要和政治掛鉤、有推翻政府的企圖,不管是真是假,殘酷無情的「無產階級專政」就接踵而來。

因此,江澤民毫無根據地把法輪功誣陷成反對現政府的一支龐大政治力量,是中共建國以來最大的政治對手,有「亡黨亡國」的危險,而「亡黨亡國」是中共最為關心和敏感的頭等大事,這自然就成了江澤民鎮壓法輪功的最有效藉口,何況上綱上線到這個程度,中國人至少有一半都經歷過政治鬥爭的殘酷,也就不敢說真話了,於是中共龐大的暴力專政機器就變成了江澤民手中的迫害工具,開足馬力進行血腥鎮壓和迫害法輪功,虐殺無辜民眾。也就是說,江澤民通過誣陷法輪功企圖推翻政府,正是抓住了許多中共官員的心理弱點,從而騙取了後者的支持,達到把國家專政機器變成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的最強大武器。

除此之外,為了能夠把法輪功誣蔑成對政府造成巨大威脅的敵人,江澤民還混淆歷史、編造謊言,給法輪功貼上現代白蓮教的標籤。

在中國幾千年的歷史中,出現了許多草莽好漢聚眾起事,稱王稱霸,甚至改朝換代,其中不乏一些和民間秘密宗教(教門)有關。最早利用宗教起事的可能就是東漢末年張角,他以「太平道」(宣傳黃天太平政治思想)為名在民間秘密組織下層民眾,於公元184年發起「黃巾起義」,張角自稱「天公將軍」。較晚的有清朝末年的洪秀全以拜上帝會的名義秘密聯絡和組織農民,在江西金田發動了起義,自稱「天王」,在南京建立太平天國政教合一政權。當然,在中國歷史上這類秘密宗教(教門)中最引人矚目的是白蓮教。在元、明、清三個朝代幾百年的歷史中,白蓮教系統的秘密教門發起多次大規模農民起義,導致元朝滅亡,也使得明、清兩個朝廷不得安寧。因此,歷代官府對秘密教門都非常忌諱、嚴加防範。

江澤民看準了這一點以及許多中共幹部害怕「亡黨亡國」的心態,極力混淆歷史,指鹿為馬地把法輪功打成白蓮教這種的組織,也就是說,利用中共及其支持者對政權的關心和維護,來支持其無理鎮壓法輪功。因為修煉法輪功人數眾多,一旦把法輪功打成白蓮教,利用中共內部和受中共洗腦教育幾十年的知識分子和社會各界對這類教門的戒備,和對亡黨亡國的恐懼,就把法輪功看成是對政府的一個巨大政治威脅,那麼就可以騙取眾多政府官員支持鎮壓法輪功,給迫害法輪功製造合法性。

江澤民雖然幹正事的能力還不如一個小科長,但是說謊張口就來、歷史悠久,例如現在人們發現了江澤民偽造早年的歷史。在政治上,江澤民既狡猾又奸詐,處心積慮和想方設法把法輪功和政治聯繫起來,「有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這樣就可以「名正言順」地進行鎮壓了。

* 江澤民的白蓮教之說意在蠱惑人心

把法輪功誣蔑成白蓮教是江澤民處心積慮的策劃之一,是騙取中共和國家暴力機器支持其鎮壓的一個關鍵因素。白蓮教和來自波斯的摩尼教(也稱明教)源淵深遠,教義的根本思想是「兩宗三際」:光明和黑暗(即「兩宗」)兩派勢力在過去、現在和將來(即「三際」)都在不斷地進行鬥爭,光明最後戰勝黑暗。白蓮教也吸收了民間彌勒信仰,在世俗政治思想和鬥爭哲學的基礎上,加上彌勒下凡和劫變觀念。因為法輪功講「真善忍」,教導人們做一個好人,走的道路非常純正,沒有任何鬥爭哲學和政治思想,所以江澤民找不到一絲空隙可鑽,於是就避開白蓮教的核心思想「兩宗三際」不談,利用白蓮教中的一些具體現象來做文章,在「轉世」和「劫變」上打主意,精心構陷法輪功創始人。江澤民企圖用這些具體現象來混淆人們視聽,掩蓋事物的本質,目的自然是把法輪功和反政府掛鉤。

歷史上反官府秘密教門的共同特點是有世俗的政治思想和目的,江澤民雖然找不出法輪功有任何這類東西,但是可以蓄意編造。為了指控法輪功有「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當時的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江澤民赤膊上陣。二零零零年八月十五日,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60分鐘」節目主持人華萊士在北戴河對江澤民進行了一次不同尋常的採訪, 江澤民對華萊士說:「他們的領袖李洪志自稱是菩薩轉世,耶穌轉世。他說世界末日就要來臨,地球將會爆炸。」

