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崇州市追查迫害法輪功者公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0月4日】在過去四年中,江澤民發動了一場對「真善忍」的迫害,對上億的法輪功學員實行「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的「群體滅絕」的國家恐怖主義,對數以千萬的法輪功修煉者進行非法勞改、勞教、拘留、酷刑折磨、精神恐嚇、經濟罰款、失去工作和家庭等不同程度的迫害,其中通過民間途徑能夠傳出消息的已有近800名修煉者被迫害致死。

四川省崇州市610辦公室及其指使下的公檢法司、廣電宣傳部門緊追江××,把無辜善良的上千法輪功修煉者投入邪惡迫害之中,明知執行的是非法之惡法,明知是古今未見的對法輪功的特大冤枉,卻偏要拋棄天良助紂為虐,直接摧殘法輪功學員對崇高道德原則的追求、迫害人類倖存的良知。一個小小的崇州市610,對待法輪功的問題是花樣耍盡,惡事幹絕,花著人民血汗錢,迫害人民毫不手軟:一邊指使電視、報紙配合央視《焦點「謊」談》誣陷造假、強迫簽名、強迫全崇州市人民接受對法輪功妖化宣傳,一邊指使公檢法司對法輪功學員大肆抓捕、關押、判刑、勞教、抄家、罰款、開除公職,幾十人被判刑、勞教、長期關押(這裏要強調指出的是:被迫害對像中大多數是婦女和老人);致使許多修煉者家破人亡、妻離子散、流離失所;致使許多法輪功修煉者的親屬、朋友、同事和單位受到株連;致使崇州市人民受到媒體謊言的「洗腦」傷害。

下面概要揭示崇州市不法人員的惡行。

1、 毒害全崇州市人民尤其是青少年兒童

四年來,在對法輪功沒日沒夜大轟炸式的謊言誣陷聲中,崇州市不甘落後,不但指使電視、報紙全面無漏地轉載央視的謊言,還醜態百出主動配合央視作假誣陷法輪功學員,以毒害全市人民,現舉一、二:

2001年1月23日,央視作戲自編自演的「天安門自焚」用殺人放火嫁禍法輪功。崇州市急忙跟著作秀,在全市電視上將在看守所被迫害致死的劉志芬誣陷成是法輪功不讓人吃藥致死;強迫讓被各種殘酷手段折磨得神志不清的法輪功學員在電視上誹謗大法,放棄修煉;將廖志英夫婦判勞改、勞教,家裏丟下一個十多歲的孩子無人照管,反而歸罪於法輪功。

2001年9月,崇州市將幾百栽贓法輪功的造假恐怖照片掛在崇州市體育中心,強令各單位職工觀看,連中小學生也不放過。它們把那些照片掛在學校裏,強迫各校學生觀看,還強令每個學生交觀看費8-10元,有的學生看後嚇得不敢回家。它們還強迫學生在誹謗大法的假證上簽名,連學生的考試題都加進了誹謗大法的內容,欺騙毒害無數無辜群眾,嚴重摧殘青少年的身心健康。

2、 對法輪功進行迫害的罪惡行徑及致死人命的暴行

99年7月20日後,崇州市610指使各派出所、街道、鄉鎮幹部到每個法輪功學員家強行收書,把無數法輪功學員列入黑名單,經常上門威脅不准煉功,強迫法輪功學員每天到公安局報到,使法輪功學員的行動受到監控,嚴重侵犯了憲法賦予公民的人身自由權。

