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所求」是主意識慈悲境界的自然表現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8月15日】師父告訴我們要「無求而自得」,我也努力按照「無求而自得」的法理要求自己,可還是常常因得不到而痛苦,以至於在修煉路上「步姍姍」。看到別的弟子展現出來的殊勝的境界,羨慕之餘常常想,我甚麼時候才會有這樣的狀態呢?

今天,我忽然明白了:我其實是把「無所求」當做了「自得」的手段,而不是把得作為自然的狀態,根本上還是立足於得,就如那個執著於好病而表面上不說的人一樣,不過是自欺欺人罷了。以這種心態糊弄自己,怎麼能理解「無求而自得」博大精深的內涵呢?

覺者是執著心無存的,他們會求嗎?肯定不會。那麼,是誰在求呢?不是執著心在求嗎?誰有執著心呢?不是我們沒有修好的那一面嗎?師父要我們無求而自得,不就是要我們以主意識做主宰,去掉執著心和一切觀念,圓滿回歸到無慾無求的大自在境界嗎?

無所求是覺者境界的自在表現,無限美妙和殊勝。圓滿後的生命,都是偉大的神,在他的境界中無所不能,要甚麼有甚麼,還需要痛苦地追求嗎?

對於大法修煉者來說,無所求是我們主意識慈悲境界的自然表現,是生命圓滿回歸的法船。師父是從生命的本源上給我們歸正,這本源就是我們的主意識。我們的主意識是無所求的,主意識以下所有歸正的生命也是無所求的。

那有所求的思想,是隱藏在未被歸正的生命中的觀念和業力,是自私的、低下的東西,是毀滅生命的毒藥。為甚麼要求呢?不是怕得不到嗎?向誰求呢?向師父求嗎?師父無限慈悲,給我們最美好的一切,還需要我們求嗎?難道我們不相信師父嗎?神的思想是百分之百相信他們的主,我們為甚麼還不相信師父呢?其實不是我們的主意識和我們歸正的一面不相信,而是那觀念和業力不相信,是它們在求。求甚麼呢?不是求名求利嗎?名和利不是最骯髒的東西嗎?不是使生命向地獄下滑的負重嗎?放下名利,不是放下包袱嗎?不就可以向生命本性境界回歸了嗎?而這一切,不都需要通過主意識的無所求而實現嗎?而我卻常常把那有所求當做了自己,不正是主意識迷失了嗎,不是與那邪惡的東西站在一起了嗎?說嚴重點,不是在縱容那邪惡的東西殘害自己宇宙體系未被歸正的生命嗎?

而這有所求的思想,也是舊勢力執著於它們邪惡安排的思想根源,它們固執地要師父按照它們的要求正法,固執地要檢驗大法和大法弟子,造下了天大的罪業,毒害了無數的眾生。

師父一直要求我們主意識要清楚,我現在真正明白了這是多麼重要的法理。當我的主意識清醒的時候,我明白那些有所求的思想不是我自己,那是我後天形成的觀念。我靜靜地觀察它們,感覺一種洞徹的自在。雖然有痛苦的感覺,但我知道,痛苦的不是我,而是那觀念和業力,它們在被銷毀時的掙扎連帶了我。但我應以苦為樂,我知道,在痛苦後,是執著的放棄和境界的提升,還有甚麼比去掉執著還值得高興的呢?還有甚麼比生命的回歸更值得慶幸的呢?

當我主意識清楚的時候,我能看清舊勢力所謂的考驗的邪惡,我會應用我在大法中修出的正念清除它們,救度一切眾生。不執著於邪惡在哪一個具體的時間被清除,我只要以純正堅定的心態去做就行了。

從更高的境界看,無所求是完全的給予,是純粹的慈悲。師父給了我們最美好的一切,何嘗要過我們一點東西?師父把無所求的無上法理賜予我們,不是要我們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嗎?不是要我們在救度眾生的進程中建立自己的威德嗎?其實,一切都是師父的慈悲給予,我們表面上是付出了,實際上是得到了,而失去的僅僅是最不好的一切。

當我領悟到無所求的這一內涵時,感覺自己的心胸在無限放大。我感到,求名求利、求功能、求層次的提高、求回報等等觀念是那樣的荒唐和可笑。我知道,那邪惡的舊勢力還會不遺餘力地放大我的執著,不經意間讓我認可有所求的觀念,但我會以強烈的主意識分清它們,看輕它們,以正念清除它們。我不會再把學好法、講真相、發正念當做是一種任務,而是當做生命的神聖使命。我會努力做好正法弟子應該做的一切,但這種努力不是希望努力得到,而是直面邪惡的干擾和破壞,努力放棄一切有所求的觀念,達到正法正覺的圓滿。這就是覺者慈悲境界的自然體現,是我主意識本能的反應。由此,我也更能體會「做而不求,常居道中」的大自在境界,更能體會師父的洪大慈悲。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8/23/25665.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