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開封大法弟子獄中見聞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0月28日】我是一名幹部,1995年修煉法輪大法後,久治不好的肝硬化等多種頑疾消失了,從此精神煥發,連年被評為先進工作者。為了揭露江××政治流氓集體專制蠻橫、造謠誣陷迫害法輪功修煉者,我用自己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道德昇華的親身實踐向當地政府的有關領導講清真象,為此被開除黨籍、開除工職,並以莫須有的罪名投進監獄,非法超期關押,過著非人生活,家人、單位、親友被無辜株連。下面就我在獄中的所見所聞揭露一、二,願能成為公審江××的證據。

一、惡警曾試圖逼我自焚。2001年2月的一天,我被開封某公安分局惡警提審,一到提審室,惡警拍桌子打板凳對我惡語大罵,逼我罵師父、罵大法,我堅決不從,它們就誘逼我承認和某某人有聯繫,與「天安門自焚事件」有聯繫,它們得不到滿意的答案就又氣急敗壞地罵。隨後它們見問不出甚麼,就繞彎問我獄裏生活滋味,是否好過,我說苦不堪言。它們就你一言我一語地誘逼:「進這裏不打死你才怪呢!」「給你弄兩瓶汽油點了省得受罪了!」「自焚算了!不知道啥時候能出去。」……我說法輪功禁止殺生、自殺者有罪,不按法的要求做不是煉功人。我本人絕不會自殺。其中領頭惡警惡狠狠地說:「我不整死你算我白活了。你等著!」後來聽說它回去帶人非法抄了我的家和辦公室,在辦公室裏搜出一張煉功心得,結案時卻變成了「數張反動傳單」。

二、強制勞動,累死累活。在監獄每天吃的是連泥帶土的霉飯,喝的是涼水,吃不飽穿不暖,染了一身蝨子,每天還要超時超量地糊藥盒,從早上6點開始到夜裏4點,中午只有10分鐘吃飯。還經常幹個通宵,幾乎沒有了睡眠。若要打瞌睡或動作慢了還得挨打,漿糊鹼大了兩隻手經常起泡脫皮。據說獄警從中有提成,幹得多提得多,所以它們就千方百計地多接活,快交活,不顧他人死活。由於過度勞累,我體重從150多斤降到110斤。

三、我在被非法拘押期間因堅持擠時間煉功,被牢頭獄霸報告獄警,在獄警和牢頭的勾結下多次對我侮辱、打罵、恐嚇,經常逼我吸煙,不吸即被強行剝光衣服在零下十幾度的天氣裏洗涼水澡。有時用整盆澆,有時用碗一點一滴的順頭往身上澆,旁邊有人拿東西扇著風,再不行就拿牙刷渾身上下刷,稍有不服氣,它們便會殘忍地把牙刷捅進肛門……

四、一位年近七旬老人姓李(全名略),是大法弟子,河南開封某廠退休工人,曾兩次上訪,被長期非法拘押,後又被廠裏長期軟禁。2001年春節因拒絕在誣陷法輪功的印刷品上簽字,被派出所非法拘留。在關押期間惡警為了貫徹江氏集團的「轉化」指示,強迫修煉者寫甚麼「保證書」、「悔過書」,他義正詞嚴地回絕。惡警就指示刑事犯用少吃飯和不讓吃飯、多幹活、打罵等手段經常折磨老人,因老人始終不肯就範,它們竟喪心病狂地連續打罵他七天七夜,不讓老人閤眼。

五、時值隆冬連降大雪。晚8點,數十名女大法弟子被惡警趕出監室,讓站在冰天雪地裏煉功,惡警只讓她們穿一身內衣,然後讓人在地上澆水,一邊惡狠狠的吼叫:「我叫你們煉,看你們能撐多久!」大法弟子神情安詳,面帶微笑,一字排開,然後又在冰地上煉起靜功。這時惡警氣急敗壞地用涼水澆濕她們的內衣,又搬來冰雪壓在她們頭上和手上,就這樣她們前後堅持了四個小時,給那些妄想摧毀大法修煉者意志的惡警以沉重的回擊。事後她們無一人凍傷或感冒發燒,反而更顯得精神煥發。同監室的其他人都覺得不可思議,敬佩萬分,還有的表示出去一定痛改惡習,要學煉法輪功。這是大法的威德在她們身上的體現。她們能吃苦中之苦,能忍難忍之事,她們無怨無恨坦蕩祥和,只為更多人了解法輪大法,了解「真、善、忍」。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