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的香港」真有自由嗎?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8月8日】自1997年香港回歸給中國大陸,多少中國人曾經感歎祖國的統一,感歎一個繁榮的香港終於回到了人民的手裏。然而,對觀看過那盛大的交接儀式的中國人來講,那難以忘懷的一幕,現在還意味著甚麼呢?

其實當初最讓人珍惜和驕傲的就是香港的自由。因為有了自由,才有了經濟繁榮;因為有了自由,才有了民主,因為有了自由,才有了人民寬鬆的生活環境,和宗教信仰的自由存在……自由是香港生氣勃勃的根本。5年來,中共「50年不變」的誓言果真給香港以自由的保證,還是相反,成為扼殺自由的禍首?只有香港人民最有發言權。

且不說中共「扶董」的假民主;且不說因記者小姐的一個提問而給香港新聞界穿的小鞋;且不說民運人士的抬棺遊行抗議對香港民主的絕望;且不說有多達67%的市民日益不滿現狀,對香港的繁榮安定表示「沒有信心」;更不用說港警在今年四月將遮打花園爭取居留權示威現場的兩名記者鎖上手銬,以「妨礙警務人員執行職務」為由拘捕;就是連煉功打坐,強身健體的法輪功,也被視如洪水猛獸。更有甚者,在香港歷史上第一次,開庭審判打坐和平請願的法輪功群眾。

這一切,究其本質,禍首應是背後的黑手江澤民。江氏濫施高壓,不惜以香港的自由作交換,不惜置香港人民的利益於不顧,僅僅5年,就將「50年不變」的誓言變成了謊言,將「一國兩制」變成了糞土!也難怪正直不阿的陳太只有辭職了,眾港警在壓力下參與這樣的暴力逮捕和誣告行動更是可悲!

想起一位仁人志士的豪言:「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兩者皆可拋。」對自由的熱愛和享有,是每一個公民的最基本人權。用玩弄權術的卑鄙來實現對自由和人權的踐踏,對憲法和法律的踐踏,實為邪惡之極。

如果說信仰真善忍在香港不能有一席之地,如果連打坐煉功的自由都要被剝奪,那就是最危險的信號。今天他可以拘捕打坐的我,明天他就會關押在街上漫步的你,只要冠以「阻街襲警」的罪名即可。何以有自由與人身安全之言?誰是自由的犧牲品?誰是玩弄權術的受益者?一目了然。

面對納粹給德國與世界帶來的災難,曾身陷囹圄的尼莫拉牧師說過這樣一段發人深省的話:「起初他們追殺共產主義者,我想我不是共產主義者,我沒有說話;後來他們追殺猶太人,我想我不是猶太人,我沒有說話;後來他們追殺天主教徒,我想我不是天主教徒,我還是沒有說話;最後,他們奔我而來,再也沒有人站出來為我說話了。」

對法輪功群眾所謂的「阻街襲警」罪名的誣陷和審判,就是一個對香港是否還有法治和自由的試金石。任何正直而有良心的香港人都不會坐視此無理野蠻的事件。因為它關係著香港和你的未來,關係著正義能否在香港得到伸張。難道真的要讓「50年不變」變成一紙空文嗎?難道香港要屈服於江XX的高壓淫威嗎?當然不!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8/12/25137.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