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願與全世界的兒童分享和平

——「作為母親,如果我們不為孩子說話,誰還會為孩子說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0月5日】戴志珍女士在墨爾本中領館前就「和平的花瓣」活動接受了記者的採訪,以下是採訪記錄。

記者:戴女士,您是在雪梨居住的,今天您來到墨爾本領事館前,搞的是甚麼活動?
戴:我們有一個叫「和平的花瓣」的活動,這個是國際性的,第一站在墨爾本開始,我們是教那些小孩去疊紙荷花。因為荷花出污泥而不染,它是那麼聖潔和美麗。

記者:您搞這個活動的目的是甚麼呢?
戴:我們的目的是要提醒人們,在中國還有千千萬萬的小孩像我女兒一樣承受著家破人亡的痛苦。

記者:您的家庭受到甚麼樣的遭遇呢?
戴:兩年前,我丈夫在酷刑下死去。因為他到北京去遞一封信,信上說我們全家煉法輪功受益無窮,法輪功好。他就被警察抓了,關到監獄,在酷刑下死去,他被殺的時候才34歲。

記者:您是怎麼知道您丈夫被害的?
戴:我是跟他一起去北京的,不過那時小孩很小。我跟我的女兒就在酒店裏,但我丈夫去了。

記者:您知道您丈夫死訊以後,當時的感受是怎麼樣的呢?
戴:你看我的頭髮。我一夜之間就白了頭,我真的那時是悲痛欲絕。當我看到我的女兒時,她長得像她爸爸一樣,我看到她我就可以看到我丈夫,我的心都碎了。

我很感謝法輪功的教導,因為他教人們要先想到別人,因為在中國有千千萬萬的人,他們沒有說話的權利,但是我是澳大利亞公民,我有說話的權利,所以我決定我為他們說話,所以我帶著我的女兒環遊世界這樣跟媒體講,跟政府講,到每一個國家。當我真的按法輪功的教導去先想到別人,我慢慢從這種悲痛欲絕中走出來。今天我站在這裏,我心裏是很平靜的。就像荷花,它象徵著和平。所以我們現在就很想跟全世界兒童和所有的人去分享這種和平。因為你真的是要做一個好人的時候,你心裏才會有內在的寧靜和安寧那種心裏的和平。

記者:您下一步打算去哪個國家呢?
戴:下一步我要去美國,還有歐洲。

記者:您曾經去過歐洲其他國家參與起訴中共的高層領導人,您能介紹一下嗎?
戴:對。我們第一個起訴是在芝加哥,當去年十月份前國家主席江澤民去美國的時候,我們在芝加哥法庭告他了。還有今年8月20號在比利時的布魯塞爾,我們起訴江澤民、羅幹、李嵐清。羅幹和李嵐清是610的頭目,因為江澤民他把個人的意志強加給中國憲法還有中國政府來進行這場鎮壓,他建立了一個蓋世太保式的610辦公室,羅幹和李嵐清就是這個610的頭,所以我們起訴他們。

比利時這個律師很有名,他是前智利獨裁者皮諾切克那個案件的律師,所以當時歐洲所有媒體都來了,我從來沒見過這麼多媒體同時來。因為那是法語區,我們律師是說法語的,後來我去法國的時候,他們說法國所有的電視台,報紙還有電台都播了這個新聞。

記者:您剛才提到這幾次對中共領導人的起訴,您都參與了,是嗎?
戴:對,我是原告之一。

記者:您以甚麼罪名起訴他們?
戴:以群體滅絕罪、反人類罪、酷刑罪起訴他們。因為我們這4年的和平呼籲,中國每天還有人在酷刑下死去,這個必須停止,所以我們決定用法律程序。而且我們現在這種形式是全球起訴。英國、法國、德國他們已經宣布他們正在準備,其他國家更多的國家都會有。9月9號,當羅幹去冰島,還有芬蘭、艾美尼亞、摩爾達,4個國家我們都起訴他了,是刑事起訴。

