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1月15日大陸綜合消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月15日】
  • 遼寧新賓縣法院職工商勇被海南省海口市新華區法院非法重判8年

  • 「610」 恐怖機構又發新的犯罪文件:春節期間將撥款迫害大法弟子

  • 萬家勞教所暴行:吊起來之後用10多個電棍同時電

  • 哈爾濱公安花巨資購入電腦監控設備

  • 遼寧省撫順市教養院惡警毒打大法弟子

  • 大法弟子李靜被遼寧省興城市古城派出所劫持到馬三家教養院

  • 黑龍江蘭西大法弟子趙明春已失蹤近三年

  • 甘肅省天水市甘谷縣大法弟子張彩琴被綁架

  • 山東聊城師範學院政治系97級學生李鵬被劫持

  • 哈爾濱市動力區大法弟子黃明、周蕾被劫持在萬家勞教所

  • 內蒙古海拉爾市惡警綁架大法弟子楊繼堂、楊波父子

  • 遼寧省阜新地區惡警綁架大法弟子

  • 當心惡警破壞大法資料點的另一招數

  • 河南省南陽地區猶大惡行錄

  • 遼寧新賓縣法院職工商勇被海南省海口市新華區法院非法重判8年

    遼寧省撫順市新賓縣大法弟子商勇,男,42歲,原工作單位為新賓縣人民法院。因多次進京上訪,堅定大法,99年被開除公職並被非法勞教三年。2000年底,商勇再次進京上訪,後被迫流離失所,並一直堅持向世人講大法真相。2001年9月中旬在海南省海口市被惡警綁架,關押在海南省海口市秀英區第二看守所,遭受迫害長達一年之久。2002年8月22日,海南省海口市新華區人民法院將其秘密非法重判有期徒刑8年,現已送往海南省瓊山市府城三公里少年管教所。

    呼籲國際各界正義善良人士給以關注!


    「610」 恐怖機構又發新的犯罪文件:春節期間將撥款迫害大法弟子

    「610」 恐怖組織1月6日又發新的紅頭文件,春節期間將撥款迫害大法弟子,由當地財政開支補足金額。各單位組織610班子,查找大法弟子,抓到洗腦班迫害。還專門布置特務(有獎金)跟蹤大法弟子找資料點;各單位所謂「一幫一」,一個大法弟子被一個XX黨員包管。還有甚麼儀器、控制天線查找印刷點……。還有甚麼處分系列、還有猶大的獎金等等,抓捕流離失所大法弟子。


    萬家勞教所暴行:吊起來之後用10多個電棍同時電

    哈爾濱萬家勞教所自2002年7月25日以來,調動了大量的男幹警,採用非人的高壓手段強迫法輪功學員寫「三書」。惡警先逼迫大法學員蹲著,有時蹲到半夜12點才讓睡覺,它們還利用刑事犯充當打手來迫害大法弟子,被逼蹲著的大法弟子動一點兒它們就打、罵,最後給上大掛,吊起來之後用10多個電棍同時電,試圖強迫大法學員背叛信仰。惡警還每天強迫大法學員聽、讀、寫污衊大法的材料,然後讓答卷,不按它們的標準答就殘酷地迫害。被非法關押在萬家的大法弟子每天都受著精神折磨及肉體的迫害,有很多大法學員非法勞教到期也不放,又被無理加期。超期關押的大法學員有:張淑芹、程文婷、於國榮、孔祥平、王淑榮、呂會文、孫立芝、周華、曹連弟、曹玉娥等人。


    哈爾濱公安花巨資購入電腦監控設備

    據可靠消息,哈爾濱市公安局花巨資購買監控電腦的設備,對全市所有普通百姓家的電腦實施監控,對發現下載有關法輪大法信息的居民實行非常手段。希望廣大同修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的邪惡。


    遼寧省撫順市教養院惡警毒打大法弟子

    撫順市武家堡教養院惡警大隊長吳偉在一次會上對大法學員說:「我要和你們交朋友,心交心,以前打過你們、罵過你們,多多原諒,以後再不出現打罵的行為等等。」多麼好聽的語言。沒過幾天,在2002年12月31日上午,侯勇、郭勝偉為主犯,吳偉、龍偉、內勤姓徐的警察,這五個惡警對著大法弟子王玉祥無故的痛打,用電棍電擊頭部,長達20多分鐘。緊接著又弄到走廊裏逼他練走步,進行侮辱。三天過去了,王玉祥還在頭暈嘔吐。

    呼籲世界人權組織,一切正義善良的人們趕快制止中共江氏集團的犯罪。


    大法弟子李靜被遼寧省興城市古城派出所劫持到馬三家教養院

    2003年1月9日晚9時左右,遼寧省興城市古城派出所惡警敲大法弟子李靜家的門,李靜沒開門。惡警翻牆入院,撬開窗戶,把李靜非法綁架到古城派出所。這時李靜出現抽搐,而毫無人性的惡警竟在凌晨3時左右把李靜送至馬三家教養院。望見到此消息的大法弟子齊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的一切邪惡,助李靜早日回到正法中來。


    黑龍江蘭西大法弟子趙明春已失蹤近三年

    大法弟子趙明春(劉永娟),黑龍江省蘭西人,99年被捕。一年後放了出來,不久又被抓,送到齊齊哈爾某勞教所後下落不明。有消息說在哈爾濱女子監獄,但沒有證實。已近三年無準確消息,家人都急壞了。請幫助查尋,並請知情者發布消息。


