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信── 一個高中生的人生經歷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1月25日】匆匆地走過了高一高二,在高中的生活,我過得似乎很平靜,有老師,有同學,有親人,擁有一切一切,擁有所有所有,偶爾會為一些成績、情感問題煩惱一下,而後又匆匆而過。然而我真的平靜嗎,我不敢正視這個問題。很多時候朋友在課餘時間讀著報紙看著新聞,討論著一個問題時,我的心很難受,但是不敢說出自己的看法。

上了高三了,可能一切也都將在平靜的題海戰術中度過。但是,在一次訓練作文的時候,看著2001年高考題目「誠信」,這兩個大字壓在我的心中,我流下了淚,後悔,傷心,疑惑,種種感情交織,萬種思緒湧入心頭──誠信,一個多麼沉重的詞啊!他對於一個社會是多麼的重要,然而,如果一個社會存在著一個最大的謊言,對於我們社會的未來,又會怎樣呢?這是發生在中國的一件大事,這件事中,一些人肆意利用手中的權力,製造謊言,迫害著手無寸鐵的老百姓;很多人受到謊言的矇蔽,也跟著做了壞事。但是,就是有這樣一部份人,不畏強權,把事情的真象揭露,等待著他們的可能是失去工作、學習、家庭,但是,他們義無反顧的站出來了……而我呢,我就在這場迫害中選擇了逃避,為了所謂的平靜,看著一切一切善良的人被迫害的時候,我生活得很「平靜」,然而,今天,我選擇站出來了,我想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

四年級的時候,我還很頑皮,常常和別人打架,不努力學習,一心只想著玩,有時候還會偷家裏人的錢。那時的我,很無知,然而身邊的朋友也不見得好,也常常會做很多壞事。那時還小,沒有想過甚麼將來,只知道玩,可這樣下去,我就是一天一天的變壞,一天一天的墮落。可是,發生了一件事,改變了我的一生。有一天,我的一個親戚和家人聊天,就談起了法輪功,那個親戚只和我說了真、善、忍三個字,我聽著很高興,就說想學,而後就開始學法輪功了。

當時,就是聽著法輪功創始人在濟南的講法錄音帶,不斷的聽,這樣,我明白了真善忍的道理,我明白了做一個好人的道理。那時候,我學會了很多東西,腦子裏常常念著「真、善、忍」三個字,不斷的用這三個字對照自己的行為,改正自己的缺點。那時候我的轉變很大,連我的家人也都看在眼裏了。過去我常常偷錢的,現在有多出來的錢都給回了媽媽,因為我知道做壞事會失德的;過去我的學習很差的,經常玩,修煉後,我明白自己要做好自己要做的事,應該努力學習了。有時候煉完功再學習時,心很靜,沒有甚麼雜念。就這樣我的心性一步一步的提高……這些我家裏人都是有目共睹的。

可是後來就不學了,不學的原因說來也很可笑,因為身邊很少人學,缺少一個環境,加上有時候覺得「真善忍」這三個字真的很難做到,種種原因就不學了。然而真善忍三個字還有李先生談到的很多道理我都記在心裏,可以說我的一生就這樣改變了,開始懂得如果做一個好人,開始懂得如何改正自己不好的地方。說是不學了,但是法輪功的書我都在看,有時候興趣來也學一學,有時候又停下來了。其實修煉大法是一個很簡單的事情,因為他不重視形式,只要早上有時間就煉煉功,平時的一言一行都用真善忍來作為衡量的標準,常常看看《轉法輪》就可以了,沒有任何人強制你學,也沒有任何人強制你不能學。

這種狀態一直持續到了初二,就是那時看到新聞報導說不准煉法輪功了,我就很奇怪,一個對真善忍的信仰為甚麼不讓煉啊,更多的人做好人不好嗎?後來又看見了很多「證據」,例如甚麼世界末日,不吃藥,斂財。為甚麼會這樣的?我不明白了啊,法輪功的書籍我都看過了,我看過李先生曾經說過一些宗教說的世界末日的說法是不存在的,但是新聞報導就恰恰引用了這一句話,把「不存在」刪了這個「不」字,所以變成了宣傳世界末日了[注]。不吃藥也是同樣的道理,都是斷章取義,把文章的一部份話引用了或者刪改了,不讓人明白,誤以為是這樣那樣了。後來又聽說要燒法輪功書籍了,自然真偽也就不能讓人明白了。當然,那時候我也被嚇倒了,在鋪天蓋地的「證據」下,而後又聽說死了很多人,又說有人要剖腹了,有人要自殘了,甚至出現了自焚。我開始承受不住,一個改變我一生的功法,為甚麼會這樣呢?為甚麼過去我接觸的消息卻是說法輪大法好的呢?曾經98年的上海報紙也說過法輪功推動全民健身運動,可是,為甚麼都反過來了。現在所有的聲音都是說法輪功如何如何不好,身邊的同學、老師,甚至親人,他們也在謊言下迷惑了,其實,也包括我。我開始思考了,其實任何人都會思考的,大家都是有血有肉的動物,誰不會思考啊,特別是現在的中國人,能輕易地相信一樣事物嗎?文革時候有過狂熱,有過盲目的崇拜,但是也有過被騙後的悔恨,在這樣嚴重深刻的教訓中,現在的中國人能輕易相信甚麼嗎?但是現在卻有很多人學法輪功,難道學的人都是傻子,他們沒有思考過。

