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女子勞教所惡警折磨、凌辱大法弟子的事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9月23日】我是非法被抓被關的,2001年法院下起訴書時已經超過法律規定的程序時間,三個多月後撤案。家人找法院要求無罪放人。但法官對我家人說:「我們是準備無罪放人,可是公安局的不同意。」就這樣我又被關押在看守所裏幾個月。有一天幹警拿著釋放書(當時我也拿過來看過),告訴我今天被無罪釋放,當時全倉的人都為我歡呼。可是當我走到門口幹警又拿出一份勞教書。這前後也就是幾分鐘的事情。當時看守所所長也被搞糊塗了,生氣地問:「你們到底是釋放人還是勞教人,怎麼能這樣胡來呢?」這件事情又一次暴露了中國執法的公安機關無視國家法律,為所欲為地迫害大法弟子。

2001年7、8、9月,在海南女子勞教所裏,大法學員堅強不屈,惡警就幾乎每天都打人、折磨大法學員,或者唆使犯罪人員打大法弟子,都是往死裏打。5月的一個夜晚,睡覺時有大法學員起來坐在床上,立即有一大幫幹警,大多數為男幹警,衝進倉室把該大法學員從兩層的床上拽下來,拖出門外。為了封鎖、掩蓋他們的罪行,他們還不准其他學員看,連看的學員也要被拖走,挨打。十幾個學員被強迫拉起用繩子綁住全身站著不給坐,不許睡覺,不許洗澡,惡警還毒打大法學員,這樣連續折磨學員幾天幾夜,有的學員被打得連路都走不了。9月有許多學員抵制惡警,有兩個惡警專門打人。有很多學員被打得昏倒在地上,有位叫徐建梅的學員被打得腳趾甲蓋都飛了,當場流了許多血。有七、八個學員拒絕穿所裏的獄服,惡警就命令罪犯扒光了這幾位學員的衣服,只穿內衣內褲,同時把她們綁在窗子上。當時從外邊送貨進來的做紙生意的老闆是個男的,看到了這個情形覺得奇怪,就問幹警這是怎麼了,惡警不理他,趕快叫勞教人員拿紙箱圍住,怕讓人看見。學員的手時刻被繩子捆著,這樣一直持續了好幾天。

不屈服於惡警的無理要求就被強制不讓親人接見,有的大法學員兩年了也沒給接見過,有的親人被逼著罵了李老師才給接見,連小孩都不放過,孩子不罵就不給見父母。有位大法學員名叫王舒予被非法判處勞教三年。她父母去了好幾次,老人家從很遠的農村來見見自己的女兒,惡警就是不允許。就這樣一個好端端、健康的人,精神上受到極大的折磨,身體一下子瘦了三十斤,精神也變的恍惚。有一個叫王海芳的學員有一個孩子,十七、八歲的小伙子,每次來看望母親都被拒絕,精神上受到極大的打擊。有一次他爬上接見室旁一座很高的水塔,說:「今天你們再不讓我接見我的媽媽,我就跳下去。」有位學員一天用拖把做宿舍衛生,姓韓的惡警看見就問為甚麼不用布做衛生,學員回答說:「拖把和布不是一樣的嗎?」就這麼一句話,韓惡警說他頂撞她,罰她延長勞教期十天。我也被非法延期有半年以上。

惡警把大法學員拉到一個屋子裏,門窗緊閉。二十四小時內每兩小時輪一個班,連續地折磨,不給睡覺,不給洗澡,並揚言說一天不轉化就一天不能走出這個房間。

上面描述的事情都是我親眼所見,親身經歷的事實。同時我在這嚴正聲明我在野蠻折磨下所說所寫的一切作廢,我仍然要堅修大法,重新走上正法、救度世人之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