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女畢業生尋求營救在中國勞教所中遭受非人迫害的母親(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紐約居民袁峰手持因修煉法輪功而遭受中國勞教所非人迫害的母親照片
【明慧網2003年1月6日】據紐約法輪大法信息中心1月5日報導,一位哈佛大學的女畢業生正在美國開展營救其在中國勞教所中遭受非人迫害的母親的活動。

袁峰是許多人稱之為美國夢的典型例子─經過艱苦的奮鬥、在哈佛求學,獲得了充實的生活和在紐約市的職業生涯。

袁峰的母親於本蘭女士則是在中國受迫害的典型─被剝奪了言論自由和信仰自由的所有權利,被中國警察殘酷折磨,及未經審判就被送進勞教所。

在過去的三年中,袁峰把自己的大部份業餘時間都用在爭取和平結束中國[江氏集團]對法輪功的殘暴鎮壓上,現在她正試圖把她母親從迫害中搭救出來。

袁峰是來自16個國家100多名家庭成員中的一員。他們發起的國際救援行動力圖營救那些因修煉法輪功而遭中國[江氏集團]迫害的親屬。

寒微但卻幸福的童年

袁峰是美國公民。她於1970年出生於華中地區。她在一間一居室里長大,由在一家附近醫院當技術員的母親單獨撫養長大。「我記得我和弟弟在樓道裏玩的時候,媽媽卻坐在燈光昏暗的家裏為我們縫製衣服。」袁峰回憶說,「我們的衣服大都是她做的,因為我們買不起。」

袁峰高中畢業後進入了中國著名的清華大學,學習應用物理。兩年後她決定移居美國並在加州理工學院繼續她的學習。畢業後她就讀於哈佛大學並獲得生物物理碩士學位。

母女倆開始修煉法輪功

1996年4月,一個哈佛的同學向她介紹了一種中國古老的修煉和打坐功法:法輪功 。這激起了袁峰的興趣。她回憶說,"我對法輪功的簡單而又博大精深印象非常深刻。"

剛開始修煉不久,幾種困擾袁峰已久的慢性病就不翼而飛了。她還注意到她的工作更有效率,而生活的壓力卻減少了。

袁峰對法輪功非常感興趣,於是她在1997年回到中國參加了在長春舉辦的法輪功心得交流會。她還回家看望了她的母親。

於本蘭女士馬上就注意到了袁峰的巨大變化。"媽媽注意到我不再對家人不耐煩," 袁峰回憶說,"她覺得我更加寬容,能夠傾聽他人。" 袁峰對母親影響很大,後者在1998年初也開始修煉法輪功。

於本蘭女士因以前腿部受傷而行走困難。修煉不久後她的腿不治而癒,行走起來方便多了。她還多次說修煉後她自己感覺變年輕了,看上去也顯得年輕。

和平上訪,拘留和勞教所

1999年7月江XX開始鎮壓法輪功後,於本蘭女士去北京國務院信訪辦公室表達她的關切。她在那裏看到幾個法輪功學員因試圖和平上訪而被逮捕。

1999年10月,她因在天安門廣場和平請願而被拘留15天。2000年7月,於本蘭女士給北京市政府寫信要求停止迫害。寫信幾週後,警察來到她的家告訴她他們想跟她談談。她讓他們進了屋子,警察卻逮捕了她。直到2000年9月10日,她先生才收到昌平勞教所的通知,得知她被關押在那裏並讓他送去更多衣物以備過冬。

活地獄

在水牢裏,被囚者被泡在齊胸深的水中,在黑暗中度過許多天。水很髒,甚至有時是來自下水道的污水。有法輪功學員就在這種情況下被折磨致死。

於本蘭女士在勞教所裏度過了8個月。

在獄中她遭受了身體和精神的雙重折磨。她每天被強迫觀看和閱讀誹謗法輪功的材料。其餘時間她要參加繁重的勞動,夜裏只能睡五個小時。根據袁峰從中國得到的消息,於本蘭女士多次遭到酷刑折磨,比如被剝光衣服拋進糞坑或長時間泡在污水中,被電棒電擊等等。

於本蘭女士被釋放後,袁峰曾給她打過電話。但他們的對話卻非常簡略,因為於女士的電話被警察錄音。"我可以聽得出,警察把她逼到了人類可以忍受的極限。"袁峰說,"造成的傷害不可想像"。

她媽媽告訴她該勞教所中關押了69名法輪功學員。

未經審判被判兩年勞教

釋放後於本蘭女士不願放棄她的信仰,繼續在家中煉法輪功。2002年9月中秋節前的一天,幾個警察來到她家。她問他們是否有搜查證,他們說沒有,因此她不讓他們進門。警察強行闖進她的房間,抄了她的家並把她帶走。在搜查她的房間時他們找到了法輪功書籍和磁帶。

於女士被帶到房山縣公安局。僅因為她家裏有法輪功材料,她就被判處兩年勞教和再教育。自判刑後,她的丈夫只見過她一面。

堅定不移和平請願

自從1999年7月鎮壓開始,袁峰就受到中國人的跟蹤和監視,她確信那些人來自中國駐紐約領事館。她的電話也經常被竊聽,並收到過多次威脅電話。

"他們害怕我讓世界知道他們如何虐待我媽媽和成千上萬在中國和她一樣的人們"。袁峰說。"他們害怕。他們應該害怕,因為我無所畏懼。我將告訴世界他們怎樣對待我的母親。我確信,正義最終必勝。"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