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廣播電台「今日話題」 :澳大利亞和中國政府開始人權問題對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8月15日】(2002年8月14日節目)各位聽眾朋友晚上好,歡迎您收聽「今日話題」節目。在今天的節目當中,我們要跟您談談澳大利亞和中國政府今天開始在坎培拉舉行的有關少數民族人權和信仰權利自由問題的對話。

這是澳中兩國舉行的第六次年度雙邊對話。

澳大利亞政府表示將在這次對話中提出西藏自由、中國(江澤民)政府對法輪功的處理手法以及一些人權個案等問題。澳大利亞外交部長唐納說,這種對話行動是澳大利亞對人權問題採取切實可行做法的例證。

參加這次對話的中國代表團負責人是中國外交部副部長王光亞,代表團成員包括來自中國司法部、公安部和最高人民法院的官員。

但是大赦國際澳大利亞分部的發言人斯普萊對澳大利亞與中國的雙邊人權對話有兩大擔憂。

「第一項擔憂是這種對話是秘密舉行,對話進展的情況和結果都屬於秘密的。澳大利亞政府舉行的這種對話不向澳大利亞議會,也不向澳大利亞人民彙報,這是不恰當的。我們還擔心,在討論人權問題的時候,如果這種討論一直是秘密的話,那麼違反人權的案例就會繼續,而將這些案例公開的話,這種違反人權的現象就會停止。」

斯普萊說,有關澳中雙方的人權對話最關鍵的問題是它的成效。這種對話是從一九九七年開始的。大赦國際認為,自那時候起,中國的人權狀況不但沒有改善,反而是惡化了。他說,特別是二零零一年嚴重違反人權的現象增加了。

「我要特別提出的是中國(江澤民)政府對法輪功的鎮壓、對待新疆維吾爾少數民族的方式、採用的嚴打運動和死刑。去年中國(江澤民政府)在三個月裏處死的人數比世界其它國家三年處死人數的總和還要多。另外還有目前對親民主和工會活躍份子的鎮壓、繼續對言論自由的限制、以及在監獄及勞教中心採用酷刑。但是我們最為關注的是那些被酷刑折磨致死的人。我們認為,從這些方面看,澳中雙方的人權對話沒有取得甚麼積極的成果。」

大赦國際澳大利亞分部的發言人說,這項對話所導致積極的一面就是澳中雙方正在進行的技術支援項目。他說,這一項目使兩國能夠在諸如教育、培訓研討會以及對一些學校的安排方面作出了積極的貢獻。但是,斯普賴說,如果將這些成果與酷刑致死的人相比的話,這是微不足道的。

斯普萊說,他的組織認為雙邊會談是可取的、是有價值的、積極的,但是這種對話不能成為兩國討論人權問題的唯一方式。

「我們強烈認為,人權是一個世界共同關注的問題,因此應該採用多邊的方式來討論這個問題。這裏我特別提到聯合國以及一些諸如亞太經合組織那樣的亞洲組織。但是不幸的是,亞太地區是唯一一個沒有地區性人權組織的地區。這種地區性組織美國有、非洲有、中東和歐洲都有。因此澳中兩國的(人權)會談是有侷限的。」

但是大赦國際發言人認為,現在澳中仍有機會利用聯合國這個論壇來公開討論中國在人權方面所面臨的挑戰。

「澳中雙方的官員都認為,一個國家不應對另一個國家該做甚麼進行說教。我們認為這是不應該發生的。我們認為的正好與這相反,不能公開提出違反人權的案例是永遠都不能接受的。人權就是對人而言, 因此世界各國在展開外交,政府在處理國內事務的時候都應該是公開的,受到世界人民監督的。」

「目前在西藏仍有良心犯存在、中國仍有很多的鎮壓,比如對法輪功和被中國(江澤民)政府打成異教的其它一些宗教組織的鎮壓。我們很高興地獲知澳大利亞政府會提出這些問題,但是我們無法獲知談判的成果,我們不知道澳方會提出甚麼問題,也不知道中方會怎麼答覆。我們也不知道澳方是否會向中國(江澤民)政府提出怎樣著手解決這些問題的建議。我們也不知道中國(江澤民)政府是否會接受這些建議。」

大赦國際澳大利亞分部發言人斯普萊對一名中國官員最近有關中國政治犯的講話表示了不同的看法。

「最近幾天媒體報導說,中國代表團的一名成員稱中國沒有政治犯。這完全是不真實的。我們對此表示關注。我們要對中國(江澤民)政府說的是解決問題的第一步就是要承認有問題。如果不承認問題就不會有任何結果。」

您收聽的是「今日話題」節目,是由田方為您製作播報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