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大法換新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月6日】我姓許,是個體戶,我從小就患有頭痛病,夏天經常昏倒,小學就休學看病,還有腎炎,身體經常浮腫,飲食都得控制。因經常吃西藥我患有胃炎,神經末梢炎,風濕性關節炎。到1987年我又得了腦血管痙攣,左面頭痛,右半臉硬,右眼閉不上,右半身不好使,到醫院檢查說腦血栓,整天打脈通,輸通血管的藥,一星期藥身體不吸收,全身浮腫。

治不了就來到北京,下火車四肢也靈活了。頭也不疼了,去醫院檢查說腦血管痙攣。回去後一切又恢復病的原樣,幾年裏醫藥費高達近兩萬元,也沒把病治好。有病亂投醫。醫院看不好了我又找巫婆看,她說讓我出馬看病,要不給人看病就供養狐黃蛇的牌位也行。這樣做了我四肢能走了,但效果不大。

我住院同病房的家屬講,信佛能保祐你病好,我就去廟裏拜佛皈依。初一、十五燒香擺供,心特別誠,因為到日子不燒香病就重,也不見很好的效果。95年家搬到北京,在親戚的幫助下開了一間乾洗店,幹活勞累,又全身的病痛,整年的吃藥不斷,早晚吃中藥,白天吃西藥,靠止痛藥、消炎藥頂著,止痛藥吃多了胃痛的直冒冷汗,上下樓經常昏倒,真使我苦不堪言。經常以淚洗面。

1997年6月8日,我昏倒被送進醫院,經醫生檢查糖尿病4個加號,同住院病房裏一個大媽的女兒,叫趙姐(法輪功學員,現因不放棄修煉,被逼迫流離失所)。當時她拿《轉法輪》叫我看,我頭暈不能看,趙姐又拿講法帶給我聽,錄音中師父運用通俗的語言,使人易於接受,那深奧的哲理、精闢的論述,讓我明白了多年想要明白而又不得其解的許多問題。

當時我一邊哭一邊聽,心想:「老師這不是說我呢嗎?」我的人生觀發生了很大轉變。幾天下來我聽了兩遍,我的雙腿腫了九年不腫了,頭也不痛了,渾身有使不完的勁。我懂得了真正做人的目的是"返本歸真",得真正修煉自己的內心才能做到。聽第三遍時我渾身發冷,像得了重感冒一樣難受。我出院回家了,我知道師父給我淨化身體呢!師父在《轉法輪》中講:"有的人會感到全身發冷,像得了重感冒一樣,可能骨頭都得疼。"我正是這樣的感覺。師父還說:"你越難受的時候說明物極必反,你整個身體要淨化了,必須全部淨化了。病根已經摘掉了,就剩這點黑氣讓它自己往出冒,讓你承受那麼一點難,遭一點罪,你一點不承受這是不行的。"(轉法輪第78.79頁)通過學法我明白了這是病業,是我生生世世欠下的業力,那麼大的業力都被師父消下去了,身體上只是承受一點點。我打電話找趙姐教我煉功,我抱輪時就看到金光閃閃的佛像,趙姐放教功帶看:一模一樣的佛像。我五套功法學會就天天煉。我照常工作,連續7、8天不吃東西,各種病都返出來了。白天不影響工作,晚上蹲在廁所裏出不來,師父給我淨化內臟。在疼痛不支的時候,我就默念老師的話:「難忍能忍,難行能行!」真是奇蹟,我這個一有病就吃藥的藥簍子,這次一粒藥沒吃,竟康復了。馬上感覺一身輕,上樓就像有人推,兩級兩級上也不知累。

學法煉功3個月時,一天早上3點半,我起床煉靜功時,耳朵嗡嗡的響,頭發暈,我以為是14歲時得的眩暈病症返出來了,我就倒在床上,頭響個不停,心裏很難受,我閉著眼睛心裏叫李洪志大師給我消業,不斷地重複著,迷迷糊糊地看著一條黃狐狸,一條黃鼠狼,一條又粗又長的大蛇從我的頭部出來。我流淚了,心裏知道是師父給我淨出的附體(當時求巫婆求來的)。我繼續打坐看到師父閃閃發光,從這以後一身輕,沒病了。

自我學法煉功以後,一次次考驗接連而來。

1997年我經歷了一次親情的考驗:97年9月的一天,我外甥女騎自行車從我門前路過,迎面來了一輛裝滿一車磚的四輪車,車為躲閃別的汽車,拐到路邊,他看到前面有騎車人,就想踩剎車,可是情急慌亂中卻踩了油門。結果一下把我外甥女給撞倒了。四輪車就從我的外甥女身上、自行車上壓過去了。自行車壓成了船形,車輪兩頭翹著,中間大樑也彎了。路邊的人看到都說這女孩完了,但看到我外甥女從車底下爬出來,從車底下摸起掉的一隻鞋穿在腳上。鄰居們抱起她就往醫院跑,我跑過去說煉功人沒事,(我病好了,親戚、朋友知道了就都煉功。)外甥女也是煉功人,我看她嚇的臉色白了,有一顆門牙撞掉了,但沒出血,一左胳膊和左腿上有車轂轤印,其它都沒事。我和孩子說我們煉功人,有師父在管著我們沒事,哪也沒撞壞,你還了一條命債。

警察也趕上,沒收那個司機的駕駛證,人們都說到醫院看看,一個女孩子有事怎麼辦,我也起了常人心,姐姐把孩子交給我,一旦有事我擔不起,於是就去醫院查看,補了一顆牙外甚麼都沒事。司機當時嚇壞了,看沒事才不慌了,醫療費200元,又給外甥女買了自行車,我給司機洪法送他一套大法的書,我從警察那要回駕駛本還給司機。我和警察、司機、和在場的人說,我們師父叫我們做好人,時時處處為別人著想的人,司機他不是有意的,做人都不容易叫他走吧。警察說您真好,人們都說現在這麼好的人有幾個,司機說謝謝大姐,我笑著說是師父叫我這麼做的。要謝就謝謝我師父。人走以後檢查自己還是有沒做好的地方,我也沒過好親情關。這件事使我感到師父的偉大和慈悲,師父絕不會讓任何一個真正修煉的弟子出現生命危險,又利用一切機會去掉我們的常人的執著心。提高我們的心性和悟性。

一次一位顧客洗一套軍服,寫的單位是二炮,洗衣時發現衣兜裏有300多元現金,2000多元發票,我如數退還,這人為了表示答謝,買了一箱蘋果,工人推辭不掉收下了。我是煉功人,要守德,於是我買了300雙鞋墊想還給他,一打聽不知哪個部的,二炮大又不知叫甚麼名。工商所舉辦擁軍擁屬活動,借此機會300雙鞋墊拿去做了慰問品了。

我在煉功後顧客衣兜裏的錢、票據、駕駛證,都如數交給顧客。衣服有壞的地方都免費給縫補,贏得顧客、工商的好評,連年被評為北京市先進標兵,縣先進個體戶工商戶。通過學法修煉,我知道無論是身體上承受的病業,還是心性上遇到的磨擦,都是修煉人要過的關,每過一關都是提高。在修煉的路上遇到過關時,時時刻刻用大法衡量,用善、用修成的一面抑制人的惡的一面,就能闖過去。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