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西第一勞教所對大法弟子的迫害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0月15日】2001年6月─2001年12月,在廣西第一勞教所一隊,惡警對那些堅定的法輪功學員待遇很差,每個人有1-2名專門犯人看管,24小時監視,上廁所、睡覺、洗澡都不離開。態度堅決些的被關在監舍不得下來,吃飯都送上去,每天只得下來2、3次。每個走廊還有一個專門犯人巡邏,每個人基本都有2個犯人看管。當時故意刁難法輪功學員的事很多,後來犯人們自己說是幹部叫他們這樣做的,目的是想從幹部那裏得好處(每月得獎勵300─500分,即減刑3─5天);而管教也想從上面得好處。惡警中有打人的、逼著幫他做事的。犯人中開口侮辱是最平常的,就是不把人當人看,告訴管教也沒有用。

每天一般10點睡覺,如果是專職迫害法輪功的官員值班,大法學員及夾控人員要11點-12點才能睡覺,以此煽動夾控人員對大法學員的仇恨。夾控的犯人幾乎達到為所欲為的地步。當時主管法輪功學員的隊長姓潘;幾個管教警察是,遊鑄革、黃海,還有一個姓龍。

有些法輪功學員一次公開煉功,就被加期半年,傳遞經文許多被加期3─4個月。剛開始不妥協到期先加期,後延期(一次3─-4個月),還有每個月不管有事沒事都罰200─450分(每100分加一天期)。最後對堅定修煉的大法弟子,惡警甚麼理由也沒有了,也不放人,說「不轉化不放」──即無限期非法關押。到2001年6月以後,變成加期或延期幾個月後(還有平時罰分),到期由當地公安或政法委派人到門口用車接走,有的接回當地關幾個月,再綁架回來。有的能回家半天、一天或兩天(2002年底前劫持回來的沒有離開超過兩天的),就又被綁架回第一勞教所;甚至有一位大法弟子(名字記不得了,現在還在第一勞教所)從後門出去,又從前門被綁架進來了,立刻又判勞教。

南寧市的韋居振(現在六隊),就是2002年一出門口就被車劫走了,送到南寧市收教所關了幾個月,到年底又被送回來判了勞教,根本沒有回到家。2003年初還有這種情況。

他們經常採取的洗腦手段還有,逼看誹謗大法的錄像(許多是從電視新聞中錄下來)及那些猶大的演講錄像。節假日經常強迫大法學員及夾控人員去看誣蔑大法的表演會,回來還叫寫體會。堅定的法輪功學員都不准繫皮帶,也基本上不准拿筆和紙,怕傳遞經文,也不准互相說話,被發現後,夾控人員會被罰分,大法弟子學員也會遭到迫害。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及其他所有人都被要求簽「認罪認錯」的「互保協議書」,堅定的大法弟子當然不能簽。

電視裏看到的都是那些被迫「轉化」的人;堅定的大法弟子根本不讓有機會接觸外面的人。有外人來或上司來時,幹部叫夾控人員看緊大法學員。採訪的那些所謂「不轉化」的,也是叛徒偽裝的。

洗腦班迫害情況

2002年10月─2003年初,勞教所抽一些法輪功學員白天至凌晨2點在一教外原女隊的地方,給他們封閉洗腦,強迫看那些攻擊大法的東西。晚上回去後(集中在10隊)不讓睡覺,對外說是睡覺了。叫晚上值班的犯人監視,只要誰想睡覺就弄醒誰,讓他睡不了。一班辦了幾個月,不讓睡覺這一招很毒。許多夾控犯人和其他犯人對堅定的大法學員施壓的種種手段,其實都是管教指使的(他們自己不敢明目張膽地幹),萬一有甚麼事他們可以將責任推卸到犯人的身上,說是大法學員與其他犯人自己發生矛盾造成的。

