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本性的歸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1月28日】近來明慧週刊上陸續登出了幾篇同修剖析自己利用大法之心的文章,同修描述的修煉狀態和自己極為相似。幾年的修煉中,總感到有一層隔閡、障礙,若隱若現,使自己不能真正地容於法中,總處於想要精進又做不到的自責中。有時很苦惱,感到可能是一種根本的執著未去,可這根本的執著是甚麼,卻始終未能找到。

看了這幾篇文章,對照自己,感到也有這種利用大法之心,然而這種認識一滑而過,不願再繼續想下去、挖下去。我知道有東西在阻止我清理自己的思想,正是那根本的執著怕我發現它,它怕被清除掉。

一直在人面前總是注意保持謙和的態度,認為這是不執著於名的表現,但卻執著於在想像中滿足自己的顯示心。如想到同學聚會,就想自己如何以健康的身體、美麗的容貌、優雅高尚的氣度引人注目,從而證實大法的美好與超常。這種想法實質上是希望修煉大法能使自己達到人中的完美,得到人中的讚賞,人中的榮耀。實際上是一種求名的顯示心。因為隱蔽得很深,自己都被自己的表象迷惑了,認為自己不執著於名。但內心這個執著卻是蠢蠢欲動,總是等待著時機衝出刻意修飾的謙和的表面。

因為很少表現出來,就不認為這種想像中的顯示心有甚麼不妥,經常津津有味地沉浸其中,如想像遇到甚麼事情,自己如何做得好,然後向別人介紹我是修法輪大法的,自己認為這些想法都是和證實法有關的,所以也不算錯,用所謂的「為了證實法」來掩蓋求名的心。實際上在思想中滋養、加強了求名的思想業力。現在我從利用大法之心這個角度審視這個執著──想通過修煉大法證明自己「與眾不同」、得到常人得不到的榮耀,這就是我修煉的目的嗎?回頭看看,我正是帶著顯示心走進大法中來的,有些顯示心修煉前就有,從一開始修煉時就意識到了,而到現在還沒有去掉,因為在觀念中認為它好,不願捨棄它,反而還利用大法加強它,實現它。通過學法知道這是執著,但卻認為這是小問題。在表面上抑制它,而內心裏卻在滋養它,不願從根本上觸動它,挖掉它。內心不改變,表面的謙和、光滑,不都是假的嗎?

「修煉中他心裏還在想著自己的病,還在想著他嚮往的美好的生活中的那一部份,戀戀不捨地很執著於常人社會這些東西,就精進不了。」(師父九八年在歐洲法會上講法)一邊想修煉,一邊卻又抓著人中的榮耀不放,這不就是師父在經文《走向圓滿》中指出的帶著執著而學法嗎?為甚麼長時間沒有意識到呢?我想是因為抱著維護自己的私心,沒有以同化法的純正心態學法。

也常常問自己,為甚麼修煉?返本歸真、同化大法、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好像回答得也對。但我真切地感到,回答得不是那麼坦蕩、純淨。現在我明白了,因為其中攙雜著求名的心、利用大法的私心。長期以來,發正念這方面做得不好,有時明明到了整點,算了,還是學法吧,因為發正念看不到甚麼明顯的效果,而學法呢,可以知道自己看了多少書,把學法等同於看書,看的越多,心裏越踏實,有一種「急功近利」的心理,覺得學法比發正念「實惠」,這是計較個人得失,說到底還是私心作怪。

看同修們的正法修煉故事,那種對師父、對大法的堅定、赤誠,沒有一絲雜念,純淨得震撼人心,窒息一切邪惡。我明白自己缺少這種為法付出一切的正信、正念。我沒有把自己百分之百地交給大法。我還保留著、追求著自己認為好的東西,不敢、不捨得為大法付出我的一切,卻想讓大法帶給我美好的一切。修煉、提高、圓滿,不放棄「我」,把「我」獨立於法之外。「我」必須得去證實法,「我」必須得去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一切,法才能給「我」美好的一切,最終的目的是自己要有所得。這種強調自我,利用大法完善自我的想法正是生命偏離了法的表現。為甚麼會有顯示心呢?因為要表現「我」,為甚麼把「我」這麼看重呢?是因為「私」這種變異的物質。其實,師父早在九八年瑞士法會上講法時就說過,「名和利,這些東西都是自私心」。可是我今天才真正能夠體悟到這執著背後是私心。

