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人發表聲明──聲明強化洗腦作廢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7月9日】
嚴正聲明

2001年6月,由於我沒學好法,在邪惡的迫害中處於消極躲藏,居住在親屬家,和其他大法學員基本失去了聯繫,也不能安下心來學法煉功,用常人的認識衡量,認為是常人在整人,我只要不被抓走,不進洗腦班,不寫「悔過書」,修煉中不留下污點就滿足了。並沒有意識到當時已有了圖安逸和怕心,才被舊勢力魔鑽了空子。師父說:「你們已經知道相生相剋的法理,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強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達到的。」

6月中旬,小區「610」邪惡頭目,利用欺騙我的家人說:「只要回來接受洗腦,就給她恢復工作。」我的家人在利慾的驅使下動搖了,把我從老家強行帶到洗腦班。洗腦班在一個陰暗潮濕的地下旅館內,牆面上冒出水珠,被褥都是濕的,那些陪住人員每天可以輪換著曬太陽,可大法學員上廁所都要讓人看管著,完全剝奪了人身自由,進行精神和肉體折磨。我們修煉「真、善、忍」做好人,何罪之有,第一期洗腦班我保持正念(一期15天),心中默念老師給我們的正法口訣,不和任何人交談,不接受它們的邪悟。

如今那些邪悟的人已經成了邪惡勢力手中的工具,在這個旅館分別辦了多次所謂的洗腦班。他們把學員非法帶到此地後,只要一天不接受洗腦就讓十個邪悟的人圍攏上來,輪番上陣,散布邪悟,進行欺騙,她們以「交流」為名不讓睡覺,見空子就鑽,並邪悟師父的話。在第二期班,自己沒有靜下心來發正念,對法產生了懷疑,邪惡針對我的執著下手,目的只有一個,讓你放棄修煉,不相信師父,不相信大法,其中包括以前有些表現得不錯的人,最可惡的是她們有些人一旦接受洗腦後馬上反過來勸別人,自己背離大法毀滅著自己卻渾然不知。

被洗腦後仍被邪惡因素控制,和「610」那些接受洗腦的邪悟者到原來的同修家去欺騙家屬。過了幾天我遇到一個同修,她說:「被洗腦本身就不對,更不能去找別人」,我有些困惑,就去上班,不再接觸那幫人。但沒能靜心學法,有時混同於常人,身體也漸漸的有以前的疾病重新返回來的感覺。我還找按摩師按摩也沒治好,到醫院拿洗藥也無濟於事。這時我已意識到,你不修了,就把不好的歸還給你。這種狀態整整折磨了我半年多。直到2002年5月,我到大姐家,她對我說:「你可不能這樣下去,這麼好的功法,還是你介紹給我們的,哪能不修了?李老師不承認舊勢力的一切,要從頭來,學法煉功。」我心中有一念,如師父還要我這個弟子,就點化我。晚上休息時,一覺醒來,頭腦中總有一句話,「迷途知返」我反覆說了幾遍,才意識到是師父點化我,我知道錯了,趕快接著修。我和姐姐非常高興,開始了真正的學法煉功,我又回到了法輪大法的行列裏。身體漸漸有了好轉。我發正念清除一切干擾。我無法用語言表達慈悲偉大的師父對我再度之恩。只有用行動嚴正聲明我在強化洗腦班殘酷的精神迫害下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要加緊彌補給大法造成的不好的影響,堅修大法到底!

高玉玲 2002年7月7日


嚴正聲明

我1998年正月初三得法,由於1999年11月進京到國家信訪局上訪,被非法勞教於佳木斯勞教所,為期兩年。由於舊勢力的高壓迫害,在2001年8月末,身體只剩下皮包骨的情況下,經檢查診斷為中性貧血、心臟病、結腸炎等,勞教所給辦了保外就醫,在所內3、4個犯人包夾,不准學法、煉功,在神志不清的情況下被迫簽了它們所寫的「保證」等,被送回當地派出所又讓寫了甚麼所謂的「保證」,向邪惡妥協了,給自己助師正法史上留下了一個大污點。

特此聲明,由於高壓迫害下神志不清時所寫的「保證」、簽字全部作廢。我要堅定修煉,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按照師尊的教導:「一個是大家學法的問題,一個是發正念的事,再有呢就是講清真相這件事情是極其重要的。」來加倍彌補以前以前的過錯,緊隨師父的正法、洪大巨變之勢,不愧「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神聖稱謂,按師父說的「正念正行 精進不停 除亂法鬼 善待眾生」去做,堅定正念,永不動搖。

大法弟子 張普賀 2002年7月3日


聲明

在自己執著心的掩蓋下,接受了邪悟者的邪悟,沒有在法上認識法,而離開了大法;並在街道強制辦洗腦班時,寫了「揭批和保證」。當我離開法時,沒有了心法的約束,只會隨著世人隨波逐流,離法越來越遠。現在我認識到:我們之所以能修煉,靠的是有師在、有法在。離開師父,離開法,還靠甚麼修?為他人好就是讓人知道大法好,這才是對一個生命真正的好!現在我聲明:所寫的「揭批和保證」及有違大法的言論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宋慶慧 2002年4月30日


