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齊哈爾市雙合勞教所酷刑種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0月17日】黑龍江省齊齊哈爾雙合勞教所所有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都遭受了肉體和精神折磨,其中,老虎凳、關小號等是雙合勞教所最常使用的酷刑。下面是知情大法弟子講述的雙合勞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真實情況。

一踏進雙合勞教所的大門,就傳來鐵鎖聲、鐵鏈聲、惡警們的叱責聲、叫罵聲。氣氛陰森。步入大廳,我們先面對的是強行剪辮子,緊接著就是搜經文,翻行李、衣服、被子等,連衛生紙都不放過。搜身時,連褲頭都要被扒下來……,然後送入小號隔離,強行所謂的轉化。

關小號

小號條件非常艱苦,幾平方米的小屋,同時住著五、六個人,經常三人擠兩張床。小號設在陰暗潮濕、無陽光的陰面。冬季寒冷,暖氣根本不熱,褥子底下都發霉了,像尿濕了一樣,鋪的海棉墊子能擰出水來;夏季悶熱不通風,蚊子叮咬,牆壁、地面浮有一層層的蚊子,洗衣、洗澡都在寢室裏,都用冷水。堅定的大法弟子沒有室外活動,沒有接見日,不允許和任何人見面,對門互相都見不著面。

她們給我們吃的是麩子做成的饅頭,黑黑的,外邊人是不吃這種東西的。惡警稱,「包米麵多貴呀。」吃這麼廉價的東西,惡警們還說我們浪費糧食,鹽水湯裏只能見幾片菜葉,沒有一滴油,菜農送一毛四分錢一斤的茄子,惡警還說:「送這麼好的菜乾啥,不爛就行。」甚麼菜最便宜,就給我們吃甚麼,而且單調不換樣,一樣菜吃起來就是一個季節。

惡警規定一天定點上兩次衛生間。衛生間設在走廊裏。小號七、八個屋,四、五十個人共用一個,衛生間只有三個蹲坑,寢室設有尿桶和垃圾桶。夏天尿桶發酵了,釋放一種難聞的氣味,冬天窗戶上凍得開不開,門外又給上鎖,空氣不流通,味也很大。不是定點放便時間,誰要敲門上廁所,惡警就會厲聲厲色地喊:放便時間幹啥了,不放?惡警不給開門,就只得在屋裏大小便,由於味太大,怕影響別人,有些大法學員就憋著,但是,到放便時就便不出來了。惡警有意讓我們自己熏自己。

記得有一次一個同修肚子痛,敲門要上廁所,惡警喊:在桶裏上。冬天門窗緊閉,怕影響別人,於是她又敲門,有個叫趙麗娟的惡警一把把她扯出去說:你以為出來,就讓你上呀。接著就是一頓打罵,趙還威脅說:下回再這樣就給弄到老虎凳子上去。別人都能在屋上,你有甚麼特殊。她手下的惡警朱洪宇在這方面幹的壞事最多,她值班時,從來沒有痛快的讓大法弟子上過廁所,對大法弟子的態度極蠻橫,說話就是喊叫。在她值班時,早晨剛一起床,有人就敲門上廁所,她不但不正常按順序給開,還故意讓最後上廁所,要等到最後得一個小時。

有一回,一個大法弟子因證實大法,被鎖入老虎凳上長達33天之久,已經十多天沒上大號了,她不僅惡言惡語,還讓刑事犯上去拉扯,幸虧那天那位同修銬著的手銬鬆一些,能把手拿出來,用手紙墊著便在正在坐著的老虎凳上……

酷刑轉化──坐老虎凳

在所謂轉化方面,雙合勞教所採取的是哄騙和強制相結合的手段,達到讓修煉人放棄信仰的目的。新樓蓋好後,她們往往先把堅定的大法弟子騙出去,過去再打行李,由幾個人悄悄地抱著行李過去。幾個人抬一個鐵製的老虎凳,共抬出去幾個,一起挪到新樓裏去了。到新樓裏,三、四個人圍攻一個人,中間擺一張書桌,大法弟子被迫坐在小凳上,從早晨起來,一直到深夜12點以後才讓上床休息。如果不寫「決裂書」她們就天天用謊言給大法弟子洗腦,並經常傳播誣蔑、詆毀法輪大法的宣傳品──都是不堪入耳的謊言,造謠、中傷。堅定的大法弟子令惡警們氣急敗壞。她們將有的同修強行鎖在老虎凳上,有很多同修在酷刑折磨下都疼暈過去了。雙合勞教所堅定的大法弟子幾乎人人都被上過刑,一坐就是很長時間,最長的有坐40多天的才被放下來。

