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考資料:茉莉:浮在岳陽樓前的災民屍體

——歷年湖南水災中的政府責任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8月28日】([注]本網站所轉載的參考資料皆為非修煉界人士所撰寫,不一定和法輪功學員的認識相同。)

又是湖南水災!

作為喝家鄉水長大的人,在瑞典電視上眼睜睜地看到那麼多民宅被淹,老百姓流離失所,心情焦急而無奈。據說,今年的情形逼近1998年洞庭湖和長江決堤泛濫前的水平。那一年,我們家鄉部份城鄉一片茫茫,只能看見露在水面的電線桿子。

美麗的洞庭湖,歷史上一直為文人墨客所歌吟,它以巨大的胸懷,吞納著長江激流,是天然安全的蓄洪湖。洞庭湖區是中國著名的魚米之鄉,並不像黃河流域那樣災患連連,所謂「有河患而無江患」。但在中共執政的這幾十年裏,由於破壞森林造成水土流失,長江幹流與支流淤積,加之國家帶頭「圍湖造田」,以致形成現在每兩三年一大淹的悲慘現狀。這些,在鄭義的《中國之毀滅──中國生態崩潰緊急報告》中有詳細的分析。

除了人為地破壞環境帶來洪災,在歷年湖南水災中,中國政府還有其他一些不可推脫的責任,如瞎指揮破堤洩洪;封鎖消息,禁止記者自由採訪;強行徵收救災款物,卻不如數送到災民手中。

1996年水災是洞庭湖區人民最為悲慘的一次。那年當局判斷失誤,以為夏季將有大旱,於是命令各個水庫放滿,誰知到了六月連降暴雨不止,當局只得突然開閘洩洪,無數人民浸泡在水中。此外當局還有一個「保衛武漢」決策。為了保住大城市武漢,強行命令洞庭湖區的24個大垸強行破堤分洪。武漢是保住了,來不及逃命的湖南人民卻屍浮於野。

據災區出來的老鄉說,洪水退後,只見許多屍體和樹枝糾纏在一起,原來是死者親人為了在水災後便於收屍安葬,匆匆把屍體綁在樹上。那年岳陽市居民從岳陽樓邊經過,不時會見到漂浮的屍首,令古人范仲淹吟詠岳陽樓的名句「政通人和」,成了一個莫大的諷刺。

然而這一切都不會見諸於中國媒體。政府不但禁止西方記者前去洞庭湖區採訪,就是本國記者也遭到限制。中國媒體上,依舊充斥歌功頌德的高調,讚揚黨和政府領導人的偉大指示,舞台上演出解放軍奮不顧身搶險的新劇。那些飄在在洞庭湖上無人收屍、成為魚口之食的百姓,在他們是不值一提的。1996年湖南省公布的因水災造成的死亡人數是三百三十人,而民間人士估計至少犧牲了好幾萬人。

至於救災款物,落到無家可歸者手中的,已經是經過層層盤剝。居住在堤上的災民,衣衫襤褸,每人每天只有一市斤米維生,一旦水退,面對莊稼無收,無人過問。而省民政廳在災後,卻為了救災捐款如何分配而勾心鬥角,還聽說拿救災款去辦企業搞創收。這一切,大大降低了人民支援災區捐款的信心,今天,已經沒有幾個人會相信這樣一個腐敗的政府。

目前湖南大部份地區還處在抗汛期,筆者寫出湖南歷年水災中的種種問題,是為了促使中國政府改過自新。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