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法理上再認識「不政治」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0月5日】在講真相的過程中,我們最常遇到了一個障礙是:很多人認為我們是在搞政治。這樣的人表現得好像很固執,心裏抵觸大,而且往往聽不進真相。針對這個問題,我們大家的討論也很多了,如何唇槍舌劍說得頭頭是道的方法也不少,但問題好像沒完沒了的,周而復始地一再讓我們遇到。

靜心想想自己在講真相時的心態,我覺得自己找到了一些問題的根源。每次跟人講起這五十年來,××黨所放下的種種罪行,以及這四年來對大法的迫害,自己都不知不覺的動了人心:這個黨太壞了,不能再讓它存在下去了。說話時的口氣自然的帶著攻擊性,而且自己也控制不了。結果呢人家就總是說,你們煉就煉吧,搞政治幹甚麼?

我想,如果我們在講真相中總遇到了同樣的阻力,老在一個問題上講不清,或是老遇到人家問同樣的問題,我們就必須得對照法,看看我們還有甚麼心沒有放下。

就針對××黨這件事,我記得師父在多次講法中講到「可是我不想戰勝你××黨」 (《在2003年美中法會上的講法》),以前自己對此沒有真正地去理解。後來在講真相中,發現有很多人會因為我在這個法理上的不清而受到障礙,甚至得不到救度。

經過學法和反思,我理解到,其實我們揭露的、針對的、要鏟除的是舊宇宙的邪惡勢力,我們不針對××黨這樣一個人間形式。「萬古事,為法來」,××黨不過是整個舊勢力從最高層到最底層給正法安排出來的魔難中最低層的一個東西,是舊勢力的黑手在人間表現而已,而邪惡的黑手真正存在於另外的空間,那我們又怎能把這個表面的表現當成是對手,而忘卻了真正的黑手呢?

其實要從根本上破除的它唯一的途徑,只能是正法修煉一條路,也就是師父大法要求的一切。那究竟是甚麼呢?我理解就是達到一個真正的正法覺者的標準,慈悲、無私、執著無存……做不到就破除不了邪惡,它就會撐著表面的這個殼,而這根本不是我們用人的觀念、人的辦法能解決的。如果不能從法上認識到甚麼是正法,也就做不到足夠好,就會帶來損失。

在這個空間,××黨不是抽象的概念,那是由6600萬人組成的,然而在他們其中,有許許多多人也同樣是被邪惡矇蔽從而傷害的生命,是很可憐的,並且他們並不因為是XX黨員而就沒有善念,都不能得到救度,相反,他們都是應該被救度的對像。當我們在人心中把鏟除××黨當成目標時,我們就是把6600萬人放到了對立面上。

有了這樣的認識後,我的腦子裏沒有了××黨的概念,而只有正義與邪惡的分別。我對人說,我不管你是不是××黨,你是甚麼黨,做了邪惡的事就要被曝光,你要是能改邪歸正你也就有希望。只要是作為一個人,你就應該識正邪、明善惡,這樣你的未來才能有希望。漸漸地發現,當我心中沒有了對「××黨」這樣一個舊宇宙的安排懷有任何人的情緒的時候,就沒有人再跟我說「搞政治」的話題了。

舊宇宙的生命能不能改好,那是他自己的選擇,覺者只是慈悲堅定地維護法,而法的威嚴必然要淘汰一切危害法、毒害眾生的因素。在這場迫害中江××流氓政治集團打著××黨的旗號幹下的罪行都是邪惡的,是要被淘汰的,是我們為了救度世人,而必須徹底全面地揭露出來的。可是,如果我們抱著人的憤怒、怨恨的心態去對待的時候,得到的效果往往是相反的。

明白了這些,我想「不政治」是我們真正理解正法後,從內心的對人間政治的無動於衷,也就是根本不會被這個空間的××黨所牽動,而腦子裏清醒的只是:甚麼是邪惡?有多邪惡?為甚麼揭露邪惡?怎樣全面曝光邪惡、抑制邪惡?那麼不管我們採用人間的甚麼形式,只要我們都從正法的實質來認識正法,我想宇宙從上到下都沒話可說,世間的人當然也就不會再說我們是搞政治了。所以,關鍵不是我們做了甚麼,而是我們是不是不帶任何執著的去做。

個人體悟,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