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真善忍的光芒照亮每一個人的心──大法弟子給公司領導的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7月23日】

尊敬的××,您好:

我是×××,曾在您的公司裏工作過,不知您可否記得。時常回想起在××工作的那段時光,朝氣蓬勃的同事們,令人賞心悅目的產品,充實、忙碌的工作,寧靜、整潔的海邊城市……一切都給我留下美好的印象,就如同我記憶中曾經滑過的一個美麗的音符。佛家是講緣份的,我想我能在××工作,也是緣分,因著這緣分,所以今天冒昧地提起筆想跟您說一說我離開公司後歷經波折的經歷,以及我對人生的一些感悟。謝謝您能在百忙之中耐心地看完此信,相信定會有所收穫。

時光真是轉瞬即逝,驀然回首,三年已過,竟恍如一瞬間。99年10月我去北京為法輪功上訪,年底離開公司後,一直在家,因當時一下子面對鋪天蓋地而來的輿論揭批和各方面的壓力,一時間真的有點不知所措的感覺,我起初感到疑惑,難道真的像媒介上宣傳的這樣嗎?我覺得不是,但是各方面向我施加的巨大壓力,親人的、朋友的、家庭的、社會的,使我很痛苦,我覺得我需要好好靜下心來思考一下,來選擇我的路,所以在隨後的時間裏,我一方面準備考試,一方面開始用我本性的一面理智的思考,我覺得我的生命在如此的大是大非面前需要好好的判斷和有所選擇,到底甚麼才是我所應該追尋的。

我在想我為甚麼要修煉法輪功?從小我就在思考著人生的意義,人為甚麼會來在世上?難道就是這樣拼命的讀書,然後爭取衣錦還鄉、光宗耀祖,再然後百年入土後便化作塵埃嗎?生命的意義難道就是這樣的狹隘和短暫嗎?我迷惑和彷徨,然而卻得不到解答,於是我最後自己得出結論:人活著就要出人頭地!於是我拼命地讀書,拼命地去「鍛煉」自己,我成為老師和家長眼中「上進」的學生和小孩,然而我卻發現我活得越來越痛苦,越來越迷惘,越來越患得患失,我變得越來越不安、緊張和焦慮,我的心變得越來越狹小和自私,我的脾氣也變得越來越暴躁,人也越來越容易感冒和發燒,在這個緊張、快速和充滿物慾的社會裏我感覺我好像越來越迷失了我自己……難道我錯了嗎?我開始翻閱古今中外的哲學書,和佛道的經典,然而面對著浩瀚如海的書籍,我卻仍然找不到答案。就在這時,我看到了《轉法輪》,我豁然間就明白了生命的真正意義,明白了以前困擾我的種種問題,正如李老師在書中寫到:「人要返本歸真,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的,所以這個人一想要修煉,就被認為是佛性出來了。這一念就最珍貴,因為他想返本歸真,想從常人這個層次中跳出去。」

我自修煉以後,以往的那種焦慮和緊張全沒有了,心胸越來越開闊,辦事效率越來越高,書越讀越輕鬆,感冒和發燒也沒有了,和周圍的同事、朋友相處的也越來越融洽,切切實實地從本質上改變著自己,真正地做到了一個好人,一個更好的人。更重要的是我真正明瞭了生命的意義,人到底是為甚麼活著!我感到我的生命從未像我修煉後變得那樣的踏實,心中充滿了寧靜的喜悅。修煉,這真是讓一個生命歡呼雀躍的美好的事!

至此,我心已明瞭、堅定,修煉返本歸真,這才是生命最終的意義啊!我覺得任何外在的壓力都改變不了我的心,我修煉法輪功後的親身經歷和體悟,就是對那些污衊宣傳的最好的駁斥!

