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省馬三家集中營把多名大法弟子迫害致精神失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9月12日】我是三月二十一日被綁架到馬三家,直接送到一樓的嚴管班,當時的嚴管班關著很多絕食抗議的大法弟子,和堅決抵制迫害的大法弟子,也有一些被迫害致精神失常的。迫害致精神失常的當時少說也有六七個,有一個只說「我要回家,我愛我家」,這是那個大連來的,還有一個「我想我媽,讓我回家」,這個是一分隊的(一大隊的),還有其它分隊的我叫不上來名。

下面我就把我在馬三家親眼目睹一個好端端的人怎樣被迫害到精神失常的經過說一下。她叫齊振榮,是本溪市懷陰縣人,3月24日由鄰室轉到我們室的,她99年被綁架入所,2001年絕食78天生命垂危被送回家的。後來到北京請願,再次被綁架,已經絕食抗議兩個多月的時間了。我親眼見證這裏的惡警、獄醫是怎樣摧殘她的,她轉到我們這屋裏後,惡警給她銬著雙銬,銬在鐵床上,強行下管,鼻飼完管不給拔下來、憋的喘不上氣來,她要求把管拔出來,那裏的惡警、獄醫根本就不管,派一個所謂的衛生員來了,就逼著吃飯,說:「如果你還不吃飯就不可能給你摘,任憑怎樣難受。」後來齊振榮說:「大不了就是一死嗎?從今往後,我再難受也不會要求拔管了。實在難受我就哼哼兩聲,告訴包夾的,從現在開始,我不會提任何要求了。」就這樣她沉默了兩天,晚上她乘包夾的不注意,把鼻飼管拔了下來。這樣惹怒了值班隊長,雖然沒有鼻飼管了,也不許她舒舒服服地睡覺,必須給雙手銬到床上,她哭著說:「別銬我,別給我銬雙銬,我鬧心。」當時包夾她的閻英就說:「這一個月以來我天天和她在一起,她從來不提任何要求,也從來不給我們找麻煩,這兩天眼看著喘不上來氣,都不再說甚麼,所以她提出別銬她,就不要銬她了,出事我負責,我寧可一夜不睡,行不?」前來銬她的四防員高漢志說:「我也不想銬她,是值班隊長讓銬的,我是上支下派。」就這樣第三天又把她銬在床上,不能動彈,她哭著睡著了。閻英感覺到她反常,根本就沒睡覺,一直就看著她,到了半夜,齊振榮突然要求坐起,並且說:「我喝,我要喝水。」這是自從齊振榮兩個多月的絕食經歷以來從來沒有的一個現象,閻英還以為她要水喝了,就找來水給她喝了,接著就扶著她讓她躺好,這時就發現她不睡了,眼睛不知在看甚麼,這時突然聽到一聲狂笑,我們屋裏的所有人都驚醒了。

我們都發現她的神情不對,都起來與她打招呼,呼喚她的名字,不見有任何反應,她完全把自己封閉起來了,因為她最敏感的就是讓她吃飯、喝水,趕緊用這些試她,餵就吃,飲就喝,沒有任何反映,就這樣好好的一個人,被摧殘到精神失常了。第二天隊長上班了,我與閻英都如實向隊長描述了她精神失常的經過,閻英說,「一個人的承受能力是有限的,眼看著她已經達到了極限,就不要施加壓力了。」高漢志來了,看到齊振榮這樣,說:「這個人堅強無比,現在讓吃就吃,讓喝就喝,確實不是好現象。躺在那裏讓動也動不了,這樣還讓我銬,我是下不了手了。」轉一圈就走了,也沒銬她。

到了上午10點多鐘,我們一大隊的四防員李秋來到了我們的房間,把高漢志也找來了,說這件事不要這麼說,這樣說對值班隊長不好,你們要為隊長著想,你們應該應該如何說。我當時就不幹了,對李秋說:你怎麼能閉著眼睛說瞎話呢?後來他們就到別處去研究應該如何作偽證去了,我只知道閻英被換走了,不包夾齊振榮了,閻英走時告訴我說:「我一直和她在一起,已經一個多月了,這長時間她很少麻煩我們,現在變成這樣了,我實在看不下去,所以我不包夾她了。」換成了一個姓卞的(猶大),姓卞的來了之後,用各種方法試探,看是否真有知覺,他們甚麼邪惡的辦法都想,最惡毒的一招就是強刺激法,把其他堅定的大法弟子帶到我們室裏來,在齊振榮面前進行迫害,妄圖刺激出齊振榮的知覺來,但卻沒起作用,齊振榮就這樣被害致精神失常的。

希望更多的大法弟子能幫助獄中同修從法上認識這場邪惡迫害的實質,共同用大法修煉者的強大正念使邪惡迫害解體。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