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生殷切待春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8月31日】有一個朋友特地過來與我聊了一下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的迫害,主要是關心我的處境,從法輪功又聊到了六四與中國的前途。他是六四當年的畢業生,對於當時的情景還歷歷在目,他很悲憤地說:「你們堅持自己的信念,政府把你們的家庭搞成這樣。你們不要管了,中國人就是這樣了,有人為他們犧牲,他們還不一定領情。是烈火就讓它燃燒吧。」在七二零後不久,有個老教授也跟我說過,現在很微妙了,就像個火山壓在那裏,就看他甚麼時候爆發了。有時他說:「在中國,對於你們的支持遠不如對六四學生運動的支持度,你們沒有一個明確的組織,又沒有一個明確的綱領,怎麼能得到民眾的支持?」我跟他解釋了我們這裏是修煉,不是對哪個政府的不滿;是一個真正能使人身解脫、返本歸真的博大精深的修煉大法,不是對人生無望的一種精神歸屬;更不是為了祛病健身,而是《轉法輪》揭示了宇宙的真理,「給人留了一部上天的『梯子』」(《轉法輪(卷二)》「在大嶼山講法」)。

可是談來談去,也確實很難讓他對修煉有個明確的理解。從我個人的經歷也是這樣,你不去真正的修煉,你永遠不可能懂得甚麼修煉,根基在其中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以前不能夠理解修煉的,到現在幾年過去了,還是那樣不能理解修煉是怎麼回事。近兩年來,我新結交了一些朋友,很自然就談起了法輪功的問題,許多人是以前從來沒有過任何了解的,只不過是七二零之後才知道有法輪功,可是他們一聽到我給他們的介紹,我可以明顯感到,他們聽起來一點都沒有障礙,後來陸續開始看《轉法輪》了。有些人談起他們個人的看法,我都驚奇的告訴他是對的。有個人跟我說,在單位裏,有問題都公開拿出來談,遇到下屬出的一些難題,用一個平常心對待。這好像與你們的李老師要求的一樣,我也可以煉吧!有一個說,你們的李老師的出國是為中國政府著想呀,要不政府還真是很難辦了。他們有各種各樣的想法與思路,我們的相遇都有一定的偶然性,但是都感到他們就是為了這個大法而來的。

目前邪惡勢力表面上還很兇,可是他們的宣傳越來越不能起作用了,越來越被人們所識破了。現今的中國是一個特殊的舞台,人類最邪惡的東西都在這裏表演了,多麼壞的點子,都可能被推銷,獨裁者帶頭拉幫結派,怎麼能不亂?善良的人們敢怒不敢言,法律和正義根本得不到保證。對法輪功的迫害是對人的基本權利和尊嚴的瘋狂踐踏。人不治天治!許多人已經看到危機了。就是那些參與迫害的打手們,也個個自找解救方法了,有的穿紅的衣服、紮紅的腰帶,有的不知道從哪裏求來甚麼珠、甚麼鏈、或者護身符,這些低靈的東西能起甚麼作用?大法在面前,卻不知道去珍惜,反而去破壞,這才是人生的一大劫難啊!

「人世五千載,中原是戲台。心癡戲中事,陸離多姿彩。醒來看你我,戲台為法擺。」(經文「大舞台」2002年2月1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