錄像片:請伸出您的援手 幫助營救我們因煉法輪功而遭受迫害的親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8月21日】下載方法:按鼠標器右鍵,在彈出菜單中選擇「目標文件保存為…」(Save Target As...)。

Real格式低清晰度在線觀看(12分52秒)下載觀看(9.8MB)
Real格式高清晰度在線觀看(12分52秒)下載觀看(60.3MB)
Real格式高清晰度分塊下載(60.3MB)

深夜,肖勁接到弟弟從中國打來的電話,說母親被捕了,因為煉法輪功。在拘留所裏飽受折磨,短短三四天便憔悴不堪,肖勁半天沉默不語……淚流滿面,

肖勁:聽到母親被捕的消息後,我一下子呆了,想到中國拘留所勞教所裏的黑暗和殘暴,我的心難受極了,難以想像老人家將要遭受怎樣的折磨……

平靜下來後,我想到了這種事情不會僅僅發生在我一個人身上,周圍一定還有跟我同樣遭遇的修煉人。坦率的說,出乎意外,經過聯繫發現僅在多倫多我認識的朋友中竟有十人之多,他們中有的丈夫,兒子,母親,弟弟妹妹和外甥被非法判刑,勞教。我想大家應該聯合起來,共同營救在國內遭受迫害的親人。

經過肖勁的聯繫我們找到了張麗,

張麗:我的丈夫何立志是1984年畢業於西安冶金建築學院工業與民用建築系,當時他才20歲。由於學習成績和人品都非常出色,被分配到同學們都很嚮往的北京鋼鐵設計研究總院,(院牌或徽章)當時是國家一流設計院。我跟他是校友,85年分到同一單位。(邊翻看證書等邊說)1988年中國改革開放,我們院有很多國家計劃引進項目,當時他作為最年輕的一位專家組成員被派往德國做設計聯絡,同時還是帶隊的英文翻譯,那時他只有23歲。他不是很懂德文,為了這個項目,自己鑽研學習德文,很快就翻譯院裏所有的圖紙資料,還有很多日本的項目,他也是邊學日語邊翻譯資料,所以對國家先進項目的引進,技術的轉化做了很大的貢獻。從那以後就年年被評為先進,幾乎年年都得獎,他被捕前不久還得了國家傑出設計金獎。

他生長在一個善良的農民家庭,父母都是老實巴交的農民,兄弟四個,他老大。他從小身體就不好,我們結婚後他也是每逢季節的變化就生病,夏天有夏天的毛病,冬天有冬天的毛病,我總是為此很擔心,每逢季節的變化時我總是發愁不知怎麼樣能夠保證他不生病。他本身就很喜歡氣功啊,中國傳統的養生法呀,總是在練也沒見他身體有甚麼好轉,我還是很鼓勵他。一直到1995年,他開始修煉法輪功,短短幾個月,身體就變化非常大,一個冬天過去了他沒有得任何病,這讓我感覺非常神奇。這以後也再也沒有病痛的煩惱,生活變的更加充實愉快。

1999年7月,中國開始對法輪功迫害,2000年3月,全國人大會議在人民大會堂召開,我和一位朋友去人大遞送為法輪功呼籲的請願信,在天安門被捕,到了晚上他發現我還沒回家,就去天安門廣場找我,被冒充法輪功學員的便衣警察抓走,非法關押15天。15天後又被送到洗腦班強行洗腦一週,我則被關押近一個月。2000年七月我們已經拿到加拿大的移民紙,準備料理一下單位和家裏的事後,移民來加拿大。七月的18,19兩天他把從電腦上打印下來的法輪功真相材料寄給他的朋友們,在郵局裏被安全局盯梢,並拍了錄像,21號安全局的人就把他從單位強行帶走了,還抄了我們的家。他被捕後我通過各種途徑打聽,沒有人告訴我他被關在哪裏,一直到一個多月以後,才知道他被關在北京海澱區看守所。這期間為營救他我想盡了辦法。還找了個有背景的人,他讓我準備十萬塊錢他幫我把人放出來。當時我沒有這麼多錢,但即使砸鍋賣鐵,傾家蕩產我也要湊足這十萬塊錢。當我快要湊夠的時候,那人說十萬塊錢也不行了,上面有命令,殺人犯十萬塊錢可以放,煉法輪功的二十萬也不放。一直到近半年後的2001年一月五號被北京中級法院判了三年半監禁。

2001年2月20日,他被捕7個月後我第一次被容許看他,隔著鐵絲網看到三個警察押著他走出來,非常虛弱,自己都站立不穩,被警察架著,手上帶著手銬,穿的很單薄,人很浮腫,咳嗽不停,沒說話就咳嗽,就這樣他在鐵絲網的那邊,我在鐵絲網的這邊。我們只說了簡短的幾句話他就被警察帶走了。我們從相愛到結婚十幾年了,工作上互相幫助,生活上互相關心,感情一直非常好,因為沒有孩子,雙方的家都在外地,北京沒甚麼親人,我們很少分開。他被抓走開始的時間裏,我整個人好像被劈掉了一半一樣,剩下的一半不知道該如何再生活下去了。幸虧心中有法,有真善忍才使得我沒有消沉,能夠堅強地面對這一切。

第三次也是最後一次去看他是在2001年的4月14日,那時他已經被送到監獄的醫院裏,人還是浮腫的,虛弱的很,咳嗽的很厲害,痰裏帶著血絲,我要求對他保外就醫,被拒絕了。我自己也是面臨著被單位送去洗腦班,被勞教甚至和丈夫一樣被判刑,當時我們的移民紙也快到期了,我就跟加拿大使館取得了聯繫,在他們的幫助下,我於2001年5月來到了多倫多。

