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人發表聲明──聲明強化洗腦作廢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8月5日】
嚴正聲明

我剛剛被抓進洗腦班的時候,無論是宣傳部門、司法部門,還是「610」的人,它們無論怎樣進行所謂「好心」地勸導,我都不動心。可是,就在洗腦班將要結束,被洗腦的同修已經被陸續放回家去的時候,邪惡開始集中對付我,它們採用了所謂與我「交流」、「切磋」師父經文的辦法來迷惑我。由於自己法學得不好,被邪悟者搞昏了頭,迷失了方向,一念之差犯下了一位大法弟子絕不應該犯的大錯,痛悔不已。

我寫下洗腦班這段痛苦的經歷,告知同修,引以為戒。

我參加的這次洗腦班是邪惡將本地區幾個縣、市的部份大法弟子集中在一起搞洗腦的。先是宣傳部門的人講「形勢」,又請來醫學教授、心理學家參與洗腦,還放蔡XX的演講錄像(此人據說是中國大陸的十大演講家之一,是個被邪惡利用的工具。專門到全國各地關押大法弟子的監獄、勞改營、看守所等處去演講。我去年在一勞改營被非法關押期間,就聽過此人的演講報告,都是些邪悟的理論,一大套一大套的,很能迷惑人,提醒同修注意,千萬別再上此人的當。)為了讓我們放棄信仰,邪惡真可謂是絞盡了腦汁,費盡了心機。洗腦班裏每一個大法弟子身邊都有一至二人24小時看守著,上廁所也寸步不離。因為怕我們逃走,夜裏也和我們住在一起,還美其名曰是出於關心才給我們安排的「陪同人員」。

接下來又請來了「幫教團」,大肆散布邪悟之說,開始有人被迷惑。但幾次交鋒下來,幫教團對我的「幫教」已經沒有了信心。十幾天過去了,邪惡又換了一招。它們利用已經被洗腦了的人和前幾期班上被洗腦的人對我進行輪番戰。它們先以假善的面孔出現,「好心」地勸說,沒能動得了我,於是它們又集中精力搞攻心戰。讀師父的經文,斷章取義,之後又以「交流」體會、談心的形式迷惑我,見空就鑽,隨意曲解師父的話,目的就是使你放棄修煉,不再相信師父,動搖對大法正念正信的心。6月29日那天一直搞到晚上九點多鐘的時候,突然又拿出一份經文《建議》來讓我看。我當時看著覺得與師父的原文有些不一樣,自己身邊又沒有師父的原文,無法對照。這時它們七、八個人就你一言我一語,七嘴八舌,滿嘴都是那些邪悟的理論,不斷地干擾我,還斷章取義地抄了經文中一些詞句給我看。我變得很困惑。又聽它們邪惡地講甚麼「轉化是……」,我生出了一顆怕心,擔心自己掉隊,跟不上正法進程。此時的頭腦主意識已經不清楚了,人的一面抑制了神的一面,不好的東西都出來了。這時「幫教」人員拿出一份東西,讓我照著抄一遍,再簽上自己的名字。我就是在這種情況下犯了大錯,不知不覺中居然會照抄了一遍「決裂書」。當天夜裏我就沒睡好。冷靜下來,仔細思考整個洗腦班的全過程,不由得猛然驚出一身冷汗。我是一個受過酷刑折磨直至昏死過去的正法弟子,邪惡一直沒能動得了我,才把我送去勞教了一年。出來後,自己根本沒有想到會在洗腦班中犯下如此大錯,當時是由於正信正念不足,瞬間的放鬆,被邪魔鑽了空子。這個教訓是慘痛的、深刻的。連日來,我在極度的痛苦中度過,這種心情是無法用語言來表達的。

從洗腦班回來以後,7月3日到7月5日的清晨醒來,我悟到師父《轉法輪》中的一段話:「你說你必須堅定不移,這樣的心,到那時候你真能堅定不移,你自然能做好,因為你的心性已經提高上去了。」(211頁)我心中重新升起了堅信師父,堅信大法不可動搖的正念。從今以後,我一定要、也一定能繼續堅定地走好正法修煉之路,維護大法、證實大法、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

我嚴正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違背大法的言行作廢!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同時,這一聲明就是我重新的誓約。堅修大法,修成一個無私無我的偉大覺者!

