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行能行:特殊情況下連續24小時發正念的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7月2日】邪惡之首去德國時,明慧網建議全球大法弟子持續整點發正念,清除在另外空間操縱獨裁者的邪惡因素。過了好幾天我才知道,因材料要好幾個人傳看一本,等材料到了我手裏只趕上後兩天,可接到材料的同修又沒注意看,而有的看了又沒重視,忽略了明慧的建議,有不少同修沒有重視持續整點發正念,影響了與國外弟子同步發正念。我們都很難過,冷靜下來,互相交流,各自都向內找,要緊跟正法進程,儘量做到每個整點發正念。

其實原來我們也是遇到整點就發正念,只是到半夜十一點以後就睡過去了。雖然悟到了應該每個整點發正念,可做起來難度還是不小。睏勁上來了怎麼也控制不了,每天發正念最多20次。其餘幾個小時就睡過去了。而且白天還犯睏。想想國外的同修,是在外面風裏雨裏不分晝夜地發正念,他們的付出得多大呀,而我們是在屋裏卻不能堅持每個整點發正念,國內國外是一個整體,我們得跟上啊!

一天與一同修談起發正念,他說一個整點也不落地發了兩天了,我高興地問他感覺如何,他說挺好,只要有決心,沒有不行的。這句話提醒了我,我說我得突破它,清除另外空間的邪惡是我們的責任哪。

悟到就要做到。我將鬧鐘報撥到差十分整點,打坐的墊子放在床邊,等到點時就坐到墊子上發正念,這樣能使自己精神一點。第一天輕鬆做到24小時整點發正念,第二天也如此還不困,可到第三天鬧鐘不聽使喚了,半小時一叫,十分鐘一叫。我悟到不該用表了,就把它放到了一邊,但人的觀念還是很重,不敢閤眼,不敢閉燈,生怕睡過了頭。後來我發現,每當我想到看表時,指針總是指在54-55分,白天也一樣,無論學法或做別的事情都是這樣。難道這是巧合嗎?後來晚上乾脆放心大膽地睡,忽然醒來看看表,還是54-55分,我這才悟到是真正用心去做正法的事時,佛法神通在起作用啊!就是把正念帶進了師父給我們下的機制裏,也可以說是隨機而行了。

連續24小時發正念期間,我學法、發真相材料都不誤,還比以前更精神。以前如果晚上睡得少白天還犯睏,現在白天不但不困,而且做事又快又好。但我並沒有因此生歡喜心,因我知道,大法弟子修煉到現在,這是應有的狀態,而且要不斷地突破,達到一個完全神的狀態。因師父已經把功能給我們打開了,正念很強時,意念到功就到,用甚麼有甚麼。

記得一個晚上,僅差15分鐘到9點,可不知怎麼,突然睏得不行了,眼皮總想往一起合,怎麼也精神不起來,離發正念還有10分鐘,怎麼辦?心想那就睡5分鐘吧,並告誡自己無論如何也不能睡過了頭,別誤了發正念。當時並不是有意發個正念,而是自然地這麼想了一下,一躺下哎睡得可真香啊,忽然嚇醒了,怎麼睡了這麼長時間哪,可當看表時指針還是在8點45分沒動,也沒深思,啊,沒到點,這睡意正濃呢,再睡一會兒吧,當第二次驚醒時,指針在8點46分,難道表停了?拿手錶對了一下時間,一點不差,哎,淨自己嚇唬自己,第三次睡醒時,睜眼一看,8點52分,三次共睡7分鐘,這7分鐘管用啊,像睡了幾天,因馬上該發正念了,沒去多想,彷彿是個笑話,像是到另外空間睡了一大覺。其實也是正念的作用。無論做甚麼事情,一個正念到位,也是自然的流露,一切隨機而行。其結果回到正念上一點不差。而不是遇到甚麼事先慌作一團,然後再想這不對呀,我得發發正念,這不趕趟。這也是我幾次闖關的親身體驗。

通過這幾天的連續整點發正念,我體會到當睡魔干擾時,如果你不正念鏟除它,而是順著求安逸之心和惰性任意發作是堅持不了多久的,我有幾次是下半夜三點時看著到點了可身子就是不想動,但我馬上意識到不對勁,一機靈爬起來,也就精神了。我是從6月9日開始一個整點不落地發正念,而且並沒感覺難,就一點:認識到作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責任,用心去做,沒有過不去的關。

讓我們以師父的話共勉並結束此文:

我過去修煉的時候,有許多高人給我講過這樣的話,他說:「難忍能忍,難行能行。」其實就是這樣,不妨大家回去試一試。在真正的劫難當中或過關當中,你試一試,難忍,你忍一忍;看著不行,說難行,那麼你就試一試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轉法輪》332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