「其實經過了各種各樣政治運動的人們會有很強的分析能力,過去他們有過信仰,有過失落,有過盲目崇拜,也有過經驗教訓,特別是在文革中受到過難忘的心靈觸及,這樣的人們叫其隨便就相信甚麼這可能嗎?是真理還是搞政治的人所炒熟的所謂迷信,今天的人們是最能明辨清楚的。」(《再論迷信》)

後來我於2000年夏天接到了海外一所大學經濟學院的入學通知書,並取得了全院最高的獎學金,攻讀經濟管理碩士。那是一個美麗、整潔、一切都有條不紊的國家,人民安居樂業,雖然學業非常繁重,但是在那裏的生活很開心,因為我又可以在藍藍的天空和綠綠的草坪上和功友們一起自由的煉功了,再也不用擔心會因此而被遭拘捕了。海外的生活更是讓我親眼目睹了法輪功在海外洪傳的盛況,這一祥和的功法在海外五十多個國家和地區迅速洪傳,這恐怕也是迫害者始料不及的吧。雖然人們一開始聽到的都是從中國官方報導轉載過來的對法輪功的污衊之詞,但是當人們親眼目睹了法輪功的祥和及法輪大法修煉者身上所展現出來的善良、慈悲、理智和大忍,無數善良的人們被深深地打動和吸引,謊言不攻自破!其實早在師父92年剛剛開始出來傳法的時候,就說過:將來世界上會有很多人來學這個法,世界上人人都會知道法輪功。其實對於今天所發生的事情,特別是中國所發生的一切,在世界上很多國家的一些先知者,預言家都有所預言。想想,在短短十年時間內,法輪功迅速傳遍全球五十多個國家和地區,上億人修煉,取得眾多褒獎,超越一切種族、膚色、年齡、文化、國家的界限,所到之處如一股清流,淨化人的心靈,提升人的道德,這決非人力所能為!然而在海外,每每看到從大陸出去的民眾,向他們提及法輪功時的神態,心裏便不覺感到心疼,那是在從世界其他任何地區來的人們臉上都找不到的表情:害怕、冷漠和麻木。我感到深深的悲哀!我在想中國人民啊,確實經歷了太多的磨難和挫折,經歷了太多的運動和鬥爭,面對再一次的全民洗腦和殘酷鎮壓,人們真的麻木了,但是,誠如孔夫子曾說過的:「人之初,性本善」,當我一遍又一遍地友好耐心地告訴從國內那樣一個封閉的環境中來的人們,在那表面虛假的「繁華」和平靜之下掩蓋著怎樣的浩劫和悲哀,人們整天聽到、看到的都是怎樣赤裸而又膚淺的謊言,鎮壓者怎樣的殘暴和修煉者在如此不公對待下所展現出來的怎樣的善良和大忍,我真的從人們眼中讀到了越來越多的真誠和理解,從那麻木表情的背後看到了越來越多那曾漸漸逝去的善良。是啊,真善忍,這是生命賴以生存的根本啊!誰能離開他呢?如果一個生命連真善忍都要背離,都要打壓,都要反對,那不等於是魚兒要離開水,人要離開空氣一樣嗎?其實我所做的一切不過是想以我作為一個法輪大法修煉者的親身經歷告訴人們:「請一定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的生命會因為這一念而擁有美好的未來,真的。」