師父說:「我還要告訴你們,其實你們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為我為私的基礎上的,你們今後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別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所以你們今後做甚麼說甚麼也得為別人,以至為後人著想啊!為大法的永世不變著想啊!」(經文《佛性無漏》)

我個人體悟,從為私為我到無私無我,是本性的歸正。師父講法中提及「你們以前的本性」,我理解,我們先天境界的宇宙層次,在漫長的歲月中發生了變異,「私」滲透了很深的空間。在我們發願得法之前,在各自的境界中,都或多或少地偏離了法的「無私無我」,卻不自知。在這次法正乾坤中,我們選擇了以「修煉」這種方式同化大法,我們不僅僅要返本歸真,返回我們的先天境界(過去的修煉概念),更要使我們原來的一切純正、美好,完全、純粹地同化大法。做無私無我的「正覺」,而不是過去修煉意義上的「覺者」。 想想只想改變別人,不願改變自己,利用大法達到自己目的的舊勢力,我們的私念不就是舊勢力的影子嗎?生命為甚麼會降低層次?為甚麼會變異?修煉人為甚麼會有種種執著?不就是一個「私」字嗎?

我們的一切是法所造就,表現法在不同層次的存在,是我們生之意義。 輝映在師父無限的法光中,渺如微塵之微塵的一個生命,有甚麼可保留的呢?

我對「修煉」又有了新的認識,對於正法修煉來講,修煉不僅僅是提高,更是歸正;修煉不是額外的從法中為自己得到甚麼,而是一個偏離了法的生命放棄自我、同化於法的最本分的義務。

感謝師父,給了我們明慧這片淨土,在分享同修證悟的果實後,我能清醒頭腦,快步追趕。感謝師父,在此正法修煉的最後階段,點醒我的根本執著。「朝聞道,夕可死」,何況師父還在不斷地給我們時間歸正。師父對眾生的慈悲,無以言表。在此講一個自己經歷的小故事:

一日下班坐公交車回家,鄰座一陌生男士,心中有一種似曾相識的好感,忙告誡自己,心一定要正,守住心性。便繼續背法。待下車後,忽然懊悔,為何不給他一份真相資料?唉,如果還能再見到他,給他一份真相資料吧。第二天下班,待車啟動時,鄰座一人匆匆坐下,正是昨日那人。當時心中一陣感慨,淚往上湧,師父慈悲啊,師父不想落下每一個有緣人。因我心性所限,固守個人修煉的認識,忘卻救度眾生的使命,師父又精心地安排了一次機緣。對不精進的弟子,師父要多付出多少苦心呢?

在寫此文的過程中,感到面對的不是一篇文章,而是一個浩大無比的工程,我從同修文章中受到啟發,找到自己利用大法的私心,找到自己的根本執著是早已意識到卻一再忽略的求名的顯示心,進而更深刻地認識到一切的變異都是因為私,感覺清晰、明瞭。可是落筆時,一遍一遍地修改,還是感到說不明白,看師父的講法,好像每一句話展開來,背後都是一個龐大無比的世界,都對我寫此文有觸動。越寫越多,還是有話要說,就像用一個小小的籃子去裝太多美好的東西,難以取捨。也許這正是生命之微與法之博大的一種表現。在此謹把自己現階段的思想過程寫出來,一是歸正自己,再一個是對長期縱容「小毛病」的同修提個醒,也許這「小毛病」正是你不能精進的一大障礙呢!

個人所見,不當之處,望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