記者:作為法輪功的一員,您丈夫在中國因不願放棄法輪功而死去,您現在又參與起訴中共領導人,您恨中共領導人嗎?
戴:我想我要是不修煉法輪功,我會很恨他們的。但是法輪功教導我們要善,我煉功6年多了,我不恨他們。但是,我覺得他們應該受到正義的審判。我愛中國,我回中國生活了8年,但是我的滿腔熱血換來的是家破人亡。但是有一天要是我們能夠在中國自由地到公園去煉法輪功,能夠在家裏面看書,我會再回中國,因為我媽媽還在那裏,她很想見我女兒,但是我們得不到中國領事館的簽證。

記者:您到處去說中國的這種不是吧,中國有句話叫做「家醜不可外揚」,您是怎麼看的呢?
戴:我知道很多中國人他們都經歷過文化大革命,當他們上了年紀的人聽到文化大革命,心裏都不寒而慄的。我覺得他們心裏會想,這種屠殺有一天會被停止。因為這個是江澤民個人的意志,他不代表中國政府,他也不能代表中國人民,就好像希特勒,他殺了6百萬猶太人,他能代表德國政府嗎?還有納粹,他們20、30年後仍然被送到國際法庭審判。

我覺得任何人犯了反人類罪,酷刑罪,群體滅絕罪,總有一天他們會被帶到國際法庭上進行審判的。

記者:美國伊利諾伊州法院說江澤民有「元首豁免權」,您是怎麼看的呢?
戴:大家想一想,誰能夠犯群體滅絕罪,只有那些當官的人,在位的人才能犯群體滅絕罪,一個老百姓他能犯群體滅絕罪嗎?歷史上已經證明了,犯群體滅絕罪的人是不可能有豁免權的,我們會繼續上訴。因為在智利那個案件裏面,它是從上訴中獲勝的,我相信我們會勝的。因為我們鍥而不捨地努力,你翻一下歷史,從來沒有像法輪功這樣的。

中國共產黨每次的運動,你們看一看,外國人都知道那個89年的六四大屠殺,他們只要三天就能夠血流成河地鎮壓下去了,但這次鎮壓法輪功已經四年多了,每天都有人到天安門去,海外有60多個國家(都有人煉法輪功)。我已經去了35個國家了,每天法輪功學員都在中國領事館門前去和平煉功,我覺得這是中國人的驕傲啊。

我記得11年前當我拿那到澳洲護照的時候,我環遊世界,我那時心裏很自卑啊,我在問我自己我為甚麼不能拿著中國護照環遊世界呢?為甚麼我要拿著外國護照而且是中國的臉孔:黑頭髮,黃皮膚去環遊世界。我找不到答案,我說為甚麼會是這樣?然後我去了所有的博物館、藝術館、圖書館,直到我看到《轉法輪》這本書,我才知道作為中國人是那樣的自豪。現在我帶著女兒環遊世界的時候,我真的覺得中國人很自豪啊。你看《轉法輪》翻譯成30多種文字,還在翻譯成其他文字。哪有一本中國的書能夠翻譯成這麼多文字的?而且,我們都是不同膚色,不同人種,不同階層的人去在一起,因為我們煉法輪功,這個給世界不同的民族帶來多大的益處!我覺得這是中國人的驕傲。

記者:您丈夫被害時,您女兒才6個月,後來您是怎麼跟您女兒解釋她失去父親的事情?
戴:我覺得她現在還小,很難去理解到底是怎麼回事。這也是我最傷心的一件事情。當她問我爸爸在哪裏,我要爸爸,你問一下全世界的母親,哪一個母親能夠回答這個問題?所以去年我在日內瓦呼籲的時候,我就呼籲全世界的母親來幫助我們來停止這場虐殺。因為我回中國生活了8年,我現在所有的好朋友他們都在監獄裏面,他們的孩子在受著痛苦,作為母親,如果我們不為孩子說話,誰還會為孩子說話?!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