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律師講清真相的體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1月16日】隨著單車環島營救之旅的過去,緊接著迎來對律師界全面細緻的講真相。正法的進程如此快速的推進,我知道我必須把握好,走正每一次的機會,失去了就難追回!

記得在10月中旬,為了尋求律師們支持10/25在全聯會的表決,我打電話給兩位律師邀約相見,其中一位律師客氣的對我說人權不是他的專長,他建議我去找本地人權委員會比較有用,因為他們對人權方面較能作深入處理,但他答應我把資料寄給他看;另一位律師,我一共打了三次電話給他,他的助理第一天對我說他去開庭,第二天對我說他正在會客,第三天說他出去處理案件,最後我徵求他可否讓我寄資料過去讓他了解,助理同意了。

然而我直覺感到這不是我要的結果,因為我沒有機會直接與他們談,達不到細緻講真相的目的就無法啟發他們正義的心,他們也就沒有機會更好地擺放他們的位置。

在困惑中我一直在內找,我終於清楚地看到了自己對這麼神聖的大事用的心不夠,可以說我是用草率的心在應付,這怎麼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之所為!猛然,我對那兩位與我接洽過的律師愧疚萬分。

從法中我悟到「思想就是物質」、「佛只看人心」,我問自己該用甚麼心來走這一步?我體悟到律師們應該代表人世間公正的一面,他們都是為這次宇宙正法而來的,他們的真正使命就是要扶持人間正義!但是他們是常人,在考量事情時會被常人名利情現實面所牽制,然而他們的善念必須靠我們去引發,我就是要使他們能夠更好地選擇他們的未來!我體悟到大法弟子沒有「難」字。此念一出,我隨即與數位司法組同修聯絡其他學員來學法交流此次全面對律師界講真相在歷史這一刻的重要性和意義之所在。我想所有的學員都是司法組的成員而不是只有我們這幾位,每個學員都應該就這件大事在法上提升上來,每個人都應該動起來包括常人,這是正法進程的需要。

通過交流大家在法上已認識到全面對律師講真相的緊迫性,將細節安排妥後隔天大家就一一去拜訪律師了。出發前我先發正念清除干擾我阻礙我講真相的一切因素,我請求師父加持我把這件事情做好。

為了表達誠信,我在與律師會談時大多這樣說:XX律師,您好!打擾您了,我是法輪功學員,叫XXX。X律師您曉不曉得國內最近的大新聞──法輪功學員林曉凱被中共國安局非法關押的事件?其實目前在台灣林曉凱不是第一個被中共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目前還有四位台灣的人民也是台灣的媳婦正被中共非法關押在勞教所迫害中,她們的家人與可憐的幼子每天都在盼著媽媽早日回來。四年多來,由江澤民一手導演的對中國大陸上億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事件震怒全球,世界各地已有十多個國家遞狀控訴人權惡棍──江澤民,台灣的律師公會全聯會也已公開書面決議與聲明支持法輪功的國際人權訴訟,同時至少有一百多位律師簽下支持全球公審江澤民。人權是普世價值,不容任何人侵犯,我肯定有X律師您正義的支持匯入這股龐大的正的力量中,……。

此時拜訪的律師中,除了三位不在辦公室、但經由他們助理首肯留下資料外,大部份的律師們在聽我講的過程中都很專注。有位律師表情凝重的說:「我非常同情你們,你這樣跑很辛苦,我建議你去公會那裏尋求簽署,那裏人多。對不起!我因為在大陸有事務所不方便簽,但我完全認同你們。」有位忙碌的律師在我等了半小時後很專注的聽我講真相,他也建議我找律師公會發文下來尋求簽名支持這樣力量才會大。他表示要等資料全部看完了解後才會簽名寄回給我;有位住在七樓的律師在我按鈴時,恰巧將轎車駛過我身旁準備出庭,他問我找他何事,我快速走向他講明來意,他毫不猶豫就表明要簽名支持……。

在與律師的交談中我發現他們都很理智也很善良,對他們講真相其實很容易。我體悟到,簽名是一種形式,他能夠明白真相從內心真正支持才是最可貴的。在這正法最後的階段,我感覺到我們的路真的是很窄的,整體上每一步都得走好走正,每一步都是無比莊嚴神聖的。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