聽許多勞教所的人說(因為剛被劫持進勞教所的都要先在「教育隊」呆一段時間,才分下生產大隊),教育隊的惡警用電棍電人很兇,一天電一百多個的都有。

勞教所的規定「見幹部首長立正回答問題」,可實際上是叫人蹲下來,他站著或坐著,以示高人一等。許多勞教所幹部吃完飯也不洗碗,都是叫(衛生組的)勞教人員洗。

勞役體罰:2001年----2002年上半年很兇,幾個組長打完,管教也打。2002年下半年開始搞「文明」管理,好一些;但每個送去單間的,去之前幾乎都挨一頓暴打;先用繩子捆,再用棍子打腳踝等。打人在幹部值班室008,樓下都可以聽到打人聲及喊叫聲。做不完工的被打最多,尤其是後幾名。管教幫找原因,找來找去,原因只有一個──「你消極怠工」;所謂幹部談話,其實是威脅「限你××日前交上多少多少,交不上別怪我不客氣!」到時交不上,拉上008室綁住打,打到你「自願」交上那麼多為止;且當眾宣布「經幹部教育,我們自願交那麼多。」用繩子也很痛,綁在肘關節處,幾分鐘手掌又黑又痛,隔一段時間要鬆一下,否則手就殘廢了;一綁就半小時一小時,有人痛得流淚;有一次就綁了產量落在最後面的15個人。這裏早有規定「不准體罰」,但沒有人執行。

關於伙食: 這裏吃得其實很差,早上每週一次是吃饅頭,一人一個饅頭,面硬粗,很難吃,加上一勺白粥,一小湯匙羅卜幹。其餘6日是吃粉,一團粉加一小湯匙混雜黃豆的肉,一勺看起來有些醬油的水。味道很差。有人來參觀時就會擺上一大盆肉或排骨,但那是擺樣子的,不是給人吃的。有時電視裏看到的加菜,那是節日晚上才有的一肉一素,有時見的中餐加菜,那是每月一次隊裏的加菜。米飯也很髒,表面一層都是垃圾,要鏟去才能吃。而且吃飯是沒有飯堂的,可不像電視裏的那樣,是一圈一圈圍著蹲在地上吃的。

關於獎金:這裏的人得的很少,多數被管教拿去了。許多人看見貼出的獎金表上有錢,而實際上,賬上沒有錢進或同時等額代扣出賬,就是管教利用犯人的賬對上領回獎金,而入自己的腰包了;管教再叫犯人簽名認領了,這樣別人看來就好像是犯人自己領錢了,實際沒領;沒人敢不簽字的。

關於看病、假條:有錢是前提,沒錢除非病得很嚴重、出現了生命危險,隊裏才出錢幫檢查,許多人得不到及時的早期治療生命垂危了才被保外就醫,而勞教所惡警沒500─2000元還不願放人。除非能出錢檢查出明顯病症,否則管教會認為是偷懶、裝病。假條得回後,一個星期的假往往批了3天或半工3天,或2天批1天,大多數病假都被管教剝奪了。發燒39度以下隊裏是不批假的。目前還在隊裏的陳善松,全身淋巴結腫大,多次去,郭醫生就開了一個月半工單,管教往往只批了3、5天;後見他3、5天後又開回一個月的單,許久才同意將他的任務降為2/3。

做工時間:早上7:00─晚上11:00,有時加班通宵。2002年10月改為7:00-22:00,沒有週六、週日。一小部份能完成任務的午休(吃完飯約12:00─1:50)。早上約9:30放風休息5分鐘,中午吃完飯做工到3:30放風5分鐘,晚上吃完飯做到8:00左右又放風5分鐘。其餘除了吃飯時間全是做工,管教只要看見你手停下來一會,你就有麻煩。

而其「收工」、「交工具」記錄都按最標準的17:30收工具偽造的;還有每日記錄中的7:30─9;30上××課,全是偽造的,其實根本沒有甚麼課(偶爾8:00─11:00上一些「安全知識」),這一切都是供檢查的,都是假的。但是沒有人敢講,誰都怕管教刁難。這裏的管教權力很大,幾乎說甚麼是甚麼。每次有檢查,管教總會交代如何回答,否則就威脅如何如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