臨走時我甚至沒有可能去跟我的丈夫告別,從那以後我就再也沒有他的任何消息。到了加拿大很長時間我才敢告訴雙方的親人。我的公公婆婆都是老老實實一輩子的農民,他們都嚇壞了,無論如何也想不明白他們誠實善良的兒子怎麼會一夜間成為罪犯,我的父母親一直以有這麼一位才華出眾的女婿而驕傲和自豪,讓他們傷感的是,如果這樣的好人因為說一句公道話就被抓起來坐牢,真不知道中國的希望在哪裏。

還有十一位加拿大居民的親人在中國身陷囹圄遭受迫害。由於篇幅所限,我們只能把他們極簡單地介紹給大家:

他們每天都還在遭受著難以想像的折磨,甚至隨時面臨著失去生命的威脅……,有些已被迫害致死

只因為他們信仰真善忍……

鄒松濤,28歲,1995年畢業於南京大學生物化學系,1997年7月獲青島海洋大學海洋生物碩士學位,品學兼優為人正直善良。2000年11月3日在山東淄博王村勞教所被惡警毒打兩個多小時致死。

張雲鶴,鄒松濤之妻,29歲。一家瑞士獨資公司主管會計。鄒松濤去世後,張雲鶴被青島當局監視。2001年5月,被迫離家出走,不久失蹤。現據信被關押在青島大山勞教所內。不許家人探視。

楊震東的母親楊月麗,六十三歲,一九六三年畢業於西北工業大學。原中國航天部高級工程師,曾參與六○年代末第一顆人造衛星及八六年長征三號火箭的研製發射,得到許多國家褒獎。二○○一年十二月七日被捕入獄,判處一年半勞教,震東從那時起就無法與母親取得聯繫。

李博的母親逯秀珍,58歲。遼寧省錦州市第五中學的日語老師,多年的勞動模範,優秀教師,曾被評為當地的人大代表。2001年11月,被無理判刑2年,現關押在臭名昭著的遼寧省瀋陽市馬三家勞教所。

粱彪的母親黃秀超,年近70,4個孩子的母親,5個孫兒的奶奶,家住廣東遂溪,一生勤勤懇懇,勤儉持家。2002年二月被捕,被秘密判刑四年。

彭天英的雙胞胎妹妹彭天雄,29歲。廣州第一軍醫大學幹休所軍官。2001年3月曾被強制關押洗腦,她剛剛四個多月的孩子被迫與母親分離。2002年4月,在家中被單位以開會為名騙入洗腦班,現仍未歸。

吳豔霞的妹妹吳豔英,42歲,弟弟吳佔忠,36歲,天津市薊縣人。2001年1月18號,分別被判兩年勞教。吳豔霞在出國的前一天2001年9月25日去看了他們,吳豔英的臉被打得還不能用手摸,左手的拇指和食指還不能自由活動。

王延英的丈夫和兒子邱兆金,59歲;邱柏,27歲。邱兆金原是山東濟南大眾日報社的主任美術編輯。父子二人2000年10月份被捕,分別被判3年勞教,關押在山東濟南劉長山勞教所,張崑崙教授兩年前被關押的地方。

柳濟南的外甥金洋濤,二十四歲。二零零零年畢業於遼寧工業大學金融專業。在學校是好學生,在家裏是好孩子,工作勤奮努力。二零零二年三月被捕,父母(柳濟南的姐姐姐夫)多方打聽,四個多月了沒有任何消息……

林慎立的弟弟林鳴立,45歲。2001年4月23日在小區付電話費時遭警察綁架,後被判處勞教2年。在勞教所絕食抗議非法劫持,遭到警察強行灌食,造成食管破裂以致無法飲食。

鄭君的姐姐鄭州,51歲,工程師。2001年10月被從家非法帶走,經過無數次打聽直至今年2月,獲知被強制勞教一年半,關在北京天堂河勞教所。

黃麗敏的弟弟黃劍剛,33歲,原南京一家中日合資企業電子通訊工程師,項目負責人。2000年12月中旬被非法逮捕,判勞教一年半。

肖勁:弟弟寫了保證書後,我的母親暫時被放出來了,但這種自由是有條件的,保證書上說,如果母親再被發現煉功或發傳單就會被判刑,弟弟就會失去工作等等。當我打電話給相關的政府和司法部門時,他們說,他們知道這些都是老老實實的好人,但是上面的命令,我們也沒辦法。

張麗:是的,不僅僅修煉人的家人被牽連,所在單位,街道,轄區派出所,及縣市政府相關人員都會為此而降薪降職,甚至失去工作,他們的處境也非常為難,為了保全自己他們也被迫昧著良心,成為殘害善良的幫兇,而某些迫害手段極其殘忍,滅絕人性的人竟受到獎勵。

肖勁:但是我們相信正義的力量,在加拿大政府和人民的幫助下,我們已經營救出來張崑崙,朱影,林慎立三位修煉人,營救每一個人的背後都有一個催人淚下的故事,記錄著加拿大這個偉大的國家善良正義和不屈不撓。

張麗:這也再次向世人展示了一個永恆的真理:正義是永遠不可戰勝的。當世界上所有善良的人們都勇敢地站出來之時,這場對真理和正義的迫害就永遠地結束了。

讓我們都伸出援助之手,儘早結束這場悲劇

信仰真善忍無罪

向用生命捍衛真理和自由的法輪功修煉人致敬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