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灣世新大學舉辦『訴江影展』的經過及體悟(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1月29日】

一、活動經過

11月15日萬名台灣法輪功學員在台北總統府前靜坐聲援控訴江澤民的活動結束後,緊接著台北世新大學於11月17日至21日舉辦為期一週的「訴江真相影展」。


活動全景
觀賞真相影片迫害展板取得大法簡介
簽名的同學簽名的同學簽名板

我們的活動場地在世新大學的最核心位置,來往的學生在看到「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修煉者的迫害圖例」的彩色展板時,許多都停下來沿著圍在會場的展板一張接一張地看著。

第一天我們一邊布置場地的同時,一位女同學駐足在投影真相片的螢幕前許久,走過來問我們:「他們(指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為甚麼去天安門?為甚麼會被抓?」

當我們告訴她:他們是到天安門廣場去煉功……話才說到這兒,她豁然開朗地點點頭說:「喔,原來是去煉功。」我們接著告訴她:「鎮壓前有很多法輪功學員在外面煉功,鎮壓後,因為煉了這套功法受益很多,覺得沒道理放棄,於是他們去天安門以煉功的和平方式為法輪功請願。但是,現在不管誰到天安門去,只要做任何一個法輪功的煉功動作,像是抱輪,或是打坐……等等,就會被拉上公安部門的警車被強行抓走。」也告訴她大法當年在中國是怎樣從被政府褒獎,一直到後來學煉人數在短短兩年增至七八千萬人後,江××出於小人的嫉妒,從此開始鎮壓。

她指著畫有各種酷刑的展板問:「這些是以前發生的嗎?」當聽到我們告訴她:「現在還在發生著,而且已經四年了。」她單純的臉上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她接著問:「那我可以做一點甚麼?或幫他們甚麼嗎?」我們才想起忘了準備徵簽的表格或海報,於是告訴她明天開始我們會有徵簽的海報,請她經過時簽名幫忙。

隔天我們擺上了一張徵簽海報,活動的第三天我們才發現,那張海報上已經簽滿好多同學與教授的名字了。

我班上一位過去一直了解大法真相的女同學告訴我,她早上經過我們的場地時,發現學校好多人都停下來看,她說以前雖然知道大陸在迫害,但都不知道手段這麼殘忍、這麼嚴重。她覺得我們透過像這樣的活動,慢慢越來越多的人知道了,就一定會起到作用的,你們加油!!

16日晚上(活動前一天),許多其他大學以及畢了業的學生大法弟子們,抽空主動前來幫忙製作活動需要的海報。我們做了此次活動的大標題『全球公審江澤民』,還有解釋『甚麼是群體滅絕罪?』的海報,告訴學校師生江XX為甚麼會被告上國際法庭。另外還以有一張是列舉『江××罪行』的海報。

還有一張標題為『感謝善良的世新同學』是為了向前一段時間熱情簽名營救被關押在上海國安局的台灣法輪功學員林曉凱,曾給予我們幫助的所有同學們致以由衷的感謝。過去我們在徵簽的時候,時常會遇到有人問我們「這樣簽真的會有用嗎?」透過這次林曉凱被釋放,就是一個最好的擺在面前的例子。我們希望讓所有善良的人知道,一個簽名代表的是一份力量,一份了解。當所有人都知道真相後,就足以匯成一股令邪惡之徒膽寒的正義力量。

二、巧妙而環環相扣的安排

當我們決定以「影展」的方式讓全校師生知道江XX在全球被控訴的消息,並向校方提出申請場地的要求後,那時我們都還不知道,能辦活動的日期剛好是在萬名法輪功學員靜坐聲援控訴江澤民的活動結束後的這一週。如此,世新的師生從媒體上得知台灣訴江之舉後,立刻就又能在自己的校園看到「訴江影展」活動的展開。這樣一來校園的影展,又與台灣大型的訴江活動相互呼應上了。

活動第一天,晚上近七點,當我們準備撤場的時候,一位同學觀賞真相片遲遲未離去,我決定先不撤東西,心想等她吧。

才讀了兩句,一位男同學走進來表示他是學校「小世界週報」的記者,希望能做採訪。他一邊提問一邊作筆記的過程中,我發現他對過去和近期中國非法迫害法輪功的相關新聞,幾乎都不知曉。回答他問題的過程中,我有機會把許多過去發生在中國的迫害,以及前陣子台灣法輪功學員到上海被關押的事情講給他。作為一個還在學習新聞的學生來講,如果一開始就能有對大法客觀的認識作基礎,將來他有機會投入媒體圈子工作的時候,也會公正地報導大法的真相給世人。他在離開前,跟我說了一個令人振奮的消息。他說今天剛得知,東北遼寧大學的校長將於近期內參訪世新。而當他拿出身邊資料,告訴我他們將於11月21日到世新的時候,我全身一震,眼眶泛出一層淚霧。心想:他們趕上我們活動結束前的最後一天來了,也就是說,他們能有機會看到「影展」,能知道法輪功在台灣大專院校活動的蓬勃發展了。雖然他說不方便再將詳細活動的時間與地點告訴我,但是我知道這之中自然會有安排的。

11月21日一大早,我們就到學校掛起黃色的大橫幅『真善忍 法輪大法 不收禮不收費義務教功』。後來,我找到這些大陸教授學術交流的地方時,他們已經結束活動,剛離開不久。但是,一位熱心的助教把他們接下來將參訪的其他三所大學,以及繼續將作的學術研討的所有活動印下來給我。我與這幾所學校的學生弟子聯繫,他們就分頭準備跟這些遠到而來的大陸教授們接著講真象。

活動從一開始到結束,我們深刻的感到在這環環相扣的巧妙安排下,做了我們該做的。過程中,我與另一位在校的學生弟子互相配合。沒有形式上的甚麼時候誰輪班看場的規定。我不能去的時候,她就默默地前往布置場地;她有事的時候我就留下來負責。過程中遇到需要做的事,我們一起討論該怎麼具體落實。世新大學負責出借場地的老師,也為我們提供了許多方便,整個「訴江影展」於11月21晚間六點完滿落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