聲明人:何國平 2002年7月5日


嚴正聲明

我是1997年得法的。修煉半年後使我身心都得到了提高。法輪大法打開了我心裏解不開的結,在我的心靈深處開了一扇明亮的窗戶,使我真正的明白了人生的意義。得法前,我患有嚴重的心臟病,整個身體就像一塊冰,心臟劇烈的脹痛,連翻身都困難,晚上睡覺插上電褥子,懷裏抱著熱水袋,還得蒙著頭,經醫生檢查診斷為:血管硬化、血粘度高、血容量不足、血管充盈不足、紅細胞中度聚集、心腦供血不足、微循環障礙。醫生說必須馬上住院治療,否則只要休克就搶救不過來,全身血已連不上,循環不起來。因為我單位不景氣,我支付不起昂貴的住院費用,在醫生再三叮囑下也不能住院,只好開一點口服藥回家休息。後來又去了幾家有名望的個體門診。拿回的藥剛服了一點就疼痛支持不了,所以把藥全部扔掉,做氣功也無濟於事,又找氣功師調理,勉強維持度日。後來又去瀋陽一個老中醫那吃了一段藥。勉強堅持上班,在班上整天守著爐子,真不敢想像那段時間怎麼熬過來的。自1997年得法後,身體一天天的強壯起來,以前愛感冒,一感冒就發高燒,必須打4、5次點滴才能恢復,通過修煉再也不用打點滴了,秋季有時感冒低燒一天就好,最多不過兩天,還有很多慢性病也好了,如風濕、梗椎都已痊癒,是法輪大法使我的身體得以康復,是法輪大法使我心性得到了提高。通過修煉知道怎樣做一個好人,更好的人,遇到問題向內找,這樣使我的心開闊起來,我深深感激大法的救度之恩。

可是自1999年7.20後,由於怕心,我把書交了,煉功帶、師父講法帶毀了,心裏一直很痛苦,同時也擔心疾病再次襲擊我。11月居委會的人來我家讓我在「保證書」上簽字,我向他們講了我的身體狀況和受益過程,他們說同情,但字必須簽,這是上邊的要求,否則無法交差,這時已很晚了,我怕他們再無休止的干擾,被迫簽了字。事後我哭了好幾天,覺得對不起師父和大法對我的救度之恩,幾年來這件事一直困擾著我,使我痛苦不堪。想起那麼多大法弟子,放下生死去天安門證實大法,我為甚麼就不能為大法說句公道話呢?今天我敞開心扉,嚴正聲明:自己以前在「保證書」上簽字全部作廢。我修煉大法沒有錯,法輪大法是最正的路,我要堅定的走下去。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我的修煉道路是師父給的,不准許邪惡再干擾我。

聲明人:劉岳蘭 2002年7月15日


嚴正聲明

我修煉法輪大法已經四年了,沒學大法以前,我曾患有半身麻木、腰酸腿痛、痔瘡、右手顫抖不聽使喚等多種疾患,學了大法,全身的病都好了,也明白了做人的目的就是返本歸真。於是,我嚴格按照大法標準要求自己,真修向善。

自從99年4.25邪惡對大法迫害以來,我曾三次進京和平請願,向政府講我們的真相,要求政府給大法一個公道,給修煉人一個和平的修煉環境。記得在4.25去北京上訪時,在長安街時,我看到了天上大法輪在旋轉,當時好多過路的人也親睹了這一神奇的景象。7.20之際,由於對法認識的不深,雖說兩次進京上訪,但是並沒有起到很好的證實大法、捍衛大法的作用,讓我痛心的是,在當地派出所還違心地寫了「保證書」。

2000年7.20的時候我再次進京為大法和平請願,當時在天安門門洞,我和四位功友在人多的地方打坐煉功,大約有十幾分鐘被惡警強行帶走。由於當時沒在法上認識法,配合了邪惡,說出姓名、地址後,被送回地方看守所,非法拘捕半個月。

但是邪惡的迫害並沒有動搖我堅修大法、證實大法的心。2000年12月5號夜晚,我在鄰村散發大法真相資料被惡警抓住,後被非法判勞教兩年。在勞教所邪惡對大法弟子酷刑折磨、隔離、欺騙,在高壓「幫教團」的威逼下,我由於沒能正確認識,接受了邪悟,寫了所謂的「四書」,邪悟後還覺得自己的認識在理上,還協助邪惡作所謂的洗腦工作。一年多後,我被提前釋放,我其實已徹底背離了大法,身體也垮了,有些老毛病又犯了。

