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慶勞教所以多種酷刑折磨劉福斌等大法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1月28日】上繩:酷刑的一種,是用細尼龍繩從人的脖後繞過,從雙肩開始向兩邊一圈一圈將雙肩到雙臂再到雙手死死勒緊到極限,繩子全都剎進肉裏,然後將雙臂強行盤至背後向上吊起到極點,再將雙手大拇指用繩子鎖死在脖後繞過的繩子上,之後將人踢跪在地上,一個小時左右鬆開,再這樣勒第二次,第三次……

2002年5月,大法弟子劉福斌剛被送進勞教所,就被關進「小號」,在二大隊,以副大隊長張明柱為首的惡警們扒光劉福斌的上衣,開始「上繩」。 「上過繩」之後,惡警張明柱又指使姜雲喜等四名刑事犯對劉福斌24小時強行看管,連著七天七夜不讓睡覺,不許躺著,只許站和蹲,一眼不能眨,只要一眨眼就連踢帶打。過一段時間之後,還用這種方式接著再迫害。劉福斌的身上至今留有勒過的疤痕。

這個勞教所多次對許多大法弟子「上過繩」,像大法弟子崔儒慧、李健林、馬玉亮、黃亞忠、李眾夫、馬振宇、包括2003年10月被迫害死的盧丙森都受過這種迫害。2002年8月大法弟子隋洪海就是被惡警殘忍「上繩 」,活活把一隻胳膊掰斷,成了殘廢。

老虎凳:是改裝的鐵椅子,椅座是約3-5釐米厚的鋼板,原來的椅扶手被改裝成圍成一圈的鐵圍欄。人坐在裏邊就像坐在牢籠裏一樣。在腳底下兩側的椅腿上各有一個腳扣,把雙腳分別扣死,先用尼龍繩把人捆死,連胳膊都在背後牢牢捆死,再將小臂從兩側分別掰過來,分別用手扣扣死在兩側的椅扶手上,這樣將人長時間的束縛在老虎凳上,動刑、毒打。

2002年6月,二大隊大隊長王忠和等惡警將劉福斌綁在老虎凳上,開始動刑、毒打,惡警們用拳頭猛打劉福斌的臉和耳朵,把劉福斌的耳骨打斷,耳朵腫得足有2指厚,至今耳朵都是變形的。

搓皮膚:惡警指使刑事犯王慶林等用手搓劉福斌的雙臉,把臉上的肉都搓爛了。

這種搓爛皮膚還有更壞的招兒。在這個勞教所一大隊,惡警指使刑事犯將大法弟子黃太仁衣服扒光,然後邊往身上澆涼水,邊用硬塑料刷子狠刷皮膚,將黃太仁的皮膚全都刷爛了,之後惡警們將黃太仁送到衛生所,說黃太仁得了皮膚病。

澆涼水或開水:劉福斌還受過許多其它迫害,比如2002年9月,惡警指使刑事犯王慶林、姜發等把劉福斌弄到水房,把他衣服扒光,往身上澆涼水,澆了兩次,每次一個多小時,還有把一杯開水倒在劉福斌的腿上,將腿燙壞留下了疤痕。

利用刑事犯迫害:這個勞教所以減刑為誘餌,直接操縱刑事犯聽惡警的指使迫害大法弟子。迫害劉福斌的主兇之一王慶林(也是2002年12月迫害死的大法弟子何華江的主兇之一)就是因為聽惡警指使多次迫害大法弟子得到了獎勵,獲得一年多的減刑被釋放。這個聽惡警指使的王慶林幹了這麼多壞事,並直接參與迫害死大法弟子何華江,不但沒受到嚴懲,卻得到了減刑釋放,那些刑事犯能不聽惡警們的指使嗎?惡警們叫他們幹啥,他們就幹啥!

這些只是邪惡勢力黑窩──大慶勞教所惡警、惡人惡行冰山一角,惡警張明柱、王忠和等還在行兇,它們整死大法弟子後跟沒事一樣,還能得到獎勵和鼓勵,因此像失了控的惡獸一樣瘋狂暴虐。天理昭昭,等待它們的肯定是萬劫不復的地獄深淵。

呼籲全世界大法弟子及有正義良知的人制止邪惡的蔓延!

附:大慶市勞教所中大法弟子被迫害現狀

2003年10月16日,大慶市勞教所開始對大法弟子又一輪殘酷迫害,大法弟子盧丙森被迫害致死,其他大法弟子至今仍處在被迫害之中。

10月16日正當法輪功學員勞動的時候,主抓迫害法輪功的勞教所副所長王永湘、勞教所二大隊大隊長王喜春、副大隊長張明柱以及勞教所管理科長韓青山、副科長楊濤等多名惡警把法輪功學員召回二大隊,惡警們又對大法弟子殘酷迫害。惡警們強行大法弟子盧丙森、扈洪記、劉福斌、郭法冬坐老虎凳,動刑毒打,大法弟子們全體絕食抗議這種迫害,惡警們一點沒有收斂,之後又將這四名大法弟子分別單獨隔離關起來進行迫害,沒過三、四天就把大法弟子盧丙森迫害致死。在迫害這四名大法弟子的同時,惡警們又指使刑事犯對其他大法弟子「包夾」,24小時強行管制,連走路、上廁所、吃飯等都由二個刑事犯一邊一個夾住胳膊,不許大法弟子之間互相說話,一直到目前還是這樣看管,並且到現在還有四名大法弟子分別被單獨關押在「小號」進行迫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