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偷猖獗不去管 群眾煉功就迫害 公安何安?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1月22日】前幾天,國內某新聞網在一篇《小偷猖獗警察不管 上班族攝下錄像成鐵證》的新聞中報導了北京海澱區大鐘寺、紫竹院兩個派出所的警察在接到市民報警後互相推諉,致使小偷猖獗,明目張膽行竊甚至搶劫的事實。

打擊犯罪,保護群眾是警察的天職,那麼放著小偷不管,警察都在幹甚麼呢?今日之中國,警察人數比以往任何時期都多,而社會治安卻每況愈下,原因何在?

法輪功學員創辦的明慧網的以前的報導中搜索到了當事的兩個派出所的名字,令我驚訝的是這些警察在對付法輪功學員倒是非常賣力的,大鐘寺派出所甚至使用便衣、雇佣出租車等手段跟蹤監視。

此事應當讓那些對法輪功學員遭受的殘酷迫害麻木不仁的中國人驚醒,當中國的公檢法系統徹底喪失應有的社會職能,放著違法犯罪不管,而是淪為鎮壓人民的工具時,那麼厄運降臨到每一個人的頭上的日子就不遠了。

隨附《小偷猖獗警察不管 上班族攝下錄像成鐵證》原文及明慧網報導摘要:

--------------------------

小偷猖獗警察不管 上班族攝下錄像成鐵證

一座過街橋上小偷肆虐,兩個不同的公安部門卻因為分別管理橋兩側而都認為橋上部份不歸其管轄範圍。附近的上班族於是拿起手中的攝像機:「沒人管我們管。」就這樣,一盤盤記錄小偷盜竊全過程的錄像帶被送到中央電視台《生活》欄目組。昨晚,相關節目在電視中播出。

在北京市海澱區國圖橋兩邊工作的一些市民反映,他們那兒的過街橋上有不少小偷明目張膽地盜竊。

「有時他們用刀子把書包帶給割斷了,然後偷走。」記者在路上隨便採訪了一些背包路過的大學生,他們中很多人都反映曾有被偷的經歷。

據附近的居民反映,這些小偷主要針對附近的女學生或來圖書館的女讀者,他們作案時從不避人,偷不成就公開搶劫,不少在附近上班的人都拍到過小偷作案的畫面。

小偷如此猖獗,難道就沒人管嗎?

據了解,橋的西面歸紫竹院派出所管轄,橋的東面歸大鐘寺派出所管轄。記者找到一位前幾天在天橋上被偷的盧小姐,她當著鏡頭通過電話向大鐘寺派出所報案。

盧小姐:你好,大鐘寺派出所嗎,我在國圖橋過橋時錢包被偷了,裏面有好多證件。

值班人員:哪?國圖橋?橋哪邊?

盧小姐:好像在西邊,我自己不知道。

值班人員:是不是在西邊丟的?在中間發現的?那應該歸萬壽寺或紫竹院呀。

盧小姐:哦,不歸你們管?

值班人員:對,馬路的東面歸我們管,可你在橋上就發現被盜了,應該歸馬路的西邊。

但盧小姐向紫竹院派出所報案時,得到的回答卻是讓盧小姐找大鐘寺派出所。

盧小姐在反覆報案過程中得知,天橋兩頭分屬不同的派出所管轄。「這橋東橋西都有人管,那這幾十米長的橋中間呢?」盧小姐一頭霧水。

當地居民說,許多行人失竊後撥打110報案,可毫無用處。向上面提到的那兩家派出所反映情況,兩家推來推去卻始終無人問津。

(該報記者據央視《生活》欄目整理)


明慧報導摘要:一位女大法弟子在海澱分局受虐待的經歷

2000年7月19日

6月19日傍晚,我們十幾個功友在紫竹院安靜、詳和氣氛下打坐煉功,一群警察一擁而上,把我們包圍起來,然後把我們一個個搬上車。到派出所,警察把我們關在一個大屋子裏,接著一個個拖出去審問,說名字和住址的,由居委會和家屬接回去,最後剩下我們5個沒有說的,我和一男功友打坐,一個警察馬上走過來對他又打又罵,最後把他雙手用電線捆在背後,按在地上,用腳踩著,惡語謾罵。第二天下午,一警察趁一功友被提出去審問,欲強行搜查其提包,另有兩名功友與他爭奪,幾個警察走過來打人,……。傍晚,我們把大屋子打掃乾淨,警察要押送我們到另一地方,我們斷言拒絕,他們先把兩個男功友拖出去,我們三個女功友緊緊抱在一起,一群警察圍上來,把我們強行拉開,把我按在地上,手擰在背後銬上,兩個警察把我拉上車,其他功友陸續被拖上車,然後開車把我們拉到清河看守所。……

註﹕北京工商管理大學(原北京商學院)青年女教師趙昕就是在這次抓捕中被紫竹院派出所抓捕,後被非法拘留,關押在海澱區看守所期間被警察毆打致頸椎第4、5、6節嚴重粉碎性骨折,全身癱瘓,左眼外傷性失明,經歷了6個月病痛的折磨後去世。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