回來後,看了師父的新經文、講法,以及功友們對我的幫助,我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的嚴重性。在勞教所幹的一切讓我痛心疾首、追悔莫及,我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對不起大法。現在嚴正聲明:我在勞教所寫的「四書」作廢!所有違背大法的一切言行作廢!我要全身心投入到助師正法的洪流中,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跟上師父正法進程,學好法,講清真相,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王秀芹 2002年6月


嚴正聲明

2002年7月19日晚,兩名機關工作人員來到我家,取出兩張寫好的「保證書」叫我簽字,我說不簽。他們說:「你寫見到了,簽個名就行了,我們好向領導交待」。事後我立刻意識到這是個騙局。現在我鄭重向宇宙嚴正聲明,用此拙劣的欺騙手段使我放棄修煉法輪大法是不可能的,也不能算數的。同時我還聲明我替孩子簽的字也是無效的。今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法輪大法是宇宙大法,「真、善、忍」是宇宙特性,修煉以來我的思想精神境界不斷昇華,身體越來越好,去掉了做常人時許多不好的心,逐步同化宇宙「真、善、忍」特性,我決心修成無私無我、完全為他人著想的高尚的人。通過此事,我找到了自身許多不足,法學得不好,學法心不靜,很多重大問題不能站在法上看問題,對於突然出現的問題,由於不能保持一顆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態,不冷靜,自己的魔性抑制了佛性,被魔鑽了空子,給大法抹了黑,給自己修煉歷史留下污點。師父早就指出:「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這樣做,環境就不是這樣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法學到了,可是很少聯繫到自己,教訓是沉痛的。

大法弟子:王正純 2002年7月20日


嚴正聲明

學法輪功使我知道了做人的真正意義在於返本歸真,同時大法健康了我的身體,昇華了我的道德,我找到了人生的真理。

近來對我在勞教所的行為及出來後的發表的《聲明》又進行了嚴肅的反思,認識到那個《聲明》簡直就像一份常人寫的檢查式的表面的形式上的東西,因為我沒有從根本上認識到自己走錯路的根源,面對自己的執著深挖下去,看到了本質上的人的東西。師父說:「任何一個執著與怕心都不可能使你圓滿,然而任何一個怕心本身就是你不能圓滿的關,也是你向邪惡方向轉化與背叛的因素。」(《大法堅不可摧》)師父在《路》中講:「作為一個修煉的人,這個污點如果不能洗刷掉,將意味著甚麼,你能想像得到嗎?」我認真思考使我體會到師父這句話的份量,從我的內心深處,生命的久遠那裏返出一種深深的為自己給大法帶來的負作用而痛悔。我鄭重聲明,我在勞教所所說所寫的一切不利於大法,違背師父的話和所謂的「保證書、悔過書」一律作廢。那不是我真心要寫的。我要做師父的正法弟子,重新回到正法洪流中來,堅定修下去,認真地多學法,「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排除一切干擾》)靜心學法,做好當前三件事,緊跟師父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張玉霞 2002年7月10日


嚴正聲明

我由於學法不深,還有放不下的執著心,所以在被逼迫下在「保證書」上簽了名,做了一個大法弟子不應該做的事,給大法抹了黑,對不起慈悲救度我的師父,對不起法輪大法。我現在嚴正聲明:以前我所說所寫一切不符合法輪大法的東西全部作廢!今後我要努力學法,「全面講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惡,救度眾生,堅定地維護法」。(《大法堅不可摧》),挽回我給大法造成的一切損失和壞的影響,從現在起,我要做一名堅定實修的大法弟子。

劉玉珍 2002年7月


聲明

我於2002年7月10日在沒有任何思想準備的情況下被綁架到洗腦班,由於沒有經受住邪惡的圍攻、威脅和誘惑,在人心的帶動下配合了邪惡,寫了不該寫的東西。回來後,經過反覆學法悟到,我在平時學法時沒有真正在法上。而是摻雜著人的東西不放,甚至於當爭鬥心、妒嫉心、顯示心、等暴露出來也不願改變自己,才導致被邪惡利用,在自己的修煉路上人為地增加了難、留下了污點,給神聖的大法抹黑。

師父在《轉法輪》中說:「今天我跟煉功人講,你可不要這樣執迷不悟,你想要達到的目的是往更高層次上修煉,妒嫉心必須要去掉」。在《精進要旨:道法》中,師父說:「每當魔難來時,沒有用本性的一面來認識,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那麼邪魔就利用了這一點沒完沒了地干擾與破壞,使學員長期處於魔難之中。」進一步對照自己,在修煉中沒有真正地按照「真、善、忍」標準去實修。

