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談走出來證實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0月8日】「任何一種東西能夠在這個世間上立足,能站得住,能夠成立起來,都必須有一個關鍵的原因,就是它必須在這個空間中形成一個場,而這個場是物質存在的。」(《在歐洲法會上講法》)大法被迫害四年來,許多學員都能以法為師,勇敢地放下自我走出來用各種方式證實法,有力地穩定了大法在世間的存在,一方面圓容了大法在最低層次的正法要求,即開創了在地球上將永遠存在下去的人類這層生命,這層生命雖然是最低的,但存在的意義非常重大,它可以給掉下來的高層生命一個重新返回去的機會,因為這個迷的空間是個返本歸真(修煉)的好場所,三界也將永遠存在下去。大法機制不斷地圓容著一切,不斷糾正著高層生命在漫長的歲月中不知不覺出現的偏差,使我們的生命永遠符合大法在那一層次的要求,那麼從此以後,宇宙大穹再也沒有「滅」了。可見證實法的偉大意義。

從另一方面講,師尊慈悲著眾生、大法圓容著眾生。「在漫長的歷史中生命越來越不純。一切都在變異,長此下去連真、善、忍的最基點都要變異,這是非常可怕的。可是我珍惜宇宙中的生命,我想儘量保持原始生命,不出現滅的這種形式。我就動了這一念也就來了。」(《在瑞士法會上講法》)師尊為了挽救先天的生命們,層層往下走,經歷了漫長的歲月,那真是「危難來前駕法船,億萬艱險重重攔,支離破碎載乾坤,一夢萬年終靠岸。」(《苦度》)師尊為度我們遭了無數的罪,而我們還有甚麼放不下的呢?但卻有一部份這樣的學員,法講明了也不動,甚至連師尊的新經文都不敢保存。天都快亮了,仍不醒悟,我真為這樣的人的未來擔心著急啊!師尊不願落下一個弟子,但是「機緣只有一次,放不下的夢幻一過,方知失去的是甚麼。」(《退休再煉》)如果不是師尊慈悲地動了這一念,龐大的天穹及眾生早就解體了,我們幸遇大法才得以死而復生,生命才得於延續到今天。即使無條件地為大法獻出生命都是理所應當的,更何況師尊給予了我們是永遠的榮耀呢?我們用盡宇宙的語言都無以表達對師尊的感恩之意。寫到此處不禁潸然淚下。

那麼,怎樣才算是走出來證實法呢?根據師尊講的法理,大法要在人間扎根立足,必須形成一個「場」,形成一個環境。可見證實法歸根結底就是讓更多的世人知道大法的「存在」,那麼這個「存在」的物質主體就是學員和被正過來的世人。比如:去北京、被關押都不是目的,擴大影響才是證實法的目的,又例如:簽上自己的名字寫信向有關部門反映也是證實法,讓單位、街道、辦事處、公安等知道自己是煉法輪功的,並向他們講清真相也同樣是證實法。可見那些在家「秘密修煉」的,辦事處找上門也不敢承認的,無人知曉他(她)是煉法輪功的,總之不想也不敢在眾人甚至邪惡面前承認自己是煉功人,不管你是否仍在偷偷學法煉功,都不能算作是證實法。當然為大法做特殊工作的另當別論。

人家能站出來證實大法而為甚麼自己就不能呢?是不是把證實法看得可有可無呢?要明白這可是將來擺放我們位置的關鍵一步啊!你要是還認為自己是個修煉人的話,就要認真地好好悟一悟,要趕快分清哪些是人的觀念認識,哪是在法上認識法,以便趕快扔掉那些又多、又雜、又亂和障礙自己走出來的後天觀念。只有參與正法修煉,你才能真正看到法理,看到大法的威力,再也不會為表面現象所迷惑了,你周圍的一切都會隨著你走正的路變化而變化,因為大法是主。你就按正法的要求去做,既要達到證實法的目的,又能否定邪惡的迫害,只要正念足就完全能夠做到。我三次進看守所,兩次被判勞教,我就不配合,又正念求師尊保護自己出去,雖遭了一些魔難,但兩次被勞教所拒收,這樣的例子在我們這兒還不少。「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排除干擾》)正行在於正念、正念在於正信、正信在於正悟、正悟在於學法。所以要多學法,擺正個人修煉與師尊正法的關係,放下自我,才能從人中走出來,勇敢地走出來證實法。

「覺悟了的本性自會知道如何去做,愛護你們人的這一面是叫你們在法中能悟上去。大法圓容著眾生,眾生也在圓容著大法。我告訴了你們法的莊嚴、神聖,目的是抹去你們對法的迷惑、誤解。」(《道法》)當我們整體都成熟的時候,那就是邪惡徹底滅亡之時,早日結束這場迫害、救度眾生,才不辜負師尊的苦度,才能對得起自己,對得起自己千百年來的等待和史前大願。精進吧,時間不等人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