但不管怎樣,我都很留戀國內,雖然我當時在海外,可我覺得我的心好像從來就沒有離開過國內一樣,後來我於2000年底放寒假期間,回到了國內,想把真相和法輪功在海外洪傳的盛況告訴更多的中國人,然而我卻沒有料想到的是,我竟會從此一去不復返。在××地,因為我們告訴當地人們有關法輪功的事情,而再次被非法抓捕。當我質問提審我的公安,我到底為甚麼被抓捕,他們說我擾亂了社會治安,可是這種說法實在是非常可笑、愚蠢和站不住腳的,甚麼行為才能被稱為擾亂社會治安呢?我想只有當一個人的行為對公眾構成了危害才能被稱得上這項罪名,而我所做的一切只不過是告訴人們要做一個好人,那這能算得上是擾亂社會治安嗎?相反,當我煉法輪功的親戚半夜兩點鐘,被土匪般的警察從被窩裏非法抓進勞教所,從此受盡折磨,卻不能被告知任何理由時,我不禁想問是誰在擾亂社會治安?當我那些正是風華正茂、年輕有為、本可以為國家貢獻一己之材的好友,他們有的是博士生,有的是研究生,有的還是在校的學生,有的有著很好的工作和薪水,然而卻一個個都因堅持他們的信仰,堅持講真話,或被勞教、或被判刑、或被迫流離失所、或遭受種種折磨時,我不禁想問是誰在擾亂社會治安?當我的父母因為我這個他們唯一疼愛的女兒要堅持修煉而隨時會面臨牢獄之災、前途盡失的結果,他們便每日以淚洗面、寢食不安、飽受家破人亡的煎熬時,我不禁想問是誰在擾亂社會治安?當成千上億的修煉者因為堅持信仰而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或被迫背井離鄉,流離失所,甚至被殘酷折磨致殘致死時,我不禁想問是誰在擾亂社會治安?而當這成萬上億的修煉者的家屬,親朋好友,單位,社區,當地政府,都要受到株連時,我不禁想問是誰在擾亂社會治安?……由此,我只能得出一個結論,那就是中國沒有法律,而所謂的法律只是當權者手中一根打人的棍子而已。每次他們非法提審我時,我都堂堂正正的告訴他們,我沒有罪,我活得光明磊落,我所做的一切行為都是對國家負責的,對人民負責的,他們無話可說;他們威脅我說要判我五年、七年,讓我為自己的前途、親人想一想,我只是告訴他們法輪大法好,他們沉默;當他們讓我好好學習一下馬克思共產主義哲學時,我告訴他們我大學時馬克思哲學考第一,他們啞口無言……漸漸地,我從他們的眼中看到了同情、敬佩和無奈,其實我後來聽我的家人告訴我,當時公安裏面的一把手曾對我的家人說:「我們實在不忍判這個孩子啊,我這一筆下去就等於毀了這個孩子的前程啊!」 其實人都有善良的本性,在是非、善惡面前,人都會有所判斷,有所思考,有所選擇,更何況這是萬古都沒有過的高德大法啊,否則,怎麼會在近三年如此殘酷的鎮壓和謊言面前,還有那麼多的人要堅持他呢?還有越來越多的人要來修煉他、支持他呢?

「為甚麼在中國和全世界有這麼多人在學?中國一地就有將近一億人在學,有許多人是科學家,高級知識分子,社會學家,思想學家,搞哲學研究的,甚至於高級幹部;在國外,有那麼多博士、碩士、研究生、教授在學,他們思想都不聰明嗎?特別是在中國的那個社會,人們經歷的太多了,信仰過思想,經歷過文化大革命,也崇拜過,教訓非常深刻了。他們甚麼都經歷了,這樣的人你讓他盲目地相信一個甚麼東西可能嗎?!那麼為甚麼他們能夠學法,他們為甚麼那麼堅定,這本身不說明問題嗎?因為我叫大家在做好人,我叫大家要做一個更好的人、超常的人、健康的人、更高尚的人,直至能夠使你圓滿的人。這不是我李洪志三言兩語就能夠使人像沒理智了一樣跟隨我。大家都知道大法是鬆散管理的,你學你就學,你不學你就隨便哪兒來哪兒去,我都不管,沒有任何約束,沒有任何組織形式,也不管你要一分錢。為甚麼大家都聚在這裏,甚至於趕都趕不走了?他們沒有思想嗎?沒有理智嗎?那麼有的人為甚麼不能放下心,真正地看一看這本書呢?看看李洪志在幹甚麼?為甚麼世界上有這麼多人在學這本書?看後你可能會明白我在幹甚麼。」(1999年5月《在澳大利亞法會上講法》)