於是,我就思考了,我想起了我過去的一切一切,想起了我修煉後一步一步地提高自己的心性,從一個玩世不恭的小頑童(這樣的情況其實是很嚴重的,我身邊一些朋友現在已經變得……),變成了一個懂得真善忍道理的認真學習的學生;修煉前我的身體是很差的,每半年都會有一次大病,可是修煉後就沒有了;而我的成績也是修煉後提高的,這個不含糊,修煉後我打坐,煉功,心很靜,沒有雜念,做功課也很用心;我也想起了我接觸過的一些法輪功學員,他們也是很善良的,和央視報導的不同。此外,我也思考到了更多更多,到底法輪功是不是一個好的功法?李先生又是一個怎樣的人?是不是搞政治的?……

在思考中,我明白了我過去真切了解的、真切接觸的是真正的法輪功,一個對於真善忍的信仰;雖然當時身邊的學員少,但是有時候去了較遠的煉功點,接觸了很多學員,他們的一言一行我們記在心裏,和國內的報導甚麼精神病者是兩個樣;我看過法輪大法的書籍──教人真善忍的書籍,當然當中也有一些高深的法理,的的確確是一個修煉的方法,而且作為一個修煉者,本應該不求名利,一心提高自己的心性,做好自己的工作,又何以和政治粘上邊了。思考中,我明白了更多更多。

當時我還是初三,同學們用這件事取笑我,他們根本不了解事情真實的一面,而他們就取笑。面對他們的取笑,我僅僅說,在沒有了解真相的情況下,不要隨便談論好壞。然而當時是很難受的,鋪天蓋地的謊言也出現在政治課,一些政治的考試卷上,也出現了這方面的問題,這些問題很多都是給出材料的,而他給出的材料又是甚麼呢?把法輪功書籍的一小段話斷章取義地拿下了,說如何如何,沒有看過書籍的人看了這些材料,自然會受到這些材料的誤導,然而這是事實嗎?我當時很多時候都選擇不做這樣的題目啊,甚至一次比較大的考試,我覺得沒有任何理由要我做。我聽說過文革時期很多人都在謊言面前低下了頭,然而一個社會都充滿了謊言,國家的希望在哪裏呢?當然,我頂著壓力就走過了初中,即使在中考我也放棄了在政治考卷上做出所謂「正確」的答案。後來我就考上了重點高中。

在新的中學了,我就一直想要保持平靜,甚至常常不敢涉及這方面的話題,我不明白為甚麼,不就是說一句真話嗎?為甚麼要怕這怕那的,其實「為甚麼」這個問題的答案我自然明白,因為一句真話的代價是很大的。很多人僅僅是為了說出真話,為自己的信仰,一個改變自己的信仰說出一句真話,就可能遭到嚴重的迫害,學生會被開除學籍,黨員會被開除黨籍,有的人會失去自己的工作,家庭,甚至流離失所,有的甚至被判刑勞教,還有的甚至被迫害致死,甚至被迫害死後,又誣蔑為精神病自殺──這是為甚麼呢?不就是一句真話嗎?需要誠信的社會為甚麼就不能容下一句真話呢?

真話,一句真話啊,其實是很重要的,在文革的時候如果有人能站出來說「文革是錯誤的」,可能十年浩劫不會這麼嚴重,然而當年沒有人站出來嗎?不是有像巴金這些敢說真話的人嗎?但是站出來的人太少了,而且他們的聲音也都被封鎖著。可是如果更多的人站出來,那場浩劫還會有嗎?但是很多人都在明哲保身的道理下,保護著自己,卻又害了自己,害了自己的親朋好友,害了自己的子孫後代,害了自己的國家──對於錯誤的縱容,也就是對於邪惡的支持。然而文革結束了,很多人都說有這樣嚴重的教訓,以後還會犯這樣的錯誤嗎?可是事實上,現在這場對於法輪功的鎮壓,又是怎樣呢?用了國家大量的財產,迫害自己的僅僅信仰不同的老百姓,這又是對的嗎?如果真的是證據確鑿,為甚麼法輪功學員一個說話的機會都沒有?不是說有人學了法輪功如何如何嗎?但是除了新聞報導的少數如何如何的人外,千千萬萬的法輪功學員是受益者,他們最有發言權;如果「證據確鑿」,為甚麼要進行網絡封鎖,為甚麼大陸人收看香港電視時常常會屏蔽呢?有甚麼不能讓國內人知道呢?中國在國際的新聞自由度的排名是倒數第七時,人們聽到這樣的消息又是作何感想呢?

誠信啊,這個多沉重的詞;但是,我後來選擇了重新學法輪功,因為我相信真善忍,我也選擇了揭露真象,因為我不想一個謊言毒害了千千萬萬的人。朋友啊,任何事情在沒有了解的情況下,先不要下結論,了解一下吧,會明白的。

現在我不再選擇沉默,也不再選擇違背良心的選擇,我要揭露事實的真象,盡我自己的僅有的一點點能力,把歪曲的變得正直,把虛假的變為真實,一切一切,表達人所應有的最根本的對真誠、善良,還有忍的堅定和堅持,以及一步一步,走,向前走。

平靜,一切本來是平靜的,也應該會到應有的平靜,邪惡將消失。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