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絕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1月26日】前幾天有同修已經談過絕食問題,很好。在此我想從另一個角度談一下自己的看法。

江澤民是邪惡集合體,它指示惡警把迫害大法弟子當樂趣,當達不到邪惡目的的出氣筒。對待它們只能是全面否定,徹底清除,不能抱任何幻想。很多同修在這方面作出了驚天地泣鬼神的光輝壯舉,不愧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有很多同修被邪惡迫害時,不得已採用絕食的辦法進行抗爭,對此我有以下幾點想法。

1. 我們絕食的目的是甚麼?當然不是為了餓死自己。是在完全失去基本人權和自由的極限條件下用自己的身體抗議迫害,為了給邪惡舊勢力施加壓力,使其停止對自己的迫害。但這往往達不到目的,因為到了正法的後期,江澤民一夥流氓集團,完全不怕在勞教所裏暴露他們沒有人性的本質,也完全沒有法律觀念,決不是一絕食它就害怕了,就停止迫害了,而是更加殘酷的迫害與折磨,用灌食作為酷刑手段折磨人等等。實在不行了送進醫院繼續迫害,真正出現生命危險的時候,它就通知家人接回去,這時已是九死一生了。

2. 絕食又不想死、也不能死是個甚麼心態?是一種怕心、求心的混合心態在折磨自己。期望邪惡停止迫害,期望邪惡放了自己。這實際是對邪惡的一種承認。自己心裏也很害怕,怕真的餓死自己而犯了殺生之罪。

3. 真的失去了人身還有自殺之嫌,雖然是邪惡迫害的,反過來邪惡給你灌食,送你上醫院搶救你的生命。雖然惡警的心是壞的,想通過強制灌食折磨你、屈服你的意志,但他背後操控他的舊勢力的黑手是不是在救你?結果又符合了它們的安排。再者,你失去了人身,對參與迫害的常人及其對應天體內的眾生,可能就徹底毀了。所以效果並不好。

4. 「抓來了我就沒有想到過回去,到這兒來了我就是來證實法來了,那邪惡它就害怕」(《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有的同修不是這樣做的。一進來就想:這裏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要出去…,等等。這又是一個極端,想多了就是執著。有時把師父也拉上,就想師父一定會幫我如何如何做。可是你的情況是很複雜的,不一定是你想的那樣,叫師父怎麼幫你?

只有正念正行,才能真正震懾邪惡。放下任何執著和牽掛,死都不怕還怕邪惡嗎?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徒弟,我怕啥?!我心裏很明白,很冷靜,這一切都是邪惡舊勢力搞的,我根本就不承認。正念非常強,非常純正。達到了師父就可以幫助我們,或點化我們做到應該做的事情。這時有一點的猶豫或不正的想法都是在自毀,最怕的就是一手抓著佛不放,一手抓著人不放,師父沒法幫我們,正神有力使不上。

有一位同修,在2001年4月被邪惡拘留15天,受盡折磨,闖過來了,沒給邪惡留下任何東西。出來後我問她在拘留所裏最大的執著是甚麼?她明確地回答:是怕心。我很理解,因為我有過同樣的經歷和心理。當然每個人的情況不一樣,時間也不同了,如果是現在恐怕一個都出不來。長時間的磨難,這是很難的,不是每個人都能做到的。「如果一個修煉者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惡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學員都能做到,邪惡就會自滅」。(《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所以作為大法弟子來講,無論我們經過了多麼嚴酷的這段歷史,沒有甚麼值得悲哀的。我們心裏想的是救度眾生,你們要兌現自己為法而來的生命與你來在這裏的意義,所以我們沒有甚麼遺憾的,等待大法弟子的也都是美好的。」(《在2003年華盛頓DC法會上的講法》)。

個人體會,敬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