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害了他──寫給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2月10日】大連市公安局西崗分局政經保科原副科長李體健,在任副科長之前,是西崗分局日新派出所的副所長。從99年7月21日,大連公安出動大批警力在人民廣場以暴力驅散、抓捕上訪的法輪功學員以來,李體健賣力地參與了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他利用他的權力(每個派出所都是副所長主抓迫害法輪功)不遺餘力,瘋狂抓捕法輪功學員,在他的唆使下,所裏其他惡警也賣力地迫害法輪功學員。由於「鎮壓得力」,2000年,他高升為分局政經保科副科長(每個分局都是由政經保科主抓迫害法輪功),這樣,他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面更大了,犯下了重罪。

善惡終有報。2000年末,李體健酒後駕駛一輛無牌照的轎車,在西崗區車家村過街天橋下面,將大連天百大樓年輕的女營業員車迎娜(21歲)攔腰撞倒,喪失人性的李體健竟駕車逃逸。當時車迎娜手裏拿著3000元現金要去銀行存款,被撞後,錢撒了一地,見錢眼開的小人們爭先恐後地搶起錢來,沒有人管躺在地上的車迎娜,導致車迎娜失去了第一搶救時間,不治身亡。車迎娜的死亡、肇事司機的逃逸、駕駛無牌照車,再加上小人搶錢,這事引起了強大的民憤。《大連晚報》就此事發表了長篇報導並要進行追蹤報導。一時間,民怨四起,輿論重重,大連市公安局下令要追查肇事司機,嚴懲不貸。他們哪裏想到,肇事司機竟是那個江集團迫害法輪功的得力打手。李體健被判有期徒刑七年。為平息民憤,西崗分局及所屬的各派出所所有幹警每人拿出50元錢捐給家屬。50元錢,使所有的警察們都和李體健有了關係,警察們都在私下裏罵他,有正義感的罵他,沒有正義感的也恨透了他。李體健在獄中面對鐵窗時,時常唉聲嘆氣,從一個耀武揚威的警察科長到階下囚,從只能打別人到被別人打,期間的反差恐怕他還難以轉過彎來,在獄中他得了癌症,已命不久矣。

李體健的經歷很引人深思,本來是一起簡單的交通事故,何況車迎娜沒有走過街天橋,她自己也是有一定的責任的,但,做為公安出身的李體健撞人後,不僅沒有馬上採取措施搶救,反而駕車逃逸,使受害者失去了生還的機會,現場的目擊者搶錢,車迎娜又沒有父母,與奶奶相依為命,人們同情死者,譴責肇事者,這種種因素,使一場交通事故轟動了整個大連,「追查兇手,嚴懲不貸,」一時間成了人們最關心的話題,關於車禍的追蹤報導充滿了各報最顯眼的位置。李體健被重判了,人們釋然了。

而人們在談論這件事的時候,都是從表面上論因果,往往忽略了一個問題,就是,李體健今天的惡果,是因為他以往種下了惡因。他把善良、無辜的法輪功學員抓進監獄,他把法輪功學員逼得有家不能回甚至家破人亡,他在做這些傷天害理的惡事時,他以為:和我沒關係,是上邊叫幹的,他甚至還理直氣壯地說,是江澤民叫幹的,誰能把江澤民怎麼樣。不管能把江澤民怎麼樣,在他受到報應時,江澤民能為他做甚麼?上邊為他說話了嗎?上邊不僅沒有為他說話,反而要從重處理,以示「上邊」的清白。

這使我想起了50年前,希特勒迫害猶太人及發動「二戰」對人類犯下的罪行,他一個人是做不了甚麼的,他只是在發號施令,具體是由他的走卒們來完成。希特勒以自殺結束了他罪惡的生命,納粹們被送上了絞架,一部份納粹隱姓埋名,隱居各地,心驚膽顫地在惶恐中度日如年,而追查納粹分子的組織成員遍及世界各個角落,納粹分子一旦被發現,則立即將被逮捕。2002年,一個在美國隱居了30多年、已經80多歲的老納粹被逮捕。我又想起「文革」期間,北京公安局局長劉傳新等人,也是接到上邊的指示,迫害老幹部,「文革」結束後,清查「三種人」,劉傳新畏罪自殺了,另有17人被秘密拉到雲南處死,對家屬卻稱「因公殉職」。大量的參與打砸搶的「三種人」永遠不得重用。

為甚麼歷史總是重複的呢?因為一切都在天理的掌控下,誰也逃不脫天理。地球在我們的眼裏很大,世界也很精彩。換一個角度衡量一下,其實地球很小,在宇宙中,它甚至小得像一粒塵埃。浩瀚的宇宙中,人類是渺小的,不能左右任何因果規律。不要以為自己很有本事,憑藉著那身警服,或再加上一點權力,就可以為所欲為了,也不要以為有上邊的指示就大膽地幹吧,上邊的指示可沒留下文字證據,即便是有字據,也不會成為開脫罪責的依據,到時候,誰幹的誰獲罪。人不治罪,天還要治罪呢!這就叫天網恢恢,疏而不漏!

無疑,李體健是個悲劇。那麼,是誰害了他呢?

從小處說,是他自己害了自己,在他抓捕法輪功學員的時候,法輪功學員都向他講過大法的真象、迫害的真象,都勸過他要為自己的未來著想,不要助紂為虐,可是他不信。他也知道,他抓的這些法輪功學員與那些壞人不一樣,不管怎麼樣,只要抓他們,我就能得到好處,獎金、職位,要甚麼有甚麼。在良心、道義與金錢、職位的選擇中,李體健選擇了後者,他得到了他想要的,但卻一瞬間消失了,不僅得到的消失了,一切都完了。他不僅害了他自己,也害了他的妻兒,他的家人因他而在眾人面前抬不起頭來。他的悲劇在於他親手把上百位善良的法輪功學員抓進監獄,送進教養院,關進看守所,使眾多的家庭飽受摧殘;更在於他違背了做人的良知,失去了人應有的基本準則。

從大處說,是江澤民害了他,像他這種利慾熏心之徒,是最愚蠢的,最好利用的,李體健只不過是江澤民的一個陪葬而已。

李體健的悲劇引起了一些尚有頭腦、尚有良知的人的思考,尤其是處在迫害法輪功第一線的公、檢、法部門的人。誰都不願悲劇發生在自己的頭上,停止做惡,將功補過,才是唯一的出路。每個人要甚麼樣的未來,都是自己說了算。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