2001年2月4日,劉志芬被崇州市610迫害致死,死於崇州市小東街拘留所。2001年1月6日,崇州市公安局城關派出所幾名警察闖入劉志芬家中,在未出示任何手續的情況下不由分說把劉志芬抓到派出所。公安不斷強迫劉志芬簽字妥協,劉志芬堅決拒絕,後被送進拘留所非法關押起來。新年剛到,崇州610逼迫劉志芬及其他大法弟子收看央視自編自演的「天安門自焚事件」及其它誣陷謊言以強制洗腦,劉志芬堅決地絕食抗議,抵制歹徒們的強制洗腦。拘留所惡警更加瘋狂地迫害劉志芬,使她倍受精神摧殘和肉體折磨,終於在2月4日凌晨含冤離開人世。當時,劉志芬渾身上下只剩下一張皮包著骨頭,頭髮只剩下了幾根,嘴唇不能閉合。去世前夕,劉志芬在同修的幫助下,竭盡全身力氣盤上雙腿,堅持打著雙盤直到最後一刻,向世人證實:大法弟子修煉之志不可移。

直到2月4日下午2時左右,劉志芬的兒女才被通知到派出所,拘留所惡警為開脫罪責,反誣:「劉志芬煉功走火入魔死了。」親人們悲痛萬分要求見人,匆匆見到一副皮包骨頭的劉志芬遺體。暴徒當即強令火化,別說法醫鑑定遺體,就是連親人都沒看個究竟。

由於殺人兇手封鎖消息,不准親人辦喪事,派出所多名便衣監視喪葬情況,致使許多親友未能前往探視。崇州市公安局極力掩蓋殺人真相,劉志芬在拘留所被迫害的經過情況正在調查核實中。

2000年5月,崇州市公安一科指使各派出所強迫法輪功學員在誹謗大法的假證上簽字表示「不煉」,不簽者非法抄家、關押。將二名法輪功學員夫婦非法抄家後關押18-30天,家裏只剩下一個12歲的女兒無人照管。對和平上訪的法輪功修煉者強迫本人和家屬簽字、拘留。敲詐被非法關押拘留的法輪功學員每人每天交所謂生活費20元。

崇州市羊馬鎮歹徒非常陰險,用幾幅大型誹謗法輪功的標語誘捕法輪功修煉者。羊馬鎮政府610歹徒極盡迫害法輪功之能事。

2000年7月,崇州市將和平上訪的法輪功學員非法關押39-50多天,將一位法輪功學員雙手背銬著吊在水泥柱上曝曬、毒打,強迫法輪功學員和家屬寫保證、簽字,強迫交所謂生活費每人每天10-20元。

2000年9月,崇州市道明鎮派出所將十多名法輪功學員抓至崇州市拘留所關押幾天才放部份學員回家,後將剩下的法輪功學員關押在看守所。其中一名法輪功學員被關押12天,期間被管教人員帥紅玉毒打折磨和皮帶抽打臉部。另一名法輪功學員被騙至拘留所非法關押半月,其家屬被強令交錢取人。有些法輪功學員至今仍被長期關押在看守所。

2000年10月,崇州市公安局一科將劉志芬和另外一名大法弟子抓到崇州市拘留所非法關押2天,敲詐每人現金500元。公安局還與成都610狼狽為奸,秘密關押成都法輪功學員高永輝等人幾十天不放。

2000年12月底和2001年12月,崇州市公安局一科將一名大法弟子兩次非法送進資中楠木寺女子勞教所,該大法弟子在勞教所受盡各種毒打和非人的折磨。這名大法弟子四年來5次被崇州市惡警抓關、毒打折磨,被非法抄家,搶走自行車一輛、身上現金600元,還被送入精神病院關押36天。崇州市公安局一科還兩次敲詐其丈夫單位500元和一千多元不等。

2001年1月,惡警張水泉一夥對進京和平上訪的法輪功學員進行非法長期關押,每人罰款一千多至一萬元不等。強迫法輪功學員和家屬寫保證、簽字,指使犯人用各種殘酷手段折磨法輪功學員──毒打、拉到牆上撞,強行將5支點燃的煙插入法輪功學員的鼻孔和嘴裏,強灌洗澡水,灌食。指使當兵的用槍托毒打法輪功學員,致使一名法輪功學員昏死,更甚的是它們還用冷水將其潑醒。還強迫一些被折磨得神志不清的法輪功學員在電視媒體上誹謗大法,一名大法弟子被折磨得昏死後,連白布都蓋上了,甦醒後還被送去勞教,受盡各種非人折磨。先後將十幾名法輪功學員非法勞改、勞教,將一名法輪功學員開除公職。