嚴正聲明

我是一名法輪功修煉者,在中國大陸中個別邪惡之徒操縱的邪惡政治流氓集團的高壓迫害下,自己神志不清違心地寫了、說了的不該說的話,自己很內疚,愧對於偉大的師尊和大法。

為此,我嚴正聲明:在中國大陸邪惡政治流氓集團的高壓迫害下,我所做的有損於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廢;法輪大法是救度宇宙一切眾生的宇宙大法。從今以後,要堅定、堅信大法,緊跟師父的正法,加倍彌補。學好法、講清真相,同時按時發正念,直至邪惡徹底清除,做一個合格的大法粒子。

王貴廷 2002年6月15日


聲明

2002年5月被非法拘留,在怕心和親情的帶動下,正念無存,怕進監獄。因而裝病並說了妥協的話。配合了邪惡打針治療,辦了假診斷書。為了保外就醫回家後在家人的「看護」下與外界斷絕往來,逐漸身心疲憊,以致無法學法煉功。

現在深深痛悔當時沒有正念,沒能在過關中堂堂正正,屈服於恐嚇與親情。做出一個修煉人絕不能做的,違背大法的行為。現嚴正聲明在迫害中所說所寫的一切違背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廢。今後要堅修大法!講清真象,救度眾生。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 姜桂蘭 2002年7月7日


嚴正聲明

在邪惡迫害下,由於在法理上認識不深,曾經於2000年春節期間,寫過所謂「保證」,追悔莫及,聲明作廢,現已早匯入正法洪流中。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郭連秀 2002年7月7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學法不深,還有很多執著心,沒有用大法要求自己,給大法造成了不好的影響,我很悔恨。現嚴正聲明在洗腦班上所說、所寫的一切作廢。加緊彌補,跟上正法進程。

高昌澤 2002年6月9日


嚴正聲明

我是96年學大法的,由於學法不深,對法理解的差,平時還覺得很堅定,在2000年警察到我家查收真相材料時,我的怕心出來了,說了妥協的話。我現在鄭重聲明:以前說的話作廢,堅跟師父,正法進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金日霞 2002年6月18日


嚴正聲明

在勞教所利用夾控、禁閉、連續幾天不讓睡覺、寒冷天氣不讓加衣服等手段的迫害下,我承受不住,被迫違心地寫下了「三書」。儘管在勞教所裏我已通過我的言行徹底否定了「三書」,但是今天,作為正法時期大法的一粒子,我必須嚴正聲明,高壓下寫的「三書」無效,全部作廢。「強制改變不了人心」,堅定地跟上師父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 林麟福 2002年7月1日


嚴正聲明

我在1999年7月20日後,由於沒能更好地把握自己,在邪惡的洗腦班高壓下,寫了有損於師父、有損於大法的話,現在我公開聲明,所有的「保證書」一律作廢。全面否定邪惡舊勢力的安排,堅決跟師父修到底。我一定要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更加堅定的正法,向世人講清真相,充份發揮大法粒子的作用。

大法弟子:昭黎 吳玉石 王慧 2002年7月7日


聲明

2001年10月19日被市「610辦公室」強行抓去審訊,後轉看守所,於11月2號被放,違心的寫了「保證書」,後悔莫及。在此莊嚴聲明:「保證書」作廢。我還要堅修大法心如磐石,更加努力修煉、彌補造成的損失。

趙長春 2002年6月19日


嚴正聲明

我由於對法認識不足,常人之心放不下,在承受迫害時配合了邪惡,寫過「保證書」、簽過字,現聲明全部作廢。彌補過去造成的損失,跟上正法進程,做合格的大法弟子。

李桂英 2002年7月7日


嚴正聲明

本人於1996年有緣得法。在修煉中不斷提高自己,不但身體得到淨化,而且,思想也得到昇華。99年4.25以後,曾多次隨大法弟子弘法,可是,由於自身的執著和學法不深的緣故,被邪惡帶到了教養院。在邪惡勢力的高壓下,寫了所謂的「三書」、「揭批」等一些大法弟子所不應該做的事。

獲釋後,經過學法和師父的不斷點化,認識到自己在教養院裏的所作所為是錯誤的。現在,我全盤否認在教養院裏的邪惡思想及所為,並且,緊跟師父正法進程,做一名真正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用理智和智慧向世人講清真相。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朱丹 2002年7月


嚴正聲明

在強化洗腦班上,由於高壓逼迫和邪悟,說了和寫了對大法不敬的話,深感後悔,現聲明我在洗腦班上的一切「悔過」和對大法不敬之詞全部作廢。我一定堅修大法,永不改變,緊跟師父正法進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宋美英 2002年7月6日


