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法輪功女學員獄中受虐體重劇降8公斤 丈夫赴京探監表強烈異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8月14日】法輪大法信息中心報導── 日本消息,日本公民金子篤志8月12日下午抵達北京,欲向北京當局提出探望已被關押70餘日的中國籍妻子金子容子的要求,並提交針對金子容子被判一年半勞動教養的覆議申請書。

金子篤志在覆議申請書中,根據中國有關實行勞動教養程序的規定之三,對妻子被判處勞教提出異議,他認為妻子金子容子是日本家庭的一員,過著安定的生活,不需要所謂的勞動教養,也沒有人為她申請,也沒有理由為她申請勞動教養。因此,對金子容子的收容完全是強行的,完全是不合法的。

38歲的金子容子居住在日本新瀉縣,中國名為羅容,原籍黑龍江省雞西市。今年5月24日,容子與兩位日本同伴在北京街道上向行人遞送法輪功真相資料,遭北京警察扣押及野蠻毆打。中國當局將兩名日本籍學員強行遣返,卻扣押了持中國護照的金子容子,並於6月13日判處容子一年半勞教。

明慧網一則消息說,金子容子被關押在北京團河勞教所,她因絕食抗議,曾被送北京市公安醫院地下室,遭上銬、灌食等酷刑折磨。北京公安醫院政治處7月22日拒絕證實此事,僅對記者稱:「她的事是有專門負責的。」

金子容子被捕後,金子篤志即透過日本外務部向中國當局要求與妻子見面。在長達兩個多月的時間中,他幾乎是每天電話催促,不過中國從未給予答覆。直到8月8日金子篤志突然接到外務省的電話,說是北京市人民法院已簽發了探視許可,並通知駐中國的日本大使館。

金子篤志說,這突然來的消息反而讓他有點擔心,因為在同中國方面的律師聯繫準備勞動教養的覆議申請過程中,律師曾提到金子容子的體重已從原來的58公斤降至50公斤以下,她的血壓上升到220。

在營救金子容子的過程中,日本法輪功學員多次召開記者會,到中國駐日本大使館進行和平請願,並在容子居住的新瀉縣舉行遊行等救援活動。

7月29日,日本自民黨、民主黨、自由黨、保守黨等21名國會議員,成立「營救金子容子」的超黨派國會議員聯盟大會,呼籲日本政府儘早解救金子容子。日本外務副大臣杉浦正健於同日表示,對於日本人的妻子,將同對待日本國民一樣全力營救。

金子篤志11日說,他聽說議員聯盟的成員曾去北京提出釋放容子之事;外務部的官員也在8月2日去北京的公差時向北京提出此一要求。

目前已有3萬多日本民眾簽名聲援金子容子。日本共同通信社、時事通訊社、讀賣新聞、產經新聞、新瀉日報、新瀉新聞、自由亞洲電台、日本時報等媒體都對金子容子事件進行了報導。金子容子事件已成為被關注的世界性事件。

雖然有眾多的疑慮,雖然還不知道是否能見到自己的妻子,不過金子篤志12日還是懷揣著對勞動教養判決提出異議的覆議申請和給妻子的信上路了。他在給妻子的信中這樣寫到:「70天過去了。日本的人民也在支持我,直到容子獲得自由為止。請再忍一忍。」


金子篤志對羅容被判勞動教養決定的覆議申請書之附件全文:

北京市人民政府勞動教養管理委員會

日本國新瀉縣佐渡郡 金子篤志(羅容的丈夫)

對勞動教養決定書(2002)京勞審字第3099號的覆議申請

據6月24日簽發(2002)的勞京審字第3099號的決定書獲悉、妻子(羅容)因在公共場所派發法輪功宣傳品,被決定收容實行1年零6個月勞動教養。以下對此提出異議。

一、鑑於貴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提出異議。

鑑於第三十五條、第三十六條,妻子羅容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有信仰法輪功「真善忍」理念的自由。