在近三個月的非法關押後我被轉回了本地的公安,期間,我找機會跑了出來,從此被迫流離失所,至今,因為我知道,如果我不跑出來會面臨著怎樣的待遇:如果我繼續堅持我的信仰,我就會被非法勞教或判刑,被強迫洗腦,被強迫和「國家」(我之所以打引號,是因為只有廣大的民眾才能真正代表國家,而那幾個少數掌握權力的人,它們不能代表國家,它們只會把我們這個國家推向災難無比的深淵!)保持一致,被強迫出賣我的靈魂,並受到非人的待遇,酷刑的折磨。不要以為我是危言聳聽,我們這裏的功友因堅持不放棄信仰而被殘害致死的就已經有五人了,這都是發生在身邊的、活生生的、無法抹煞的事實!而且據海外人權機構調查:通過民間途徑能夠詳細核實的已有438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迫害致死案例在全中國30個省、自治區、直轄市都時有發生;據2001年底中共官方內部統計,拘捕關押中的法輪功學員死亡人數高達1600人。另外,全國被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至少有6000人,被非法勞教的人數超過10萬人,數千人被強迫送入精神病院受到大劑量破壞中樞神經藥物的摧殘,大批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到各地「洗腦班」遭受精神折磨,更多人受到所謂「執法人員」的毒打、體罰和經濟敲詐。在眾多法輪功學員被打死打傷、妻離子散、居無定所、流離失所的同時,億萬法輪功學員的家屬、親朋好友和同事均受到不同程度的牽連和洗腦。我想這些數字一定會令每一個以為生活在和平與繁華中的人們感到震驚吧,然而三年了……在這看似「和平」的外表下,掩蓋著多少血淚交織,死生契闊,苦難離合? 在這讓人沉醉的表面的「繁華」 之中,又醞釀著多少的不為人知的悲涼?人類最基本的美德正經歷空前的浩劫。或許您還是會覺得這場迫害距離您的現實生活是那樣的遙遠,其實不是這樣的,在這場對人類美德與良知的鎮壓與扼殺中,每個人都要在其中有所選擇,每個人都在扮演著自己的角色,每個人也因此而擺放著自己的位置,正如師父曾在1999年7月13日寫的一篇經文《再論迷信》裏說的:

「人類啊!清醒過來吧!歷史上神的誓約在兌現中,大法衡量著一切生命。人生的路自己走。人自己的一念也會定下自己的未來。

珍惜吧,宇宙的法理就在你們面前。」

其實每個人都在其中啊!每個中國人,也都因這場災難,而已經在付出代價了,不是嗎?看看吧,中國近三年來,南澇北旱,六月飛雪,冰雹暴雨,蝗蟲四起,沙塵襲擊,各種怪異的天象頻頻出現,這不斷的天災人禍已經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了;另外一方面,政府巨額的財政赤字,堆積如山的銀行壞帳,黑箱操作充斥的股票市場,上自總書記開始橫行遍地的貪官污吏,國企改革的失敗,不斷爆發的大規模下崗工人抗議,……難道這一切真的都是所謂的「自然」現象嗎?其實中國古代的聖者賢人都講天人感應,天象的變化會帶動人世的變更。其實這些都是上天對人的警告,不能在繼續作惡了。要按照修煉人的觀點來看,當一個國家或地區出現異常的天災人禍的時候,實際上都是神對人的警告,也是給做了很多壞事的人一個還業的機會。

「告訴大家,中國大陸上所有發生的一切天災人禍,已經是針對那裏眾生對大法犯下罪惡的警告。如其不悟,真正的災禍就將開始。」(《大法堅不可摧》)

其實這場對人類最古老、最美好的人性和真理的迫害,與每一個人都息息相關啊!世界上的每一個人都要在其中有所選擇。它關係著你和我,關係著世界上每一個善良的人民。因為真善忍是一切生命賴以生存的根本啊!對他的鎮壓,就是妄圖對每一個善良生命的摧殘和毀滅,而對他的維護將會給生命帶來無限美好的未來。我想這也正是為甚麼我給您寫此信的原因。隨信所附是一些真相材料和有關經濟方面的參考資料,希望您能仔細閱讀,願您能分清正邪,明辨善惡,扶持正義,願真善忍的光芒能照亮我們每一個人的心和世界上的每一個角落,願您和您的親人們都能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此致

敬禮
××× 敬上
2002年7月22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