聲明

2001年10月19日被「610辦公室」強行抓去審訊,後轉看守所,違心的寫了一些反對大法的話、反對老師的話聲明作廢。我還要堅修大法,精進不止,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陳樹生 2002年6月19日


嚴正聲明

在高壓迫害下所說的有損於大法和師父名譽的話全部作廢。我一定要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緊隨師父走完最後的正法之路。

趙來興 2002年6月15日


嚴正聲明

2000年12月18日我因發大法資料被抓進看守所。看守所的管教人員對大法學員太殘忍了。因為在我身上搜到經文,所長給帶上背銬4-5天,吃飯、睡覺、上廁所都不解開,因煉功早晨不讓吃飯在雪地裏凍了我們4個多小時。2月16日把我送到勞教所,讓看管人員看著我們不允許煉功,到後來他們就用電棍電這些學員,在強制下我違心地寫下了「保證書」。後來在強制下我違心地寫下了「四書」,後被釋放回家。當時聲明「四書」作廢,但沒有寫書面材料。現嚴正聲明「保證書、四書」作廢!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荊月華 2002年7月5日


嚴正聲明

在被非法關押期間,由於自己不能承受高壓迫害,說了不該說的話,這成為自己修煉道路上的污點。我現在聲明,自己所說的違心的話全部作廢。堅修大法緊隨師,做好自己應該做的。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 張建 2002年7月8日


嚴正聲明

我叫趙文博,男,16歲,我曾一念之差,在學校橫幅上簽字,現在聲明它作廢。我要重新回到大法弟子的行列中。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  趙文博   2002年6月21日


嚴正聲明

由於我學法不深,在洗腦班上被所謂洗腦。我嚴正聲明,在洗腦班上所說、所寫的一律作廢。重新走入正法之路。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 何鳳琴 2002年7月5日


嚴正聲明

我99年7月20日曾在公安分局寫過「保證」,今特此聲明以前所寫的這一切作廢。堅定修煉,跟上正法進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戴嵐秋 2002年6月1日


嚴正聲明

2001年2月13日,公安在我家非法搜查出《轉法輪》等書和經文、磁帶等大法資料,從此開始對我監視居住,並以辦洗腦班的形式迫使我寫下「保證」的文字。事後,還一再要我寫悔過和揭批。我覺得作為一個大法弟子,寫保證書就已經做錯了,拒不再寫揭批書,並口頭聲明保證作廢。於是在2001年7月4日被非法關進看守所,同年9月28日被非法送勞教所。在勞教所裏,由於自己學法不精進,被邪惡勢力的歪理所矇蔽、欺騙,從而做了一個大法弟子不應該做的事,在9月30日寫下了「保證」,繼而寫了認識和揭批。為此,我深感痛悔。

是師父的慈悲再一次救度了我。今天,也是我走出勞教所的一個月,我明白在勞教所的那段日子,我確實大錯特錯了。在此,我嚴正聲明,我寫的「三書」作廢,所說、所做的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師父的言行通通作廢。我要堂堂正正修煉,做一個真正的大法弟子,向世人講清真相:法輪大法好!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黃香 2002年6月30日


嚴正聲明

我違心寫的「保證」現聲明作廢。珍惜修煉機緣,堅修大法緊隨師。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劉亞平 2002年7月7日


嚴正聲明

由於學法不深,被執著心帶動,在洗腦班上說了大法弟子不該說的話,做了大法弟子不該做的事,非常痛悔自己給大法帶來的損失。今後我一定要學好法,精進實修,加倍彌補,緊緊跟上師父正法進程。

劉秀環 2002年7月8日


嚴正聲明

99年7月20以後我違心地「表態」,同時將書交給邪惡之徒手中,並寫了兩次「保證」。我現在鄭重聲明以前所寫的「保證」作廢,堅定修煉。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畢佔春 2002年6月30日


嚴正聲明

我在2002年所有寫過的「保證書」,以及認同邪惡說的那一切全部作廢。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 劉玉先 2002年6月16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學法不深,悟性低,99年720後在邪惡的壓力下寫了「保證書」。當時耍了些文字遊戲,還覺得沒甚麼,現在知道那也是配合了邪惡,沒有做到抵制邪惡。現鄭重宣布我所寫過和他人代寫的一切「保證」全部作廢。以後緊跟正法進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 譚香蘭 2002年7月7日


嚴正聲明

我只因修煉法輪大法,公安局及單位於2002年1月份在沒任何手續和證據下以談話為名,採取欺騙手段把我騙到洗腦班。由於學法不深又有個人的執著,被邪悟者所矇蔽,給自己修煉路上抹了黑,留下了污點,給大法蒙上了恥辱。想起來後悔不已。是師父洪大的慈悲苦度給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以彌補的機會。在此我嚴正聲明我所寫過的揭批、保證一律作廢。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安淑閣 2002年6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