在此我嚴正聲明:在洗腦班時所寫、所說的話全部作廢。今後一定要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徹底否認舊勢力的安排。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在法上認識法、勇猛精進實修。一定按照師父的要求做一名真修弟子。

聲明人:隋明玉 2002年7月25日


嚴正聲明

在7.20以後的高壓下,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對大法不夠堅定,說了一句不該說的話,做了一件不該做的事,深深感到痛悔:深感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師父對我們的苦度,深感對不起大法,深感對不起等待救度的眾生,在同修的慈悲幫助下使我猛醒,撥開了我的層層迷霧,豁然開朗……

千萬年的等待,我要兌現我當初的誓言:無論在任何環境下,都堅修大法,「助師世間行」,在今後的學法、發正念、講清真相當中加倍付出以彌補自己的污點。現嚴正聲明:以前所說、所做全部作廢。重新堅定實修,跟上正法進程,做一個配稱得起「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稱號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李彩英 2002年6月30日


嚴正聲明

以前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對法的認識不足,放不下常人的執著與怕心,在邪惡瘋狂迫害下,在壓力面前,沒能真正把自己擺在大法中,沒能真正用正念去證實大法,維護大法,用人的狡猾心理為自己開脫,說了和寫了一些不利於大法的話,給大法造成損失,給自己的修煉造成污點。現在我嚴正聲明,以前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論、簽字和所謂的「保證」全部作廢。從根本上歸正自己,全盤否定一切邪惡的安排。在今後的助師正法中,我將在不斷地學法精進中,以正法弟子最純正的一切,更加堅定、更加清醒、更加理智地去證實與維護大法,把講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惡、救度眾生的工作做得更好。走正修煉路上的每一步。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郭淑芹、張桂英 2002年8月4日


嚴正聲明

由於我學法不深,沒有照師父講的「把自己當成一個煉功人,真正修煉下去」,使自己在修煉的路上走得不堅定,違背了自己的誓約,給法輪大法造成了很大的損失和很壞的影響,現在我嚴正聲明:以前所寫、所做、所說的一切不符合法輪大法的東西一律作廢!我要在今後的修煉路上努力學法,「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渡世人」(《理性》),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做一名真正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

孫雲霞 2002年6月


嚴正聲明

我於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十八日,在進京上訪途中被鐵路警察抓捕,並遣送回本地被非法拘留一個月,邪惡聲稱:不寫保證書就無限期關押。由於我學法不深,執著心(怕心)太重,在惡警的威逼下我違心的寫了「保證書」。現在認識到我這樣做是違背了「真、善、忍」,我對不起恩師的教誨,對不起大法,我深感痛悔。現在我正式宣布:我寫的「保證書」和對大法不利的言行一律作廢。加倍彌補,挽回損失,跟上正法進程,堅修大法到底。

大法弟子:包玉印 2002年5月13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在邪惡的強迫下,我寫了「保證書」,違背了自己的誓約,對不起慈悲救度的師父,對不起大法,我現在嚴正聲明,我以前所說、所做的一切全部作廢。從今後我要努力學法,「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渡世人」(《理性》)。我要做一名堅定實修的大法弟子。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梁樹英 2002年7月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學法不深,未能用大法嚴格要求自己,為親情所牽動,在拘留所及洗腦班上寫了侮辱大法和師父的「三書」。我對不起師父!在此嚴正聲明:本人所寫的一切有辱大法和師父的所謂「保證書、揭批書」、簽字等全部作廢。我在此向師父保證:從今以後,我要講清真相,救度世人;以法為師,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楊寶成 2002年8月3日


聲明

2001年,派出所無故把我騙去,逼迫我寫「悔過書」和簽「協議書」,當時由於頭腦不清醒,在它們逼迫下寫了「悔過書」和簽了「協議書」,現在我鄭重宣布所寫所說對不起大法的話全部作廢。堅修「真善忍」是最正、最對的一件事情,我將和其他大法弟子一起,認真學法,講清真象,發正念,救度眾生。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康學風 2002年8月4日


聲明

由於學法不深,不能夠在法上認識法,在高壓迫害下,自己變得神智不清,從而導致邪悟,寫下了甚麼「保證書、決裂書、悔過書及揭批材料」。我鄭重聲明,以上的所有背叛李洪志老師、背叛大法的各種東西全部作廢。特此聲明!我要重新走入正法的行列中來,發揮大法一粒子的作用,用正念鏟除邪惡,加倍彌補所造成的一切損失。

