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黑客攻擊事件的一點反思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0月14日】師父在法中講過:「氣與氣之間沒有制約作用。」(《轉法輪》)我們的網站能被常人用常人的技術攻擊得了,那就說明我們沒有超出常人的層次,最起碼在某一個方面、或某一段時間和常人是一個層次面上的東西了。

大法的網站怎麼能和常人的東西在一個層次面上呢?最近學《法輪大法義解》,看到了師父關於「幹事心」的一段講法,才恍然。是不是我們的幹事心造成的呢?把救度眾生當作了常人的工作,用常人的技術做,而缺少了背後應有的內涵。常人是用技術在做工作,我們如果也是用技術在做工作,一個層次面上的東西,那二者之間哪有制約作用?我們憑甚麼去保證我們的網站不被攻擊?

明慧上的一篇文章《我們在以甚麼心態救度眾生》中有這樣一段:

「回憶做真相資料之初,我們完全都是『手工製作』,自己寫,自己貼,每天做得不多,但每一張都非常珍惜,每一張都帶著我們強烈的救度眾生的願望和信息,每一張都能發揮出很大的作用,那時腦子中想的全是怎麼樣能讓眾生容易接受,能真正起到救度的作用。可是那種純淨的心態,隨著越幹越大而越來越少。幹大了之後,我們的做事心也起來了。越來越多地為租房子、添設備、進料、同修之間的協調等用心,而怎麼樣做能更讓眾生容易接受、更能起到救度的作用,卻成了我們思考得越來越少的問題。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循規蹈矩,如同做常人的工作一樣走形式,做事。

想想師尊度我們,師尊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都是為了我們真正能提高,從來沒有過任何走形式的東西。師尊的心,我們能體會到,所以我們能主動改變自己,同化大法。同樣,我們的心,常人也一定能感受到,那麼,我們捫心自問:在做度眾生的事情時我們用心了嗎?用了多大的心?……」

另外一點,師父曾講過古人的狀態:「那個時候上學的人,都要講究打坐,坐著要講姿式的,拿起筆要講運氣呼吸的,各行各業都講淨心、調息,整個社會都處在這麼一種狀態。」(《轉法輪》)。那麼我們做大法工作的時候,是不是達到了從心到形式上都配做那麼神聖的事的狀態呢?以上兩個問題,我想我們每個人都應該認真地想一想。

師父講過:「我們是用心在做,他們是用錢在做,這一點他們永遠也比不了。」(《在2002年波士頓法會上的講法》)

以下恭引一段師父在《法輪大法義解──在北京法輪大法輔導員會議上關於正法的意見》中的一段講法:

「還有一種情況在我們輔導員中反映出來,就是一種幹事心。這是在歷史上沒有的,就是在我們今天這個特殊情況下出現的,在特殊的歷史時期出現的。為甚麼會出現這個情況呢?在歷史上,我們中國人或世界其他地區也是一樣,都是以家庭為中心;而現代人,特別是我們中國人,自己都有工作,幹一輩子工作,要是沒有工作幹時精神就要垮了。出現這樣一種情況,所以就把我們這個法輪大法當作一種事業來幹,有許多輔導員抱著這樣一種心態。他也感到法好,不然他不會這樣做的,這個前提是肯定的,他知道好。但是不是說我怎麼學好法,認識好法,怎樣在法中提高自己,他是抱著一種幹事的心。我到了晚年啦,現在也退休啦,或者我將要退休啦,沒有事幹,這回找點事幹這多好,這個功又好,他抱著這種心。大家想一想這種想法與我們法的要求相差十萬八千里。我們得對這個法負責,不是對你個人的感情負責。你覺得你沒事幹了,無依無靠了,想找點事幹,還不是這樣,這是一個很突出的問題,持何種的思想對待法,這是個很嚴肅的問題嘛!

人修煉,人真正往高層次上修煉,那就是個度人度己的問題。你跟不上這個思想要求,你就做不好這個工作,是不是這樣的?我一再強調,我在全國各地都在講這個問題,我們不能把它當作一個單位、一個經濟實體,或者是一個企業事業單位來搞。我經常舉這個例子:釋迦牟尼當年傳法的時候,為了怕人家走入到這種形式當中去,那時候還不牽扯這些問題,只涉及對名和利的追求。釋迦牟尼叫你全部杜絕它,他領你到深山老林裏去,到山洞裏去修煉,啥都不讓你有,從物質上來杜絕,來滅盡人的各種執著心,對名利的執著。但我們又是在常人社會中,大家在常人社會中修煉,都自覺地修煉。其實我這裏沒有一點批評大家的含義,就是為大家修煉負責任,給你指出這些嚴重影響往高層次上修煉的障礙。但我們作為一個輔導員,我們有個責任問題,就是你要做不好,可能這一批人都被你帶壞了。如果這一批人都被你帶壞了,那自己如何不說,你可能毀了一批人哪!我經常講這個問題,幹事這個心。當然它有它的好處,我們要擺正這個關係。大家都沒有想做事這個心,誰也不想做這個輔導員,我說那我們的工作也開展不好。大家都得有熱情想要做這件事,但出發點必須是為這個法。為了學法得法,弘揚法,度人,出發點不能專門為了我幹點甚麼事。這一點我想我們做得不足,我們琢磨琢磨這些事情。」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