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叔病遊地獄見聞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0月13日】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發生在現佳木斯市郊區某縣。

那是一九四二年春天,我三叔二十多歲的時候(現佳木斯市鐵路局工人)有一天,突然發燒病倒了,一連躺了二十多天人事不省奄奄一息。家人為他準備了後事。可是有一天早上,他突然又醒過來了。大家都很高興,就給他餵點水和米粥,沒過幾天他就好了。有一天我爸爸對他說:「你躺下這幾天,咱家的租房戶老潘都死了!」他說:「我知道。」爸爸就問他是怎麼知道的?他說:「傳老潘的時候我也去了。」「你怎麼去的?」他看我爸爸問他就不說了。後來我爸爸總覺得是回事,就不斷地追問他,最後他掩飾不過,終於說了。

「在我得病的那天晚上就被兩個陰差把我帶到了冥府的一個地方,房間不太大,有一張桌子,桌上放一本大帳,桌旁坐了一個差官,桌上掛滿了名片大小的標籤全是扣著的,好像是陰間的戶口管理部門。來來往往的陰差把帶來的人送到這裏登記,然後又被帶走了,忙了好一陣子,屋裏只剩下我了。那差官說:「去吧,帶他去看看。」說完兩個陰差就把我領到了一條冥路的旁邊,在草稞裏蹲下,告訴我往前看不准說話。

我順他手指的方向一看,把我嚇一跳。原來在離我們不遠的地方趴著兩條像小牛犢似的大狗。不一會兒,前邊來了一個人,高個魁梧,濃眉大眼、絡腮鬍子,臉上還有一個刀疤,相貌猙獰,哼著小曲,大搖大擺的走了過來。突然兩條大狗一躍而起,把他撲倒,不停的撕咬,那人慘叫著、翻滾著,把我嚇的閉上眼睛。不一會兒,那人不叫也不動了,兩條狗把他吃了,吃完便把骨頭叼到兩邊不遠的地方,白花花的人骨頭堆了很高。那兩條狗回來,把地上的血舔乾淨了,又趴在那裏。一會兒又走過來一個人,面目慈善,衣著樸實,手裏拿著念珠。這時我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渾身顫抖,睜大眼睛看著。只見那人越走越近,到了近前,那兩隻大狗卻紋絲不動,像睡著了似的,我想狗一定是吃飽了。過了一會,又走來一人,這人很胖,全身油黑透亮,身上還粘有肉渣子。我靜靜的看著,當那人走到近前時,那兩條狗又突然躍起,把那人扯倒撕咬起來……。

這時陰差問:『看見沒有?』『看見了。』接著就把我帶走了,一會兒就覺得有一股腥臊臭味撲鼻而來,走近一看原來這裏有一個很大很大的血水糞尿池。朦朧之中看見裏邊有很多人,男女老少人頭沉浮,兩手掙扎,只要一張嘴,血水糞尿就灌進嘴裏。這時獄卒看見了我,便指著裏邊的人說:「這些人都是在生為娼,拐賣人口,騙人錢財,貪污強搶,綁架勒索和開設淫穢場所等,你是幹甚麼的?」我不敢吱聲,怕他把我也推進去。

這時陰差又問我看見沒有,我趕緊說『看見了』。說完我們就離開了那裏。又來到了一個地方,只見前邊成排被扒光衣服的人綁在柱子上,地上長滿了紅色的草,我們來到一個又白又胖、肚子很大的被綁著的人跟前,一個頭上長著三個尖的厲鬼,齜著牙拿著一把尖刀站在那裏,看到了我們便用刀拍了拍那人的肚子說『他的腸胃實在是太不乾淨了。』說完將刀插入他的腹內,往下一拉整個肚皮被豁開,腸肚隨之流出,滿地鮮紅腥臭。旁邊有幾隻黑狗互相搶食,腸肚雖出,上邊連著心沒脫離身體,被狗爭搶牽拽,痛苦難當慘不忍睹。嚇的我閉上了眼睛,那人慘叫著昏死過去。陰差問我:「看見了吧,你不是不信報應,想當鬍子嗎?」我說:「看見了,我不當鬍子了!」

說完我們又去了另一個地方,只聽一片淒慘苦叫,牛頭馬面人正在用鐵鉤將一個人嘴撬開,再將舌頭鉤出來,用尖刀將舌頭割斷,鮮血染紅了前胸,就這樣鬼使還不罷休,再用鐵鑽將其兩腮穿透,用絲拴在柱子上,十分慘烈。見此情景,陰差說道:「不信忠言謗佛法難逃陰法制裁,罪有應得,自作自受。」