    甘肅省天水市甘谷縣大法弟子張彩琴被綁架

    2002年12月下旬,大法弟子張彩琴在家中護理有病的老母親時被甘谷縣公安局惡警強行非法綁架;善良的老人因這突然災難的降臨,在恐懼中近日含冤而逝。

    在這裏正告甘谷惡警:不要再跟隨江羅流氓集團迫害善良的好人,趕快懸崖勒馬;否則到法正人間時,地獄中層層被滅盡的痛苦是永無終盡的。


    山東聊城師範學院政治系97級學生李鵬被劫持

    李鵬,女,22歲,山東省聊城市東昌府區大法弟子,聊城師範學院政治系97級學生。99年7.20因進京上訪,被遣送原籍後非法關押多日。因其父母多方營救,終被無條件釋放。但惡警從此對其全方面監控,雖然如此,她仍堅持在校講真相、發放真相材料,被學校學生舉報而被抓,後因身體出現嚴重病況,改為在家軟禁。就在惡警企圖秘密送其去勞教所前,她機智走脫,後一直流離失所。2002年10月底,在與其父見面時被跟蹤,大概在第二天被劫持回聊城,關押地點不明(估計在聊城市公安局洗腦班的可能性較大,堅決不放棄修煉的大法弟子一般情況都被關押在此)。望國內外正義、善良的人們給予關注和幫助,望見此消息的大法弟子以正念助其早日堂堂正正地走出來。

    聊城市公安局總機:(0635)8432106
    地址:聊城市西環路交警大廈(郵編:252000)
    聊城市東昌府區公安局地址:聊城市柳園南路54號
    局長:付強,電話:(0635)8221190(辦)
    政保科科長:白岩崗,電話:(0635)8215493(辦)
    刑警大隊電話:(0635)8225445(辦),地址:聊城市龍山南路86號
    聊城師範學院總機:(0635)8238113


    哈爾濱市動力區大法弟子黃明、周蕾被劫持在萬家勞教所

    哈爾濱市動力區大法弟子黃明、周蕾2002年8、9月間在安樂街一帶講真相時被惡人跟蹤,被綁架到哈平派出所,現被關在邪惡的萬家勞教所。動力區大法弟子張學忍被非法關押在動力看守所,情況不明。


    內蒙古海拉爾市惡警綁架大法弟子楊繼堂、楊波父子

    2002年7月29日早6時許,內蒙古海拉爾市惡警突然闖進大法弟子楊繼堂家中,在沒有任何符合法律手續情況下非法抄家,並綁架了大法弟子楊繼堂、楊波父子至今。望見此消息的海拉爾市同修正點齊發正念,清除邪惡。

    同時正告海拉爾市公安局,610辦公室的邪惡之徒們:邪惡之首江澤民在不久即將被推上歷史的審判台。你們不要再助紂為虐,成為千古罪人。立即釋放所有被非法關押在海拉爾的大法弟子。


    遼寧省阜新地區惡警綁架大法弟子

    2003年1月12日在遼寧省阜新一建築工地14名大法弟子在工作休息時被阜新惡警綁架。其中一名大法弟子正念走脫,13名大法弟子下落不明。望知道此消息的大法弟子發正念清除阜新地區操縱另外空間的一切邪惡因素,發正念幫助大法弟子正念走出邪惡的環境。同時希望大法弟子學好法,清醒理智,智慧的做好正法修煉、救度眾生的每一件事。


    當心惡警破壞大法資料點的另一招數

    現發現近期從遼寧地區的教養院回來一些大法學員,經過證實有個別人被惡警所利用,在所在地區四處打探流離失所的大法弟子及資料點。望所有大法弟子理智、清醒的識破邪惡的伎倆,正念清除邪惡的舊勢力的安排。並且在外流離失所的且做重要工作的大法弟子要注意,要冷靜、理智、清醒做好自己該做的。


    河南省南陽地區猶大惡行錄

    河南省南陽市「610」恐怖組織和南陽政法委在政法幹校院內建一洗腦基地,門口有保安把守。十六大期間瘋狂綁架大法弟子進洗腦班,已經劫持十多名大法弟子。惡警利用猶大作惡,猶大付進擔任洗腦班校長,猶大王廣中擔任主講,另有其它幾名猶大配合,散布自欺欺人的謊言。

    猶大楊世梅,河南省南陽地區方城縣人,原任宗教局副局長,因修煉大法被非法判刑,送河南省新鄉監獄,在監獄內被邪惡洗腦。2002年10月份釋放回家後,到處散布自欺欺人的謊言,助紂為虐,破壞大法。希望方城縣同修不要受她迷惑,要處處以法為師,重視發正念,走正自己的路。

    猶大楊友新,男,30多歲,曾被非法關押在尚莊看守所。在看守所接受洗腦後,走到了大法的對立面,和「610」恐怖組織串通一氣,出壞主意迫害正法弟子,經常出入各地邪惡洗腦班,助紂為虐。

    猶大付進,女,30歲左右,南陽油田人,曾被非法關押在尚莊看守所。此人已徹底背叛真善忍,善於偽裝欺騙大法學員,被610恐怖組織操縱在洗腦班裏助紂為虐。

    猶大紀長秀夫妻兩人,她女婿開車,帶著他們到處散布自欺欺人的謊言,迷惑學員。

    這些猶大猖狂作惡,矇蔽眾生,助紂為虐,給南陽眾生帶來災難,嚴重的破壞了大法。希望大法學員不要被其迷惑或欺騙,要處處以法為師,走正自己的路。也正告這些亂法猶大,在法正人間即將來臨之際,趕快猛醒。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希望你們能及早懸崖勒馬,不要再助紂為虐,不要再成為破壞法的邪魔爛鬼。請你們不要再放棄這最後的機會了,不要再選擇自我淘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