初敬元 2002年4月29日


嚴正聲明

由於我學法不深,在修煉的路上說了不應該說的話,在當權者的高壓下,把我拉到了「610」辦公室,寫了「保證書」。通過看《明慧網》上的資料,我意識到自己的不對,給大法抹了黑,對不起慈悲偉大的師父,在這裏我嚴正聲明:我過去所說、所寫的不符合大法的話與事統統作廢。今後我要努力學法,跟上正法進程,做一個真正合格的大法弟子。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靳聖智 2002年7月7日


嚴正聲明

由於我的怕心嚴重,加上學法不深,在魔難中說了許多不利大法的話,並且簽了幾次所謂的「保證」。通過學法,使我認識到我做了一個修煉者不該做的,特此聲明,我以前所說所寫不利大法的一切作廢。「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渡世人」,助師正法。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劉英蘭 2002年6月16日


嚴正聲明

在大法遭受殘酷迫害期間,因自己學法不深,上交了所有的大法資料,還寫了「保證書」。隨著大法的洪傳,我越來越強烈地意識到,偉大慈悲的師父還在給我機會,為此我在這裏嚴正聲明:以前所做的一切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加倍彌補損失,跟上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王美芝 2002年8月4日


嚴正聲明

我自修煉以來,所有對大法不利的言論、行為包括在勞教期間所寫的「三書」,一律全部作廢。由於學法不深,正念不強,使自己走向邪悟,給大法、師父造成很大損失,給自己修煉的道路抹黑,這是我的恥辱。現在我要用堅定的正念加倍彌補,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堅修大法緊隨師,挽回自己的一切罪過。

大法弟子:孫成美 2002年8月4日


嚴正聲明

由於我學法不深,在修煉的路上不堅定,違背了自己的誓約,說了妥協的話,而且又寫了「保證書」,現在我嚴正聲明,以前所寫、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東西一律作廢!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我會繼續努力學法、向世人講清真象,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做一名真正的正法時期的真修弟子。

田明香 2002年6月


聲明

我在勞教所裏被迫寫了「悔過書」。我現在認識到這是犯罪,是對師尊、對大法的背叛。我聲明上述材料作廢。在歷史的過去和將來都不起作用。我要認真學法、發正念、講清真相,彌補過失,洗刷污點,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

白喜學 2002年7月20日


嚴正聲明

由於執著太重,受情所困,在「保證書」上簽了字,給修煉的路上留下了污點,現在我嚴正聲明,我所簽的「保證」一律作廢。緊跟師父正法進程,全面講清真象,救度世人,助師世間行。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劉菲菲 2002年8月4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在高壓下違心地寫了「保證」等不符合大法的東西,我們在此嚴正聲明以前所說所寫的一切全部作廢。堅定實修,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

李冬梅、溫寬、溫旺、李奮梅、劉桂琴、魏月梅、劉榮斌、胡成、魏敬花、趙秀雲、趙淑情、陳萬福、王玉花、劉翠英 2002年8月4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的執著心放不下,在過親情關時沒有過好,被邪惡鑽了空子,說了作為大法弟子不該說的話,現在悟到自己的錯誤,特此聲明自己所做、所說的違背大法的一切作廢。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聲明人:劉福琴 2002年7月6日


鄭重聲明

對於我們在市公安局,被四名邪惡之徒強行扭住胳膊,所按下的手印、掌印聲明一律作廢。相關的一切「文字材料」同時作廢!全面否定邪惡舊勢力的安排,堅定地維護大法。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徐鳳萍 2002年7月3日


嚴正聲明

因本人得法時間較短,學法不深,在單位的壓力下,寫了「保證書」,現嚴正聲明作廢。以後決不能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堅修大法心不動。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聲明人:袁麗萍 2002年6月24日


聲明

我父母在被非法勞教期間,我受到家裏親人的逼迫時所說的妥協話聲明作廢。我決心跟上師父正法進程,做一個真正的正法中的大法弟子。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潘楨直 2002年7月24日


嚴正聲明

我以前在邪惡的迫害下和壓力下,所寫、所說、所做的對大法不利的事情和言論,在此聲明全部作廢。加倍彌補,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陳小芳 2002年8月4日


聲明

在勞教所裏被邪惡控制、迫害、欺騙邪悟時所說、所寫、所做一切聲明作廢。我決心跟上師父正法進程。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郎慶芝 2002年7月24日


鄭重聲明

對於在我不知道的情況下,家人為我做的「保證」在此聲明作廢。全面否定邪惡舊勢力的安排,堅修大法緊隨師。

大法弟子:劉倩倩 2002年7月3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