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姐姐被迫害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8月1日】我的姐姐是一名法輪大法修煉者,九八年十一月偶然的機會使我姐姐看到了《轉法輪》這本書,看過幾遍以後,她被李老師講的法理深深折服,知道了人為甚麼活著。從此她修心向善,家人更和睦了,鄰里間更能融洽相處了。但好景不長,權勢在手的江羅集團,黑白不明,正邪不分,看到全國上下有億萬人學法輪功,心眼小得不行,妒嫉心大的不行。開始了對手無寸鐵,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好人進行了瘋狂鎮壓和迫害,打、抓、關、抄家、罰款、下崗等。

99年姐姐在向地方各級政府反映意見無效的情況下,進京上訪。只見信訪辦的牌子偷偷地被人拿掉了,有理無處講只好去了天安門廣場,向世人喊出了心裏話「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誰知公民的合法權利被剝奪了,她被以擾亂社會秩序罪非法教養2年。

在勞教期間,姐姐一直不放棄「真善忍」,被先後輾轉送到六家教養院,看到了那裏的惡人把修煉人迫害得慘不忍睹。邪惡之徒在魔窟中,流氓、無賴的嘴臉暴露無遺。姐姐受盡了酷刑折磨,被逼男女混住、扒光衣服毒打,讓她說假話逼其放棄信仰。當姐姐抗議說他們這是違法行為,執法犯法時,結果被超期關押半年之多。在沈新教養院期間惡警郭勇把大法弟子往死裏打,姐姐的腰部被打傷,大小便不能自理,然後將姐姐送往遼寧省監管醫院(陰暗潮濕的地下室)再度摧殘。2年半期間家人只見了三次面。父親於2001年4月遭車禍,當時生命垂危,勞教所管教藉機大做文章逼姐姐放棄修煉,她拒絕了它們的無理要求。

當姐姐要把法輪功學員被殘害的真相帶出去告知天下人時。有一位好心的警察說:「我也知道你們是好人,你們到哪都不會受理,江XX下了密令,對法輪功人員打死算自殺,現在的中國對法輪功就是不講理,連法院、律師都被告之不能受理任何與法輪功相關的案件,它們沒有文字依據,只有口頭傳達。」我和媽媽將姐姐的事實情況向有關政府反映,至今沒有人答覆。曾經體重150斤的姐姐被迫害得不足100斤,而且生命垂危,才得以保外就醫,他們半夜十一點多鐘將姐姐抬回家中,當時姐姐臉色蒼白有氣無力,滿身傷痕,他們自知理虧,怕眾鄉親們看見,才在黑天送回,並騙媽媽在紙單上簽個字欠2000元醫藥費。當我媽媽質問他們「我姑娘是甚麼病」時,他們無一人說真話是打的。媽媽氣憤地說:「看國家電視演的人民警察對法輪功人員無微不至的關懷,像親人對待他們從不打罵並抱頭痛哭,警察那麼好,好的都不願回家了。原來你們是一半人一半鬼,你們也太能白話(編假話)了,你們幾個人還在這裝甚麼呀,真是太沒有人味了,和強盜有甚麼區別。我奉勸你們別再為江澤民賣命了,真相大白時你們還有甚麼臉活在世上,誰做了缺德的事都得去償還,善惡有報是天理,不是不報時辰未到,時辰一到惡人遭報。」老媽媽說個沒完,他們灰溜溜地走了。

姐姐在家期間多次遭到迫害和騷擾,就在2002年7月19日晚九點多鐘,當地派出所指導員粟XX和公安局保安大隊長張福才,帶著七八個人闖入姐姐家中,在沒有任何法律手續(如:搜查證,出示公安證件)的情況下,搶奪家中的私有物品遭姐姐拒絕後,大打出手將姐姐打倒在地。又將我媽媽下巴打脫臼,並將來我家的親屬打傷;又毆打鄰居的幾個人。當鄰居站出來質問他們:你們還叫警察嗎?真正違法犯罪的是你們。他們不敢說話,卻強行將姐姐的辦公桌撬壞,拿走了小電視和VCD、錄放機等物品;又無理地將我家一親屬帶走,至今生死不明,還在被迫害中。

就在第二天我到當地派出所,質問他們這一違法犯罪行為時,他們又說是上邊傳達的命令,沒辦法只能配合。我給保安大隊長打電話,要求釋放無辜被抓的親屬並償還被搶走的物品時,他說不管,你愛找哪去就找哪去。

警察的這些行為和流氓有何區別哪?代表的不是邪惡嗎?江澤民自己那麼邪惡骯髒,怎麼能代表這個那個的?警察雖然是被動的,但要分清好壞,你們收的法輪功資料,你們不是也在看嗎?真要跟江XX綁在一起下地獄嗎?如果你們真的再不回頭,你們看一看聽一聽,老百姓背後在說你們甚麼。給自己的將來留點兒機會吧!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8/11/25109.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