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一切我之所有,為天下芸芸眾生」──憶同修王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9月13日】讀今日明慧驚聞北京大法弟子王潺被山東惡警殘酷迫害致死,心裏十分難受。願在此和同修們分享一點王潺的修煉故事以共勉,並表悼念之心!

1999年,江氏政府開始迫害法輪功不久,就全面封鎖海外法輪大法網站,並開始對網路進行嚴密的監控,使得中國大陸的法輪功學員很難得到海外法輪大法的消息。大約是1999年9或10月間,有位學員告訴我一位在北京的大法弟子希望能及時看到明慧網和大法的消息,請我幫助他。我答應說沒問題,於是學員告訴我北京的弟子叫王潺,並給了我王潺的電子郵件。我很快和王潺聯繫上了。

從迫害一開始,王潺就積極地走出來投入到揭露邪惡講清真相的正法洪流中。他意識到自己隨時都有被惡警逮捕的危險,他在99年11月給我的電子郵件說:「我可能很快失去自由,我們將在不同的地方,用不同的方式正法。」但他毫不畏懼,經常出入天安門廣場,接待外地來京上訪的學員。他的妻子因修煉大法於1999年底被關押。他曾向銀行系統的各級領導寫公開信,表明政府鎮壓法輪功是錯誤行為,並在明慧網發表。大約2000年初,因為堅持修煉,他被單位開除失去了工作。沒多久,警察就開始追捕他。他憑著在大法中修出的智慧,一次又一次地脫險。出於安全的原因,我很少問他在做甚麼。但從他托我轉給明慧網的修煉體會、揭露迫害的報導中,我知道他做了很多工作。

他給我觸動最深的是,在險惡困難的環境下,他還時時想到其他學員。有一次他給我的電子郵件中說:「你們海外學員修煉起來更不容易。在國內險惡的環境讓我們不得不放棄那些人中的東西,而你們在這相對寬鬆的環境下,有些執著心可能更難體察到。」他的這句話常常提醒我。

出於安全的原因,我幾乎不和任何學員交流關於王潺的故事。他曾寫過幾篇很好的修煉體會在明慧發表。他給我的電子郵件大部份都丟失了,從僅剩的幾次通信,可以了解一點王潺的修煉故事。

以下是王潺給我的部份電子郵件通信。

第1封信
日期: 1999年11月5日
尊敬的朋友:
我可能很快失去自由,我們將在不同的地方,用不同的方式正法。
希望能有一天見到你。

我家電話:010-82072067
工作電話:010-62323447,62323446

請轉告功友們,生死對修煉者算不了甚麼,關鍵是堅修大法的心不動,一切行動要以善為本,事事為大法著想,用大法衡量自己的行為,正念一出,就知道如何去做。

王潺
1999年11月5日

***********

第2封信
日期: 2001年4月9日

謝謝你給我回信。請你給我訂閱明慧,用信箱:……

國內弟子現在是很困難,但是我可以告訴你我個人所看到的,真修弟子越來越成熟了,堅定大法是絕對不會變的。

我現在只能在街上的網吧上網,其中有很多限制。3月份,我租住的地方被惡警「圍困」,設法擺脫後,我丟失了我的東西,現在是一個人!我妻子99年12月被抓後被洗了腦,現在還在監禁中,但是出現了嚴重的「神志不清」。我更感到修煉是嚴肅的!

國外弟子表現的很好,有效的抑制了邪惡,我們說聲:謝謝!同時我們再說一聲:國內弟子需要你們,願你們做的更好!

邪惡的安排是不能認可的,我們決不認同迫害。讓我們做的更好。我們真修的大法弟子都能放下根本的執著、走出人來的那一天,就是邪惡滅亡的時候。我認為,邪惡能持續多久,主要取決於大法弟子們的修煉情況,而不是它們的安排。我們要放下對一切的執著,包括對時間的執著,但是我們不能有絲毫允許邪惡存在的思想。我們要有現在就清除邪惡的決心和信心,我們同時又要有為整體的需要而付出我們的畢生的堅強和慈悲。

我們的師父為眾生承受著實質上的一切,我覺得我們應該做師父合格的弟子,而不要做讓師父等待的弟子,即使這樣,我們也愧對於師父了!