不過江澤民的指控只能講給那些被封鎖了消息、沒有看過法輪功書的人。法輪功的書籍多次對這些問題公開進行澄清。否定關於「轉世」說法的有:「我就是李洪志。我可不是釋迦牟尼佛。」(《轉法輪法解》,210頁,一九九四年十二月,廣州);「我也從來沒說過我是釋迦牟尼」(《我的一點聲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我不是耶穌,我也不是釋迦牟尼」(《在2002年華盛頓DC法會上的講法》,二○○二年七月二十二日,美國華盛頓DC);「更不想要誰手中的權力」(《我的一點感想》,一九九九年六月二日)。至於否定「世界末日」,白紙黑字有據可查的有:「但是我今天可以明確地告訴大家:這個劫難已經不存在了。過去人家講啊,甚麼地球爆炸呀,甚麼撞衛星啊……這種災難已經不存在了。」(《法輪大法義解》,125頁,一九九四年十二月十七日,北京);「我可以在這裏嚴肅地跟大家講,所有稱在1999年將要發生甚麼地球的災難啊,或者是宇宙的災亡啊,這樣的事情是根本就不存在了。」 (《在北美首屆法會上講法》,42頁,一九九八年三月二十九日,美國紐約)

江澤民對「改生日」一事小題大作,官方媒體反覆宣傳。其實中國人口眾多,管理也一直比較混亂,在檔案中把生日弄錯並不奇怪(例如,現在筆者證件上的生日也是錯的)。江澤民是想利用「改生日」事件來加強對「轉世」的指控,因為白蓮教的一個主要口號是:「彌勒佛下凡轉世,作人間的明王」。江澤民把法輪功定性為白蓮教式的反政府組織的所有依據是所謂「轉世」和「世界末日」這兩點。從前面的分析可看出,江澤民在找不出法輪功任何毛病的情況下,是如何給法輪功創始人造謠的。

所有指控李洪志先生自稱是某某「轉世」和宣傳「世界末日」於事實完全不符,完全是江澤民惡意編造出來的,只要對法輪功和白蓮教有一些了解的人很容易識破江澤民的謊言。為了維持謊言和欺騙人民,阻止人們看到真相,江澤民下令把法輪功的書燒了,把法輪功網站封了,並且封鎖和法輪功的有關信息,然後自己隨意編造,以捏造的罪名迫害法輪功。

* 法輪功和平揭露迫害與「官逼民反」有本質區別

「官逼民反」是指老百姓被逼無奈起來造反、推翻政權,這裏,推翻原有的政權是問題的核心和行動的目的所在。然而,在江澤民四年多的殘酷迫害中,截止到十一月下旬,至少有八百二十名法輪功學員被無辜迫害致死,超過十萬多人被無理關押,無數法輪功學員被迫顛簸流離、妻離子散、甚至家破人亡,法輪功卻一如既往遵循「真善忍」,以和平和理性的方式走一條純正的路,無論上訪、上天安門廣場、還是發傳單、辦網站、搞請願,都只有一個目的:揭露迫害、制止迫害,清除謊言。四年來,即便在迫害最為殘酷的時刻也沒有任何演化成推翻政府的政治力量的跡象。

四年多來數以千萬計的法輪功學員及其家屬被血腥迫害的而堅持和平抗爭的事實說明,在自身合法權益被非法剝奪的情況下,法輪功不搞「官逼民反」,而且是反對採用任何「以牙還牙」的暴力活動和武裝鬥爭形式的,一直尋求和平解決問題,在國外起訴江澤民所犯下的反人類和酷刑罪也是遵循法治的精神。這些表現是因為法輪功學員的所有反迫害活動目的都在制止迫害、揭露邪惡;像古往今來歷史上所有的修煉人一樣,法輪功學員對政權和世俗的利益毫無絲毫興趣。但與此同時,法輪功學員面不分社會階層、不分職位高低、不看職業的講真象努力,其實也是在讓所有人心面對真象進行選擇,無形中對社會道德提升、清除陰暗腐敗起著強大的正面作用。

從這些年披露出來的大量事實真象看,江澤民指控法輪功「反黨」、「反政府」的罪名沒有任何事實依據,而且都是違反中國憲法的赤裸裸犯罪行為。(明慧記者林展翔撰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