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高中生:「緊急營救金子容子」新瀉徒步有感(譯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8月21日】我是一名高中一年級的學生。法輪大法救了我的命,我才能順利地考入高中。利用暑假,我參加了7月20日至28日在新瀉進行的SOS新瀉縣內徒步救援活動。這次活動是為了營救隨時都有可能被酷刑奪去生命的金子容子女士。日本新瀉縣的金子容子女士,5月24日在北京街頭,就因為散發了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傳單,而被非法拘留,並被判處1年半的勞動教養。從東京、千葉、仙台、名古屋、長野、京都、大阪及廣島等地聚集的法輪功學員,為了引起新瀉縣各界人士對這件事情的關心在新瀉縣發起了發傳單、簽名、縣內徒步走的緊急救援活動。

出發的第一天是星期六,有許多學員是利用週末休息時間來支援的。步行的人很多,顯得聲勢浩大。從星期一開始,只剩下我和幾名大學生、主婦還有幾位老大爺、老大娘。這其中包括我的外祖父和外婆。幾名大學生、主婦學員等每天去各個市政府、會見議員、跑媒體、講真相、請求援助。我和其他6名老年學員就在各市村的車站等人多的地方發傳單、簽名。每天中午氣溫高達40度以上,在炎炎烈日下,幾位老年學員,從不肯休息一會兒,心裏只想著處在危險中的容子,就像擔心自己的女兒一樣,向行人發傳單、請求簽名。儘管他們都不太會講日語,但他們的身影、手勢打動了每一位行人的心。這幾位不懂日語的老學員,比日語很好的學員獲得的簽名還要多。其中的一位大爺一天就得到約150個簽名,在他褲兜裏的錢包裏的紙幣全都被汗水濕透了。腳底磨出了大水泡,可誰都不說一聲「痛」,第二天照樣同大家一起去徵集簽名。這次活動徵集到的2000多個簽名,大部份都是這6位老年學員徵集來的。這其中有幾位廣島的老年學員,在這次活動之前,每天都出去徵集簽名,不論是大雨滂沱,還是烈日炎炎,風雨無阻,一直堅持到今天。看見他們為救同修容子的那顆熱心和他們積極講真相的身影,我被深深地打動了,眼淚不禁奪眶而出,這才是師父的偉大弟子!開始我還為自己能否堅持到最後而擔心,看到這些老學員精進的身影,我的心堅定了,一定要堅持到最後。

每天在外面吃飯,需要很多錢,能參加這次活動的學員,都是有時間而沒有多少收入的。儘管這樣,大家都儘量節省一些,拿出錢來複印傳單和簽名紙。晚上大家就在野外搭起帳篷露宿,經過白天一整天的照射,夜晚的地面仍散發著熱氣,帳篷又不通風,簡直像蒸籠一樣。早上起來,被蚊子叮得滿身是包,像得了麻疹一樣,但不覺得那麼痛癢。金子女士已經被中國拘留了2個多月了,想像不出過著多麼痛苦的生活,想到這些,再熱、再癢也都不在乎了。晚上大家一起學法交流,從早上起床到晚上睡覺前,每整點發正念,在這有限的時間裏大家都在努力做好每一刻,不浪費每一分鐘,一直堅持到最後。老年學員發傳單,徵集簽名,大學生學員去政府、見議員,主婦學員則開車迎送。每一個學員都在充份發揮著一個粒子的作用,同時我們又是一個整體,整體的配合使這次活動收到很好的效果,不只是新瀉縣,東京及日本其他地方的學員都行動起來,徵集簽名、約見議員、跑媒體。由於日本大法弟子整體的共同努力,終於迎來了7月29日,這個令人欣慰的日子,東京21名國會議員成立了救援金子容子的超黨派議員聯盟,容子女士的丈夫篤志和議員聯盟會長一同到日本外交部會見了外交部副部長,與此同時,新瀉縣有2名縣議員在縣政府舉行了記者招待會,向媒體呼籲,希望能給予支持,儘早救出容子女士。儘管有這麼多的政府有關人員站出來參與容子女士的救援活動,但媒體卻沒有積極響應,今後我們應更加積極地向媒體洪法、講真相,使容子女士能早日獲得釋放。

8月6日是廣島「原爆日」(原子彈爆炸日),57年前,數萬無辜的生命一瞬間消失了。廣島學員於「原爆日」在廣島的和平公園進行了營救容子女士的簽名活動,徵集了2300個以上的簽名。許多嚮往和平的人,駐足傾聽了容子的被迫害經過,祈願早日能救出容子女士,主動地簽了名。在「原爆日」那一天,還有一名縣議員將他的簽名用傳真發給我們。

不知金子容子女士何日才能和丈夫篤志先生團聚。請大家試想一下,如果你是篤志先生,如果你是容子女士,如果你是原子彈被爆者的遺族……困難的時候不互相幫助,人類怎麼能生存下去呢?不管是在和平的都市廣島,也不管你是普通市民,還是議員,我們向大家,一個人,一個人的心,發出呼籲,為了金子容子女士能夠早日返回日本,回到丈夫的身邊,請你伸出援助的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