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怕心──向來訪的大陸學者講真象的過程與心得(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0月6日】九月二十三、二十四號這兩天,有大陸學者來我們學校(新竹交通大學)開研討會,我們利用這個機會,在他們早上必經的地方煉功、發真象資料、擺圖片展。除此之外,我們也利用中午休息時間,在他們會場外面辦了一個小型的圖片展,藉這個機會讓他們知道在交通大學有法輪大法這個社團,也明白真象,同時也針對交大的學生洪法,在這件事情的過程中,有一些心得,想和大家分享一下。

第一天早上我們發真象資料給他們的時候,算是順利的,他們有一半以上的人接了真象資料,也有一些人駐足觀看真象圖片,那時我起了一個歡喜心,認為可以了,這樣子就夠了,他們應該會了解真象,也會相互傳看了吧。另一位正念比較強的同修(簡稱同修A)建議說:「不夠,不但今天中午還要再去擺圖片展,而且明天早上和明天中午也都要去,因為他們難得才來一次,我們應該要好好把握機會,「抓緊救度快講」才是。」這時我人的想法就冒出來了,覺得這樣子很浪費我的時間,但我隨即又意識到了自己的不足,發現自己很自私,只想到自己,而不是想到可貴的中國人及其背後苦苦期盼真象的眾生,就像師父在《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中提到的「其實,有個別學員一直把破除邪惡、講清真象的事當作一件不情願的事,好像是為師父在做甚麼,好像是在為大法額外地付出。一聽到我說你們達到圓滿的標準時就如卸重負一樣,放鬆自己,不想幹甚麼了,而不是把師父講給你們這麼神聖的事當作更加精進的動力。」

第一天中午我和同修B在發完正念之後,因為我們的怕心,當正猶豫到底要不要去直接和大陸人講真象的時候,有一個台灣的教授走過來看我們的圖片展,看完後建議我們:「那邊有幾個大陸人在聊天,你們應該過去發資料給他們,然後邀請他們過來看圖片展呀!」我和同修B恍然大悟,這不正是慈悲的師父在點化我們嗎?於是我們就帶著資料去和他們講真象了。感謝師父慈悲的點化,不然我和同修B真的就要失去了這個講真象的機會了。事後我和同修B交流,我們兩人的怕心都太重了,人為地抑制了我們神的一面,阻礙了他們正法。同修B還說:「原來沒有想像中的那麼難呀,以後我也來打電話和中國人講真象好了,我們等了他們一個中午才有機會和他們講上十分鐘,如果打電話的話,那豈不是更方便了嗎?只要撥了電話,就可以和可貴的中國人講清真象。」

在第二天中午的時候,同修A(正念比較強的那一位)因為上課的關係,很晚才到,那時只有我和同修B兩人,我們討論到,是否要和昨天的形式一樣呢?我由於自己怕心太重,於是我建議說:「這次我們換個方式好了,我們就擺圖片和資料在那邊,讓他們自己看圖片,自己拿資料好了,這樣子或許他們比較敢拿;旁邊沒有人,他們也許會更有意願看圖片展。」於是我和同修B就擺好圖片和資料,然後就坐在遠遠的地方發正念。但是事實證明,並沒有比較多的人去看圖片,事後去檢查那些放在那兒的資料,那些大陸學者一份也沒拿走。原因其實我自己非常明白,我因為怕心,而沒有直接和他們講真象,怕他們覺得厭煩、怕他們不理我、怕我被他們罵、怕我無法說服他、怕這怕那的。我明明意識到自己的怕心了,但我不敢正視它,不是去突破它,沒有去排斥它,反而自以為聰明的選擇另一個逃避的方法,這麼大的漏,當然就被邪惡鑽了空子。所以他們一份也沒拿走,也幾乎沒有人來看圖片。由於自己的安逸心與怕心,我錯失了一次向他們講真象的機會,每一次機會都不會再有。

活動結束的隔天,我在學精進要旨的時候,學到<挖根>「你們不能總是讓我帶著往上走,而你們自己不走,法講明了你們才動,沒有講明你們就不動或反向動,我不能承認這種行為是修煉。關鍵時我要叫你們決裂人時,你們卻不跟我走,每一次機會都不會再有。」是呀,我自己問了我自己,今天如果沒有同修A主導這次講真象的活動,今天如果只有我一個人,我還會這麼積極的辦活動、講真象嗎?下次大陸學者來訪時,如果只有我一個人,那我能不能決裂人?能不能衝破自己的怕心?我能不能一個人向前和他們講清真象呢?通過這次的活動,我看到了與同修間的差距,也明顯的發現了我的不足之處。

一點個人心得,與同修分享,如有不足之處,請不吝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