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信大法,堅信師父,沒有過不去的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7月6日】我是山東大法弟子,1996年得法,文化大革命中只念過五年學,平時連信都寫不出來,得法後學習師父《轉法輪》比他們初中生還順利,拿起師父的《轉法輪》越看越愛念。可是1999年7.20以後,江氏政治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我心裏很不理解,隨之去北京上訪討公道。因為堅信法輪大法是正法、是宇宙大法,師父一直叫我們做一個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好人、更好的人,沒有錯,憑這一點江澤民集團就是違背天理的。

在邪惡勢力迫害法輪功的日子裏,我憑著對大法的正信,在師父的呵護下我闖過了一關又一關,下面我把修煉中幾次過關的情況講出來與大家共勉。

7.20以來我共去過北京6次。有一次我和6位同修商量去打橫幅的事,心想前幾次去北京散散傳單,發發材料,都沒有把橫幅打出去,這一次一定要把橫幅打出去,把壓抑在心裏很久的心聲「法輪大法好」喊出去,助師正法,兌現自己的誓約。由於邪惡的迫害,橫幅剛剛打出去,還沒喊「法輪大法好」,惡警們就圍上來,我們不顧惡警們的拳打腳踢,繼續喊法輪大法好,惡警們把我扔上警車,我也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法輪功清白、還我師父清白」一古腦喊出來,心裏很舒暢,身上雖然被打過多處,卻一點痛的感覺都沒有。我被扔上了警車後,腦中想起了師父的話:「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暗下決心,絕不配合邪惡,不報名、不報姓、不報籍貫和單位,邪惡不管怎麼打就是不說。為了制止邪惡勢力對大法的迫害,我從被抓後就開始絕食,絕食堅持了五天整,邪惡毫無辦法,只好無罪釋放。

還有一次,惡警將我家防盜門撬開,將我抓走,因為我堅決抵制邪惡,最後惡警們只得將我抬走。我在獄中絕食一個月,惡警們只得又將我抬著送回家,回家第二天我便離家出走,過上了流離失所的生活至今,由於堅決抵制邪惡的一切迫害,抓走送回都是6-7個警察抬著進行的,街鄰四舍都看在眼裏,對群眾的影響極大,群眾都說:「不就是煉法輪功的嗎,在家好好的還要撬門把人抬走,真是甚麼世道啊!」

再有一次我外出貼不乾膠傳單,貼完傳單順著公路往回走,走著走著一輛警車擋住了我的去路,從車上跳下兩個人來要搜我身,因身上還有沒貼完的材料,當即我發出一念不能被他們抓走,把他們定住,就這樣,憑著對大法的正信正念,憑著師父給我的神通,我跑出60多米向後看到惡警還在原地不動地站在那裏,這是師父給我的威力,使我又闖過了一關。

實踐證明,只要堅信大法,堅信師父,沒有過不去的關。今年春節我丈夫(大法弟子)被抓後,警察一直沒抓到我,就進行了大規模的搜捕行動,用了兩輛警車,10多個惡警把我所有親戚挨家不漏地搜捕抓我,其中有兩次惡警離我只有幾米遠,我都順利地逃離了危險境地,這都是師父呵護我才使我闖過了一關又一關。邪惡之徒一看抓又抓不到,搜又搜不到,就下了通緝令,我想你抓捕也好,通緝也好,都無濟於事,因為我修煉的路是師父給安排的,不是邪惡說了算的,我是主佛的弟子,我堅信師父,堅修大法,一修到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