這種老虎凳子上面的門與凳體一合,再用大鎖頭鎖上,雙腿就動不了,整個下身都被鎖定。有的凳子有靠背,有的沒有。有靠背的,靠背上有兩個鐵圈,惡警把大法弟子的兩隻胳膊反背過去,分別插在兩個圈子裏,胳膊反背是最疼的,再用手銬銬住雙手,整個身體就完全給固定住了。時間久了,能使雙臂、雙腿致殘。現在,惡警覺得大法弟子這樣坐著太舒服了,就使用了更殘忍的招:她們把大法弟子的兩臂向後吊起,過椅子的後背項端,再伸入圈裏,用手銬銬上,再用繩子把胳膊和鐵凳子腿使勁拉緊。這樣就站站不起來,坐坐不下去,整個身體重量全部落在後背著的兩個胳膊上,如同把人分開了一樣,不一會功夫,人就會暈死過去,使人極度痛苦。

四樓是專門給大法弟子上刑的地方,擺滿了鐵椅子。裏面還有很多小屋,每個小屋不到2平米,幾乎只能放一把鐵椅子,有多少大法弟子在此遭受痛苦的折磨沒有人知道。年長者有五、六十歲的,年幼者才二十歲左右。坐老虎凳是雙合勞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經常使用的酷刑,有些大法弟子不僅被強迫坐一次,有坐三、四次的,每一次都給固定好長時間。我見過一個人,坐一天一宿就殘廢了,癱瘓了。她現在還在小號裏,由大法弟子侍候著。在坐老虎凳期間,一天只給兩頓飯,量很少,吃飯時,只把手放開,坐在老虎凳子上吃,不給水喝,不讓洗臉、刷牙,不給換衣服,不給拿棉衣,非常冷,晚上9點直到第二天上午9點才放一次便,而且放在桶裏,來月經時,血直往下淌。手銬銬得非常緊,不一會,全身都浮腫起來,有的大法弟子被銬得渾身發黑了。惡警綁大法弟子的嘴用膠布粘上,不讓出聲音。人都要死了,幾乎剩下一口氣,才讓下來。

雙合勞教所到現在也沒斷了給大法弟子上刑,有些人都讓它們給逼瘋了,有些大法弟子雙手被反銬著,鎖在暖氣管子底上,晝夜鎖著,無枕頭、無鋪蓋,鎖在暖氣管上面的站不起來,又蹲不下,手都喪失了自理能力,自己提不了褲子,拿不了筷子。就這樣,惡警還不放過呢,惡警迫害大法弟子時還經常用電棍,拳腳相加,惡警給大法弟子上刑期間,大法弟子為反迫害而絕食,惡警就灌食,插管時像通下水道一樣用力,現在雙合勞教所一名參與灌食迫害的不法醫生已經得了腦血栓,遭報應了。

部份個案

下面僅舉兩例,說明大法弟子受迫害的情況,掛一漏萬:

雙合勞教所被害人李靜在被迫在小號幹活期間,目睹男惡警打了一名大法弟子,她質問道:你為甚麼打人?這名男惡警一拳將她打倒,李靜的頭撞在門框上,被打後全身逐漸麻木,肌肉萎縮,最後不能行走,視力模糊……持續好幾個月才有所恢復,上醫院檢查時,它們還製造假診斷,掩蓋病情,李靜現在還在雙合勞教所被非法關押。

被害人盛義,反迫害絕食期間,被灌食。被折磨得經常是一句話還沒說完,就咳嗽不停。現在盛義還在雙合勞教所被非法關押。

雙合勞教所惡警名單:

王岩、王玉晶、趙麗娟、付雙豔、徐豔、孫寧、王慧、李亞萍、李玉鈴、趙美娟、王秀蓮、逯娟、王梅。
所長:白樹森
還有姓董的、姓洪的副所長
教育科科長:姓李
管理科科長:咼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