後來我們又去了一些地方,有挖眼睛的、下油鍋的、挖心的、五車分身的、開水澆手的、鋼針刺嘴的、飢餓的、炮烙的、還有抽煙人要鑽過的四十里煙火洞……。

最後又把我帶回原來的地方,一進門那差官就問「看完了?」嗯。說完他又指著牆上被翻過來的標籤對兩個陰差說:「去把這個人帶過來,讓他也跟著去。」就這樣我和兩個陰差走了好一會來到一家大門口,我一看這不是我們家嗎?難道是我爹到壽了?這時我們就進了院子,只見兩個陰差奔下屋去了。下屋是我們家租的房戶姓潘,我隨著他倆也進了屋,進屋後找個旮旯躲了起來。只見老潘躺在炕上,屋裏不少人,他老伴坐在旁邊。過了一會兒那些人都去睡了,只剩下他老伴還坐在那裏,又過了一會她打瞌睡了。這時一個陰差輕手輕腳的來到老潘的身邊,從懷裏掏出一個小鏡子,對著老潘的身體一晃,就揣在懷裏了。又把手伸到老潘的頭下用力的搬了搬說:「起來,起來下地。」老潘就起來了,下地只穿上一隻鞋,脖子上就被套上了鎖鏈,拽到了一邊。老潘看見我就想和我說話,我就躲著他。這時老潘的老伴醒了,連聲喊著:「老潘、老潘!」睡覺的人被驚醒了,一看不行了,就把他抬下去了。這時人們就忙開了,有燒紙的、有指明路的,不一會陰差牽著老潘拉著我到紙灰旁抓了一把就走了。當走到院心的時候老潘的老伴大哭起來。這時老潘就想回去,兩個陰差一個拽一個用槍把打,就這樣把老潘帶走了。又來到原來那個屋子,差官說:「把他送去吧。」從旁邊又過來兩個陰差把老潘帶走了。這時我才看清楚牆上被翻過來的標籤是老潘的名字。

兩個陰差問:「他怎麼辦?」差官遲疑地說:「看看他還有多長時間的陽壽?」另一個拿過大帳翻了半天說還早著呢。這時我說:「我們家人都吃素修煉,回去我也吃素修煉。」差官笑了說:「你想修煉?人有三個籍冊,「原籍」在天堂為生命的總源,「寄籍」在凡間,「分籍」在此處。人死並非世人故居,所以在世應修道,以返回天堂故鄉!」這時看帳的人說:「讓回去吧!萬一他要修個好人呢?」差官說:「把他送回去吧」你回去不准說。」「是。」就這樣兩個陰差就把我送回來了。這時你三嬸剛做好早飯,我進了屋,一看炕上還躺個男人!心裏就很生氣:我剛不在家幾天,你就招一個男人。我想看看他是誰,就拽著你三嬸的衣角上了炕,剛想看只覺得忽悠一下就明白了,原來是我自己躺在這裏。人生在世為了生活難免會做一些錯事、壞事,想要死後免受地獄之苦只有修煉哪!

他把這段經歷講完後不久的一天早上,就不會說話了。家人莫名其妙,不知他又得了甚麼病,為他四處求醫也治不好。又過了三個多月的一天早上,他會說話了。問他這回又是為甚麼,他說:「還不是因為你,人家不讓說,你非得問,他們又把我抓起去了!受到了嚴厲的懲罰,說我洩露了天機,罰我三個月不會說話。」

他接著說:「為甚麼讓我看這些事呢?咱們家有好幾代人在廟裏吃齋念佛積德行善,只有我心狠手黑甚麼也不信,就讓我看看有沒有神鬼,有沒有報應。」

善良的朋友們,當你有緣看到這個故事的時候,您就會明白為甚麼在歷史上有那麼多古人在一再諄諄教導他們的子孫要行善積德、要與人為善、要返本歸真;告誡世人善惡有報的天理,做了壞事是不可能不還的啊!而現今在社會所流傳的法輪大法正是給今天的人類指明了一條返本歸真的光明大道!是叫人修心向善的正法正道啊!

人身難得,機緣難得。在這歷史的選擇時刻,「人的一念就會定下自己的未來!」但願能有更多的人一心向善,尊重佛法,以免以後受地獄之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