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氏集團把災禍帶給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各級人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1月23日】江氏政治流氓集團非法鎮壓法輪功已經四年多了,由於邪惡瘋狂迫害,我一直沒有機會去我丈夫的姥姥家,在我的印象中,他姥姥家的人都很忠厚老實。前幾天,我準備些大法真象資料,去了一看,我被眼前所發生的事驚呆了,我不敢相信這樣的事情會發生在這個家庭裏。

姥家除了八十多歲的姥爺、姥姥外,靠著炕沿還站著一位二十六七歲,穿著紅上衣的年青小媳婦,她雙目失明,一隻眼睜著,眼角有點光,一隻眼閉著凹得很深,這是舅舅的兒媳婦。舅母的身體難受,病痛在那呻吟著,還有嚴重的眩暈症。是甚麼原因使她們婆媳倆變得這麼悲慘?我經過一番了解才知道,舅家和村裏書記貼點親,自然就跟著書記「貼光」了,舅舅的兒子是村裏管治安的,用舅母的話講是管法輪功的。上級給他配上了手機、對講機、高級摩托車,還是治安隊開小車的,可見江澤民非法鎮壓法輪功不惜一切代價。這一切對一貫貧窮又望子成龍的舅母來說,對江政府感謝不盡。為了支持兒子,她也成了村裏不是治安的治安了。特別對大法弟子救度眾生發給每戶的真象資料,用她的話講,清早看到有法輪功傳單我一氣收了三十多戶。她兒媳婦自然不會落後於她。她們卻不知道這村子裏的人們因為她們的自私而得不到法輪功真象資料了解真象,因此得不到救度。她們已經造下無邊的罪業。沒幾天,婆婆被煤煙中毒,昏死中被送進醫院,搶救很多天,總算活過來了,卻留下嚴重後遺症,媳婦突然雙目視網膜脫落,經過兩次手術後,雙目失明,眼前看到的一切真是讓人感到悲哀。

這使我想起了家鄉的一件事:99年7月20日後,家鄉村子裏治保主任領導著人到每個學大法的人家沒收大法書籍,並要求以後不准再煉法輪功。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是天理,事過不久,也就是10月1日前一天,治保主任的兒子和同學在大道上玩,同學都沒事,他的兒子被三輪車當場撞死,妻子被這突來的橫禍驚瘋了,送進了瘋人院。這破壞大法帶來惡報的悲慘場面有誰能忘記?這親眼目睹妻兒生離死別的撕心裂肺的聲聲哭喊,有誰能忘記?破壞大法的遭到不同的惡報在我們那兒還有很多很多,到處都有。在全國上下有多少人被邪惡流氓頭子江澤民用金錢、物質所收買利用,充當它破壞大法、迫害大法修煉者的幫兇和打手。而這些人又有誰能逃脫惡報給家庭、親人帶來的悲慘和自身的毀滅?!這還不包括那些由於受電視、電台、報紙中等欺世謊言所矇蔽而遲遲不肯清醒的人。由於他們不了解法輪功真象,造成好壞不分,善惡不明,從而毀了自己的未來。這不是幾個人、幾個家庭的悲哀,這是整個社會的悲哀;這是中華民族的悲哀。有很多人和我那舅母一個觀點,我們相信政府不能欺騙老百姓,相信政府叫做的事不會錯,何況江澤民還給那麼多錢,還有那麼多「好處」。

可憐的人啊,你們一時只看眼前這點兒蠅頭小利,難道你們不知道這殺人不眨眼的江澤民是踏著「六四」大學生的屍骨爬上國家主席的寶座上去的嗎?中華人民政府的招牌早已被它竊取。它打著人民政府的招牌,控制國家所有宣傳工具,編造彌天大謊、誣蔑對社會和人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法輪功,欺騙民眾,毀滅眾生。江澤民用中國人民的血汗錢把中國人民推進了罪惡的深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