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王秀華自述被上海國安歹徒劫持經歷:邪惡最怕曝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0月24日】驚聞又一台灣同修林曉凱在上海遭國安局非法拘留!我要再一次揭露我今年年初在上海的遭遇。

我是台灣居民,自二○○○開始修煉法輪功。今年一月二日因公差到上海,才剛下飛機還未到上海,在浦東機場即遭扣押,隨即被上海國安局強行帶走,非法拘留二十八天。

在這期間,他們從頭到尾都拒絕我與台灣家人聯繫的要求,讓我與外界完全隔絕。整整二十八天,我都被迫待在同一個小房間裏,沒有時鐘,手錶被扯下,窗簾被拉上,二十四小時隨時有人監視。此外,我還被迫成天坐在椅子上強制接受審問,上廁所、喝水都要經過許可。有一段時間被嚴逼長時間罰站,有時更要求雙手舉起與肩平行,使我曾有三次身體不支倒地。

現在回想這二十八天裏面發生的狀況,其實可以明顯的分成幾個階段:

最初,邪惡之徒身著便衣,駕著普通轎車強行將我押走,形同綁架。當時有目擊者,但也無從判斷惡人身分為何。惡警不讓我與外界連絡,當然更不會主動通知外界。這樣就沒人知道人是在他們手上,他們也以此要挾我說:沒人會知道我在此!他們可以為所欲為!上海市進進出出的人這麼多,同名同姓的也很多,失蹤了一個人誰知到哪去了?也因此壞人真的為所欲為,在最初幾天最是囂張,近二十人輪番轟炸、態度蠻橫、言語粗暴至極!

他們要我交代自從二○○○年在台灣修煉法輪功後,所有一切的活動及接觸的人訊息,以及所有知道關於法輪功的事情,他們還掌握了我出國參加法輪功法會、洪法活動的紀錄,甚至連我在台灣煉功洪法的活動都知道。我不明白以我一個平常的上班族,他們為何要對我有如此多的了解。

約莫第三、四天,公司、家人知道我人在上海國安局手上了!此時惡人便開始改變方式。先是改採軟化手段,解釋說:本只想找我來把事情交代完畢就送我去公司開會地點,接著,原本將近二十來人輪番問話的情況沒了(我判斷其中包括610辦公室的人),他們此時都退居幕後,只剩上海國安局的人,態度也明顯不如先前高壓。我相信是因為他們發現家屬已經知道人在這兒了。

之後,約第十來天,台灣海基會去函大陸海協會,這表示人被扣押一事不僅限於身邊親近的人知道,已經有第三者等機關團體知道了。這時我雖然不知道外界的狀況,但我可以感受到邪惡態度上又更謹慎了,表現出偽善的態度,說:中國人是最講人情的,要我趕快把事情交代清楚就可以回家過年,這時環境的變化是白天窗簾拉起,我可以看窗外。

大約第二十來天,我是回來後才知道我家人那時已經按耐不住了,要召開記者會公開此一事件。此時在我那裏,就是突然感受邪惡之徒一下變虛了。我相信是邪惡之徒一直以來以為家屬會顧忌被關押親人的安危,不敢張揚,使他們一直認為是他們在主導這件事情,沒料到台灣方面家屬決定要聲張。果然事情有了逆轉,沒過幾天惡人自己開始找台階下,先是說「法外開恩」,列了一堆條件,說如果我配合,就讓我和家人通電話。我心裏明白這是邪惡快承受不住了,所以沒吭聲,心裏期望外界再多施加壓力。過了一天邪惡就按耐不住了,甚麼條件都不提,直接問我要不要打個電話回家,甚至勸我打電話回家讓家人安心。我還是不吭聲不配合,他們就更無可奈何了。最後在第二十八天我終於回到了台灣。

由上述的經驗,證明邪惡就是在陰暗處張牙舞爪的、見不得光的、見光就得死。所以救援被關押學員,我認為最有力的方式就是要將邪惡曝光、曝光的範圍愈廣、裏面學員承受的壓力就越小,尤其藉由關押事件講清真象的方式將邪惡曝光、邪惡面臨的壓力也就越來越大。

所以我以自己的親身體驗,在此呼籲所有台灣同修動員起來,將此一事件大面積地曝光出來,向政府機關、向媒體、向立法委員、向機關團體、向大陸台商、向親朋好友、向大陸同胞大面積講清真象!持續地講、講到周遭所有的人都知道:中共正在迫害林曉凱這樣好的台灣法輪功學員,以及千千萬萬的大陸法輪功學員。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