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定法理 排除人理的干擾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9月9日】在正法過程中,我發現有很多同修還是不能完完全全地從法理上看問題,在邪惡瘋狂迫害時,總是不自覺地把人類千百年來形成的經驗、教訓、思維方式及觀念加入正法修煉中。迫害一來時,完全失去了本性的正覺,而用人的一面去對待與思維。如果不改變這一狀態,就是沒有完全走出人的觀念束縛,沒有從人中真正走出來,而是把人的東西加入修煉中,始終處於魔難之中,處於被動狀態,徘徊於人向神的過渡階段而衝不過去。主要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1、沒有認清這是邪惡對人的迫害,而不是人對人的迫害。

有的同修雖然嘴上講著「邪惡迫害」,可是並沒有從理性上分清甚麼是邪惡迫害。其實,在這場迫害中,人只是被邪惡操縱的工具,是木偶,是三界內的低級邪惡生命直接操縱人對人的迫害,不是人要想迫害人,人沒有那個本事,是另外空間的邪惡舊勢力想迫害人,因為師父說:「一個常人在修煉人面前他是非常脆弱的。今天的人實際上是受了不同層次這套舊勢力系統安排下來的魔難,人被不同層次的舊勢力控制著,所以它們才變得非常強硬,它們才敢對修煉的人如何如何,它們才敢對大法不敬。」(《導航﹒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

所以看著是惡警或邪惡之徒想迫害我們,其實是他們背後的邪惡生命想要迫害我們。

有的同修問我,你是從監獄出來的,有沒有人監視你。我說:「人的監視只是形式,其實,另外空間的邪惡在監視著每一個大法弟子的言行,因為你有人心在,所以才被迫害,就像人生病一樣,人的監視、監聽只是外因觸發,而病業(人心)是導致人得病的真正原因。你沒有病業(人心)就不得病,而人的表面形式對你不起作用。」

2、被迫害的原因是心有漏,而不是人做的事有漏。

邪惡與舊勢力迫害我們的原因是我們心有漏,而不是人有漏,不是留下指紋、被監聽等才被迫害。師父說:「其實邪惡所幹的一切都是在你們還沒放下的執著與怕心中下手。」(《去掉最後的執著》)「就怕弟子自己心裏不穩,這樣的執著,那樣的怕心,舊勢力看見了就會抓住有漏之心迫害。」(《北美巡迴講法》)而師父讓我們學好法,並且「那麼針對這種情況,大法弟子走正自己,儘量不叫邪惡與舊勢力鑽空子,堅定正念就是最好的辦法。」(《在2002年波士頓法會上的講法》)師父說:「修煉我們這一法門,只要你心性把握得住,一正壓百邪,你不會出現任何問題。」(《轉法輪》)「你們自己做正的時候,師父甚麼都能為你們做。」(《北美巡迴講法》)所以並不是依賴甚麼安全,否則,在正法前,我們是否都要學習一下反偵探?

我並不是說不注重人表面的安全,這也是理智與圓融的體現,而是站在甚麼基點上看問題,用人的辦法對待安全始終不安全,關鍵我們是修煉,不是人的甚麼地下工作,師父要的是我們向善的心,心到位是其它一切到位的關鍵。

3、不堅信法中講的真相,而被人的表面假象帶動。

師父的法講出的是宇宙的真相,揭示了這場迫害的本來面目與本質。而人類表面的動態都是假象,有許多同修不從師父的法去看這場迫害的真相,那麼就很難從人中走出來,也無法參與正法與正法修煉。

現在的邪惡與爛鬼已經所剩無幾,而且只是在局部行惡,大法弟子一立掌它們就逃了,邪惡又怎麼敢到大法弟子身邊呢?而往往被目前這場迫害的假象所迷惑,用常人的觀點去看問題,人心浮動,就使有的同修被迫害。

前幾日,惡警到幾位大法弟子家,讓這幾位法輪功學員去派出所,來勢洶洶。當時,他們有人心在,怕抓被迫離家出走。在一起切磋後,悟到:正法弟子是正神,我們就是除邪惡的,怎能叫邪惡嚇走,只能它們怕我們,我們一立掌它們就嚇跑了,不應走,應回家。結果,回家後,邪惡真的沒敢動他們,如果只是從當時人這一面的情況來看,肯定是要被抓走的。

我想,我們在正法修煉中,應多學法,腦中多裝法,堅定法理,排除人理的干擾,看問題以法理為指導,在法上談法、認識法,思維動念都是在法上的念,那麼,才能做到金剛不動,大自在,更如意自在地救度眾生,助師正法。

層次有限,個人粗淺認識,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