2002年,公安一科龔忠一夥經常指使各派出所反覆多次抄搜大法弟子家,非法抓、關苟忠秀、何孟英等幾十人,長期關押、罰款、強迫簽字。一位70多歲的法輪功學員被反覆抄家,其自行車被搶走,關押幾次後被送進元通精神病院,注射精神病藥物摧殘十幾天。一名法輪功學員長期遭毒打、酷刑折磨、強行灌食至生命垂危,才送進醫院搶救。

2003年,成都610張天田、崇州市公安局一科指使各派出所非法抄搜法輪功學員家,先後將苟忠秀、戢惠分等三、四十名大法弟子抓至崇州看守所關押,搶走一大法弟子家現金九千元,搶走兩大法弟子家電腦兩台。在崇州市宮保府利用十幾間房子,將法輪功學員輪流每人關一間,惡語威脅欺騙、使用各種酷刑。鐵棒敲打前額、雙手背銬在茶几上,一百七八十斤重的惡警陳惠站在手銬上踩,踢至地上跪著,穿皮鞋狠踩、踢大、小腿、腳,致使許多學員手、腳、腿紅腫、青紫麻木、失去知覺;幾天幾夜不准吃飯、睡覺、上廁所,雙手背銬吊在樹上還折磨,雙手一上一下反背後銬在一起(俗稱「蘇秦背劍」),致使學員神志不清時強迫其說違心話、簽字。還將兩名近60歲的法輪功學員折磨得極度虛弱後送到資中楠木寺女子勞教所,勞教所不敢接收才將其放回家。還將兩名退休教師綁架到新津縣洗腦班,使兩名教師受盡各種滅絕人性的折磨,至今還有一名仍被非法軟禁在洗腦班。

2002年,大劃鄉政府經常無故深更半夜騷擾法輪功學員黃克明家,強迫他簽字不煉功,否則找他兒女的麻煩。70多歲的黃克明怕兒女受牽連,兒子失去工作,承受不住壓力,違心簽字後一氣之下一病不起,醫治無效悲憤去世。

2003年6月,有幾名法輪功學員被抄家後非法關押在崇州市拘留所半個月。

在崇州市遭受迫害,上黑名單的法輪功學員何止成百上千?現僅舉一些尚在勞改、勞教所遭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為例。

彭惠明,男,約50多歲,廖家鎮賣傢俱個體戶,2000年被判勞改,現仍在監獄遭受非人的折磨。

廖志英,女,約30多歲,崇州市觀勝鄉人,至今仍在監獄遭受各種非人的折磨。

黃素華,女,約50多歲,道明鎮人,曾多次被崇州市公安局非法關押,現被非法關在資中楠木寺女子勞教所遭受毒打和各種非人的折磨。

劉志芬,女,60歲,崇州市崇陽鎮興曇村人,以前全身是病,每月要吃二十多天藥,修煉後身體很健康。但因其不放棄使其身體健康的法輪功,曾多次被崇州市公安局非法關押,2001年被崇州市看守所迫害致死。

龔增雲,男,60歲,四川大學物理系畢業,甘肅省天水市集成電路廠工程師。現關押在崇州市看守所。

苟忠秀,女,50來歲,曾患腎衰竭,四處求醫無效,修煉法輪功後不久痊癒。曾多次被非法關押,判勞教一年,現仍關押在崇州市看守所。

何孟英,女,50多歲,崇州路人,曾多次被崇州市公安局關押,現仍關押在崇州市看守所。

戢惠芬,女,50多歲,廖家鎮人,曾兩次被關押在崇州市看守所,現仍被關押在崇州看守所。

王惠芬,女,60多歲,觀勝鄉人,現仍關押在崇州看守所。

郭玉芳,女,60多歲,崇州市梓潼鄉退休教師,現仍在新津縣洗腦班遭受各種非人的折磨。

劉大明,男,40來歲,崇州市觀勝鎮人,從2000年起曾長期關押在崇州市受折磨,現在雅安監獄被迫害得生活不能自理一年多,仍然不放。

3、 法輪功學員的親屬、單位受到株連:

凡有戶籍法輪功學員的單位、團體、鄉村無一例外地受到嚴重株連;寫保證、派人監視、獎金工資掛鉤、交罰款等等。

崇州市無數法輪功學員遭受著輕重不同的迫害,市邪惡之徒像家常便飯一樣地隨時隨地闖進法輪功學員家抄家、騷擾、恐嚇、罰款、讓家屬代寫保證、強迫交人等等。所有法輪功學員的生命安全每時每刻都受著威脅、隨時都有被非法抓走的可能,行動受到限制,言行受到監視。

今天,世界多國已對江氏一夥「群體滅絕罪」提起公訴,「全球公審江澤民大聯盟」在世界各方正義人士的積極倡導與推動下,於2003年9月30日正式成立。該組織的宗旨是「凝聚一切正義力量,揭露江氏所有罪行,把江氏送上良心、道義和法律的審判台」。2003年1月20日在世界宣告成立了「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系統地追查迫害法輪功的一切罪行以及相關的個人、機構和組織,包括江澤民及其領導下的直接迫害法輪功的各級610系統:包括國安部、公安部、法院、勞教所,涉嫌精神病院;包括對法輪功進行誣陷、造謠和栽贓的新聞媒體及喉舌;包括直接或間接參與迫害法輪功修煉者及其家屬進行精神、肉體和經濟迫害的人員。在事實基礎上,將罪犯送上法庭,嚴懲兇手」。

崇州市參與迫害一幫手無寸鐵、只為修心向善的法輪功群眾的610、政法委及其屬下,目前還有一些人執迷不悟,明知是冤枉殘害善良無辜,卻藉口說他們要吃飯。言外之意,要用天良、道義、人性、生命和知法犯法、執法枉法去換取一碗飯吃。草菅人命、摧殘善良。我們將深入調查,在事實的基礎上將惡人惡行一批一批公布於世,繩之以天理、法網!

現公布第一批迫害法輪功的機構及惡人:

崇州市610政法委、崇州市公安一科、檢察院、法院、司法局、各派出所、廣電局、宣傳部、崇州市羊馬鎮政府610、崇州市拘留所

張水泉,男,原公安一科科長,現已調離,2000年前後專管抓、關、送勞教法輪功學員。
田野,男,崇州市委書記,親自指揮參與折磨法輪功學員。
張天田,男,成都610人員,親自實施參與折磨法輪功學員。
張順國,男,公安局長,專管迫害法輪功。
帥紅玉,女,看守所管教,專門毒打法輪功學員。
龔忠,男,公安一科科長,專管迫害法輪功。

陳惠,女,崇陽城西派出所惡警,專門惡毒折磨法輪功學員。
周君安,男,崇陽城西派出所惡警,專門抓、折磨法輪功學員。
陳小坤,男,崇陽城西派出所惡警,專門抓、打法輪功學員。
陳浩,男,崇州市公安一科惡警,專管迫害法輪功學員。

今天,崇州市看守所還非法關押著5位修煉法輪功的老人,都是50-60歲的人,而且還在判他們的刑!

在此警告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妄圖借打壓法輪功而撈取政治資本、經濟利益、謀財害命的邪惡之徒、舉報監視法輪功學員的人:趕快洗手不幹!趕快清醒過來!歷史、道義、天理不會因為你們為了吃碗飯或者因為是你們的工作就助紂為虐而不懲罰你。「四人幫」及其走卒當初為執行禍國殃民的指令,耀武揚威幾年後,身敗名裂,有些被秘密處決;清算納粹罪行並沒有因為時間的推移就中斷,迄今仍在清算。

請崇州市善良的百姓記住:萬古奇冤必昭雪,善惡禍福一念間。

追查迫害法輪功天羅地網
2003年8月30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