鑑於第四十一條,妻子羅容對法輪功修煉者所遭受的迫害和不公正對待,有申述、告發的權利,任何人不得壓制和打擊報復。

鑑於第三十七條,妻子羅容的人身自由不應受到侵犯。

鑑於第五條,妻子羅容被違反《憲法》的所謂勞動教養的行政規則收容,是不法決定。

二、鑑於貴國有關所謂勞動教養問題的規定,提出異議。

● 鑑於所謂勞動教養問題規定的第一項,對有關實行勞動教養對像的規定:如:不務正業,有流氓行為或者有不追究刑事責任的盜竊、詐騙等行為,違反治安管理,屢教不改的;機關、團體、企業、學校等單位內,有勞動力,但長期拒絕勞動或者破壞紀律,妨害公共秩序,受到開除處分,無生活出路的。

● 鑑於所謂勞動教養問題規定的第三項,對有關實行勞動教養程序的規定:需要實行勞動教養的人,由民政,公安部門,所在機關、團體、企業、學校等單位或者家長、監護人提出申請,經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委員會或者它們委託的機關批准。

● 可見上述規定,對妻子羅容是完全不適用的。妻子羅容是日本家庭的一員,過著安定的生活,不需要所謂的勞動教養,也沒有人為她申請,也沒有理由為她申請勞動教養。因此,對妻子羅容的收容完全是強行的,完全是不法的。

三、鑑於國際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公約及世界人權宣言,提出異議。

鑑於世界人權宣言第十八條,人人有思想、信念及宗教之自由。此種權利包括保有或採奉自擇之宗教或信仰之自由,及單獨或集體、公開或私自以禮拜、戒律、躬行及講授表示其宗教或信仰之自由。

鑑於國際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公約第十九條,人人有發表自由之權利;此種權利包括以語言、文字或出版物、藝術或自己選擇之其他方式,不分國界,尋求、接受及傳播各種消息及思想之自由。

鑑於上述規定,妻子羅容作為國際人權公約締約國的公民,這次的行為是受國際法保護的行為,把法輪功真實情況告訴給世人,符合世界人權宣言的精神。因此,妻子羅容不應成為任何被收容的對像。

四、妻子羅容是一位善良的人

妻子羅容5年前開始修煉法輪功。修煉後,多種疾病被治癒,心情也變的平靜、祥和了。法輪功在中國被鎮壓後,她雖和我過著和睦的生活,但看得出她很是牽掛國內被迫害的同伴,難以接受這一事實。但即使是這樣,面對中國當局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她還是能用平和理性的心態去講清法輪功的真實情況。

這次回中國,我想,她一定是親眼看到當局對法輪功修煉者的殘酷迫害而深感痛心,一心想如何早一些停止這種迫害,才向行人派發法輪功真相資料的。這種出於人道的行為卻被判勞教,對此我無論如何也不能理解。

目前,法輪功已受到歐、美、亞等國的600多個州、市、團體的褒獎。2002年7月25日,美國國會全票一致(420票)通過,呼籲中國政府停止對法輪功迫害的決議案。為甚麼只在貴國,又是法輪功的發源地,法輪功竟被鎮壓呢?

今年,正值日中恢復邦交30週年,卻發生這種傷害日本人民感情,有損貴國國格的事件,這是不是一件令人深感遺憾的事情呢?!

現在,已有3萬民眾、30名大學的學者(15名教授、助教授)及律師(5人)簽名聲援營救妻子羅容,21名國會議員成立了「營救金子容子跨黨派國會議員聯盟」,外務副大臣也表示了聲援的真意。多家媒體(共同通信社、時事通訊社、讀賣新聞、產經新聞、新瀉日報、新瀉新聞、自由亞洲電台、日本時報等等)報導了妻子被迫害遭遇。7月23日在美國首都華盛頓舉行大規模集會(參加者:美國國會議員、NGO的領導、法輪功學員),呼籲中國政府停止對法輪功學員迫害時,妻子羅容被迫害的遭遇成為話題。

就是說,羅容事件目前在世界已經成了被關注的重大事件。國際的政界、宗教界、人權團體、司法界、學術界等有影響力的社會上層的正義、善良之士及善良的日本國民、善良的世界人民都在傾注極大的關心,關心著妻子羅容的安危。不知貴國是否能清醒意識到,目前貴國的人權現狀就是這樣被世界注視著。

在此,我真誠希望作為聯合國常任理事國的貴國政府能理智、真誠行事。並且,

鑑於上述事實,對北京市人民政府勞動教養管理委員會提出兩點要求:

1、取消對妻子羅容的不法決定,還妻子羅容以清白。
2、立即釋放妻子羅容,(以使其)返回日本與家人團聚。

2002年8月11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