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忘的地拉那之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0月6日】我於九月二十一日到達阿爾巴尼亞首都地拉那協助於第二天(二十二日)開幕的、為期五天的澳洲大法弟子章翠英女士中國畫展。

畫展開始前,我們與地拉那市國際文化中心的主任維拉-依薩庫夫人(Mrs Vera Isaku)見了面,她熱情地向我們介紹了中心的情況,並告訴我們她看過章翠英女士的畫冊,很喜歡她的作品,期望著看到她的真品畫。依薩庫夫人對章女士因修煉法輪大法、敢講真話所遭到的迫害表示同情。她說,「我知道對一位藝術家來說迫害意味著甚麼」,因為她本人在阿爾巴尼亞處於共產黨一黨專制的時期和阿轉向多黨民主制的過程中曾受到過長達十三年的迫害,並失去了工作。

來參加開幕式的來賓有藝術家、各國駐阿使節、大學教授、人權組織的代表、政府工作人員等各界人士。阿爾巴尼亞的幾家有影響力的媒體也派出記者到場採訪。來賓們都對章翠英女士不能親自主持畫展表示遺憾。但是,在我們告訴他們她的經歷以及她是因為參與訴江案而不能到場後,大家都表示理解。來賓當中有一些人曾經到過中國,了解一些中國文化,還有幾個會講簡單的漢語。他們看到我是一個中國人,主動地用漢語和我打招呼。一位來自德國大使館的女士用漢語跟我談了大約有二十分鐘的時間。這位女士用中文對我說,「畫很漂亮,我喜歡。」一些來賓要求我們向他們介紹畫的內容和涵義,我們都欣然盡力。

第二天,電視台和幾家報紙都報導了這一畫展。接下來的幾天,也不斷有媒體來到展廳採訪並把畫展的消息和章翠英女士的經歷報導給公眾。國際文化中心的外面有一個大型電子屏幕,每天晚上都在上面放映一些電影或其它節目以吸引來中心消閒的人們。當地的大法弟子與負責放映節目的人聯繫了以後,他們欣然同意放映介紹章翠英女士的錄像並為我們放映有關畫展的廣告。除此之外,我們還在中心附近和其它地方發送邀請信。就這樣,許多人通過不同的渠道問訊而來觀展。有些人在第二次或第三次來時還把親朋好友們也帶來了。一天我們到街上買午飯時遇到了幾個學藝術的學生,邀請了他們來看畫展。第二天,他們的老師帶著他們和其他的學生一共近二十人來到了展廳。學生們看得都非常認真。

我們都知道辦畫展的真正目的是要讓世人了解大法的美好與江氏一夥對大法的迫害真相。因此,對每個來看畫展的人我們都要遞上一份真相資料。只要人手夠,我們都儘量保證有一個人在展廳裏煉功,從而使人們感覺到大法的祥和。一些看到我們煉功的人便主動地向我們進一步了解有關大法的詳細情況。有幾個人後來乾脆就向我們學起煉功的動作。前面提到的那位幫助我們掛畫的中心工作人員,除了帶他的太太來看畫展之外,每天早上都來向我們學煉功的動作。

有一個當地的廣播電台聽說我們在辦畫展便安排了一次對我們幾個人的採訪。在採訪中,主持人除了詢問有關章翠英女士的情況之外還詢問了許多有關大法的情況,如大法在九九年七月以前在中國和目前在世界其它各國傳播的情況;修煉大法對個人、對社會有甚麼好處;等等。通過回答這些問題,我們把有關希望善良的人們都來支持大法弟子對停止迫害的呼籲、正在進行的訴江案、世界需要真-善-忍等信息通過無線電波傳了出去。電台的幾個工作人員也因此而對大法感興趣,在畫展結束後的第二天來參加了我們的義務教功班學煉五套功法。

辦畫展的同時我們也沒有忘記向可貴的中國人講清真相。地拉那市的中國人不多,主要聚集在一條商業街上開商店。一天,我們一行四人來到了這條街上,挨門逐戶地走訪著那些中國人,把真相材料送給他們,大部份人都欣然接受。當地的大法弟子告訴我們,這些中國人變了。以前她自己來向他們講真相,有些人不但不接受真相材料還說一些對大法不敬的話。

一個星期很快就過去了。就要離開地拉那了。以前我從來沒有想到過我會來到這個城市,要來這裏協助辦畫展的決定也是在匆忙之中做的。這幾天的畫展與洪法、講清真相就像紐帶一樣把我們與這裏的人們聯結在一起了。現在我知道了我與這裏的人們是有緣份的,而更重要的是阿爾巴尼亞人民與大法是緣份的。我衷心希望阿爾巴尼亞人民能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