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審江大聯盟」華府成立 首次集會在紐約(圖)

——面對暴行保持沉默 同樣噩運降臨自己身上僅是時間問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0月1日】據大紀元新聞網華盛頓DC報導/「全球公審江澤民大聯盟」9月30日上午在華盛頓DC國家記者俱樂部正式對外宣布成立,其宗旨是「凝聚一切正義力量,揭露江氏所有罪行,把江澤民送上良心、道義和法律的審判台」。目前已經有100多個組織和知名人士加盟。

大聯盟發布會現場

大聯盟的發起人之一李大勇(音)在成立公告中說,江澤民自從就任中共總書記以來,「中華文明與社會道德全面倒退」,「幾乎任何有獨立信仰、獨立人格以及不同見解和要求的個人和較大的群體,包括『六四』學生、下崗工人、宗教信仰、氣功鍛煉、民主人權、新聞媒體、政治異見,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迫害。特別是上億的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遭到了慘絕人寰的『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的殘酷鎮壓。」

李大勇表示,這些「暴行」仍在繼續,雖然他們一直在和平呼籲,但是「中國現有的人大、法院、公安、律師系統迄今無力、無法和無道德勇氣站在職業公正的立場上對江的罪惡實行調查並予以制止。」海外的政府和組織一方面「對江氏邪惡的認識不足」,或受到「經濟和政治的壓力」,因此,「真正將江澤民全面徹底地送上歷史的審判台,需要世界上所有的正義力量都站出來全方位推動。 」

一位支援「全球審江大聯盟」的中國法學教授何東表示,從三反五反、到文革、到六四,中國共產黨最高權力掌握者利用一次次政治運動對中國社會的人心產生了刻骨銘心的負面影響,現在很多人只要看見政治運動的影子,就本能地進行自我保護,或隨波逐流、或蒙頭掙錢享樂、或保持冷漠以圖置身事外,其結果是人們的道德良知越來越泯滅,獨裁者則有了更大的空間以權謀私、為所欲為。

他認為,1999年4.25以來這四年,江澤民正是利用了中國社會五十多年積累的良知危機,通過一場滅絕法輪功的政治運動,對中國社會起到的精神控制作用。迫害對海外華人社會乃至整個人類道德與良知的產生深度破壞效果。鎮壓釋放出的邪惡與恐怖不僅控制了中國,也影響了世界,禍及的範圍之廣是人類社會前所未有的。

何教授認為,現在無論在海內外中西方社會,很多人都已知道迫害的存在和殘酷,如果在一個沒有壓力和利益要挾的環境中,他們都會表示自己反對迫害法輪功;但當他們被威脅說,如果你不和「上邊」保持一致,你就會失去工作、你就要受到名譽損失、你就要被列為「反華勢力」而失去在中國的商機,等等,人們就會改口,任憑人權迫害和信仰迫害的蔓延與繼續,有的人甚至會助紂為虐。這種個人受到的精神傷害和社會的良知損失是無法用數位和金錢計算的。

大聯盟在成立公告中還說:「如果這些罪行繼續下去而得不到制止,如果面對這樣的暴行和對人類良知的公然挑戰而我們保持沉默,同樣的噩運降臨在我們自己的身上僅僅是個時間問題,文明本身的存在將受到最嚴峻的挑戰。」所以,「凝聚一切正義力量,揭露江氏所有罪行,捍衛人的尊嚴和人類文明的價值,把江澤民送上良心、道義和法律的審判台,已經成為我們不可推卸的歷史使命。」

魏京生在發言中表示,大聯盟的成立表明中國人不僅具有寬容的品格,也具有維護正義的勇氣,而懲罰過去的犯罪是為了現在的人能以此為戒。同時,它的現實意義在於它會「警告中共那些迫害老百姓的官員要小心一點,這會約束他們的行為,減輕國內發生的迫害。」最後他說,「時間是站在我們這一邊的,讓我們共同努力。」

中國和平主席唐柏橋先生引用一位著名作家的話說,中國有句俗話叫「官逼民反」,而現在實際的情形是「官逼民死」。中國成為一個高自殺率的國家,是因為底層的人連反抗的權利都被剝奪。

大聯盟籌委會的聯絡人之一何海鷹博士提出,在二戰後,人們根據法西斯的大屠殺暴行提出一種新的罪名,即「群體滅絕罪」。而江澤民所犯下的不僅僅是從肉體上消滅信仰團體和異見人士,而是從根本上摧毀人的尊嚴和人性,這種新的罪行可稱為「良知滅絕罪」。

法輪功學員代表陳剛(音)也在成立大會上發言,講述了他因為堅持「真善忍」信仰而在團河勞教所被關押15個月,受到剝奪睡眠15天,高壓警棍電擊敏感部位以及其他形式的肉體和精神折磨。他曾經被人把頭和腿緊緊地綁在一起,塞到一個矮床底下,上面再用重物壓,使得他的脊柱險些折斷,以至於後來他一連兩個星期不能正常行走。他的這一經歷從側面反映出江澤民對法輪功鎮壓的殘酷性。

何海鷹博士說,目前「審江大聯盟」成立的消息已經傳遞到了中國大陸,他們接到了一些國內的正面反饋,其中包括普通工人和學生。他表示希望大聯盟的消息能傳播得更快更廣,任何一個支援把江澤民送上法庭的人均可參加這個聯盟。

據悉,大聯盟將於10月6日在紐約舉行第一次公眾集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