時間有限,暫時到此。

問某某某好,也向其他同修問好。
2001年4月9日

***********

第3封信
日期: 2001年5月10日

同修:
你好!謝謝你給我發來的文件。

就在4月29日,在我和另一位大法學員一起在網吧上機時,被惡人注意,我設法走脫。而一起去的學員被帶走了。當時我的心態不對,只想到自己擺脫邪惡,沒有用正念正視惡人,事後想起來,當時完全可以制止惡人,卻由於自己的執著心,給了邪惡可乘之機,那位被帶走的學員至今沒有消息!一想到此事我就羞愧萬分,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同修。由此我看到了我的不足,要修的執著無一漏才行啊!我只能把此事作為勇猛精進的動力,加倍彌補。

現在,一些中小城市的部份大法學員,很難得到明慧網的資料,印刷真相材料就更困難了,但大家都在盡力做著,一些網吧無法訪問國外網站,而設法繞過封鎖的訪問經常受到干擾,訂閱的信箱經常被「跟蹤」。我現在不在北京,我在一個中等城市找了一個落腳的地方,購置了簡單的機器設備,我把製作的資料提供給另一個小城市的大法學員。

我知道,要想不出麻煩,只有在心性上下工夫,用正念鏟除和抑制邪惡,而且我多次擺脫邪惡,都是我堅決的不讓邪惡得逞。但是,我還沒有修到事事為了別人著想,還很自私,前面所提到的事使我正面看到了我還沒修掉的自私的醜陋,但是無論如何,我的主元神是明白的,堅決去掉和清理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敗壞的物質因素,不管它是外部的,還是自身的。因為這一段我在此問題上還有待提高,我決不會給邪惡可乘之機。

你和張xx近來可好麼?有空時談一談。我現在表面上看有點苦,但我很幸福,因為我在大法中修煉,因為我在變的越來越好。另外xxx那裏我以後合適的時候再去,也許很快,也許再等等,因為我差不多一直是一個人,還沒有把事情做的更好。

向國外同修問好!
合十

老王 2001年5月10日晚

***********

第4封信
日期: 2001年5月26日

一些狀態已經發生了變化,我們現在要緊跟正法的步伐,用正念清除邪惡,要通過主動運用一個修煉者所具有的能力去正法,而不是完全依靠人的辦法避開邪惡!我理解「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狀態修煉」是大法圓融的表現,也是救度世人的需要,而要達到清除邪惡,必須用修煉者神的一面正法。

合十

2001年5月26

***********

第5封信
日期: 2001年7月1日

XX,
你好,很高興又能和你聯繫上。前一段時間由於我不能及時上網,又加之我被「網絡盜賊」干擾,頻繁更換郵箱,致使聯繫中斷。現在我知道了要用神的一面排除干擾,希望能和你保持聯繫。我可能還會更換郵箱,但都會及時通知你,這樣做可能會使你費心記住,希望你能理解。

我現在正在準備用真相廣播洪法,已經作了設備上的準備,還差錄音資料,已準備自己錄製,但為了效果更好,請你能否把一些明慧作好的錄音資料給我發來,

一切是那麼的艱難,一切又是那麼的偉大,可歌可泣,生逢在宇宙如此偉大而關鍵的時期,能在大法中修煉,成為建立新宇宙的開拓者,生命終於找到了存在的意義和歸宿,人間的得失已不在心上,而人間的一切所有,都是我們助師正法的條件,決不允許邪惡勢力破壞,用一切我之所有,為天下芸芸眾生,也許這才是更高的捨吧!願與您共勉。

一直沒有某某某的消息,請代我問候她。

XXX(王潺的化名) 2001年7月1日

***********

第6封信
日期: 2001年7月10日

XX:
你好,因忙於給獄中同修用高音喇叭傳送師父新經文和大法真相,差不多有一星期沒有上網,7月8日凌晨,終於在兩個看守所的上空響起了洪亮的宇宙之聲。修煉過程的實踐告訴我們,所有我們認為難以做到的事,其實是因為我們後天的觀念在阻礙,放下一切執著後,理智、智慧和慈悲就會充份發揮出來,就是無所不能的。

我能想像到國外大法弟子的正法任務和行動有多麼難,因為你們在相對和平的環境中,要求就更高,同時由於你們還有正常的工作與生活,所以後天觀念的阻礙也就更大。……許多的牽掛時時刻刻纏著你們,而你們的正法任務又那麼重,你們更難啊!

請你們放心,我們國內大法弟子一定能堅持到最後,這不是豪言壯語,而是真實的存在和事實,用我們的全部力量和能力,做我們應該做的,我們全體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我們將共同走向圓滿。

XXX(王潺的化名)
2001年7月10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