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人發表聲明──聲明強化洗腦作廢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7月19日】
嚴正聲明

我是法輪大法修煉者,由於我學法不深,沒有悟到師父多次開示的「大法是嚴肅的,修煉是嚴肅的」(《排除干擾》)「修煉與正法是嚴肅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重要性和嚴肅性,帶著人的觀念與不願去的執著「就會被人世的求安逸之心帶動而邪悟」(《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認為自己的證實大法達到了一定的效果就不用再證實法了,從而於2000年3月中下旬和6月底7月上旬向邪惡妥協,寫了「保證不進京上訪(包括書面上訪)、不公開煉功」;在2000年、2001年被邪惡先後幾次非法抄家和審訊中配合邪惡簽了字,這是對大法和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稱號的一種侮辱,也是自己的恥辱。作為大法弟子絕不該這樣做。師父在《大法堅不可摧》中教導我們「作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構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糾正一切不正的,怎麼能向邪惡低頭呢?怎麼能去向邪惡保證甚麼呢?即使不是真心的,也是在向邪惡妥協,這在人中也是不好的行為,神絕對不會幹這種事。在被迫害中哪怕真的脫去這張人皮,等待大法修煉者的同樣是圓滿。」「如果自己的所為已不配是大法弟子時,那麼大家想一想,在這開天闢地都沒有過的慈悲與佛恩浩蕩下,如果還做不好,怎麼會還有下一次機會呢?」(《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作為一名大法弟子,為甚麼在承受迫害時怕邪惡之徒呢?關鍵是有執著心,否則就不要消極承受,時刻用正念正視惡人。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為我沒做好而羞愧,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也對不起對我們寄託無限希望的眾生,沒有對大法負責、沒有對自己負責、也沒有對宇宙中一切正的因素負責!在此我特向師父、向大法、向世人、向眾生莊嚴鄭重地聲明:2000年3月中下旬、6月下旬、7月上旬向邪惡妥協寫的「保證不進京上訪(包括書面上訪)、不公開煉功」及在2000年、2001年被邪惡先後幾次非法抄家和非法審訊中所謂錄口供的「材料」的簽名作廢!「作為大法弟子是全盤否定一切邪惡的舊勢力安排的。全面講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惡,救度眾生,堅定地維護法,因為你就是大法的一員,堅不可摧」(《大法堅不可摧》),我要時刻用正念看問題,糾正一切不正的,在破除邪惡的迫害中彌補自己的過失,走好每一步,迎接法正人間的到來!

聲明人:張守風 2002年5月19日


嚴正聲明

今年,我被邪惡政府人員強行抓到「洗腦班」,自己在那個邪惡的環境裏,頭腦能保持清醒,也批駁邪惡的惡毒邪說。但在邪惡的迫害壓力下,我產生了怕自己最後容量不夠而完全掉下去的想法,就違心地寫了所謂的「決裂書」等東西,但當時想這些都是假的,不是我內心真實想法,我心裏還是認為只有大法才是天經地義的,我的心絲毫沒變。

回來後,有相當一段時間心裏很彆扭,明白自己做了決不能做的錯事,又抓緊反覆學法,知道還是自己有怕心,所以在關鍵考驗時心態不能純正地對待,沒能用法衡量一切,不堅定。通過這次魔難考驗看到了自己的執著心,認識到,今後只有多學法,不斷地同化法,做好師父叫我們作的三件事︰學法、講清真相、發正念,來彌補自己做錯的事,在這個修煉的環境中不斷地用大法來純正自己,儘快做一個合格的大法粒子。

我鄭重聲明,在「洗腦班」上,我違心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東西全部作廢。

大法弟子 劉景舜 2002年6月


嚴正聲明

去年9月18日我被單位邪惡之徒強行綁架至當地派出所,隨後又被送至「洗腦班」。在「610」邪惡之徒及其幫兇的殘酷迫害下,我僅僅因為維護憲法賦予的基本權利,而被邪惡之徒先後3次關禁閉折磨。在「洗腦班」上遭到拳打腳踢。其中一次我被關禁閉折磨3天4夜,不准吃飯,不准睡覺,不准煉功。由於我未能在法上認識法,被常人的求安逸之心帶動而邪悟,利用常人的狡猾心理違心地寫了「悔過書」之類的東西,給大法帶來了損失,給自己的修煉造成了嚴重的污點,深感對不起師尊,對不起大法!後通過靜心學法,漸漸明白了修煉的嚴肅性和大法的威嚴之所在,感謝師尊的慈悲苦度。今天我再次嚴正聲明,在洗腦班期間所說所寫的一切作廢!今後我一定要堅修大法緊隨師,加倍彌補,努力挽回給大法造成的一切損失,做好一名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應做的一切,以兌現史前的誓約。

大法弟子 張枝斌 2002年7月16日


嚴正聲明

今年我被強制抓去「洗腦班」,在洗腦班上,我一直不認可邪惡所說的東西,可是後來在邪惡的迫害下,由於自己的怕心,擔心自己承受不住,後來又聽邪惡說,再不接受洗腦,那就到勞教所強行洗腦,不轉也得轉,還得期滿兩年。由於自己的怕心,違心地寫了所謂的『決裂書』等東西。寫完後心裏很難過,情緒低沉,認為寫了此書師父就不會管我了。我造業深重,一切都完了,完全處於無法自拔的困境,真是生不如死。

回來後通過學法,我深深地感到自己學法太少,修得不好,人心太重,執著於個人得失,沒有了正念,深感慚愧。通過這次魔難,認識到了自己執著不放的心。我決心放下包袱,多學法,時刻向內找,去掉常人心,做好師父叫我們做的三件事,彌補自己做錯的事,做一個真正合格的大法粒子。

同時我鄭重聲明;在邪惡的「洗腦班」上,我違心所寫所說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東西全部作廢。在正法除惡中修正自己,走正自己的路。

大法弟子 賈素霞 2002年6月


嚴正聲明

我是法輪大法修煉者,99年7.20後不長的時間,在鄉辦「洗腦班」,邪惡強迫大法學員寫「保證」。由於自己對大法認識不清,沒有悟到「大法是嚴肅的,修煉是嚴肅的」(《排除干擾》)。回家之後,在本村幹部一次次追逼下當時用人的狡猾心理,用假名寫個保證搪塞過關,自己依然不停止學法輪功。師父在《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中告訴我們「修煉與正法是嚴肅的」,因此慎重聲明:此「保證書」作廢!在師父的指導下,在正法的洪流中加倍彌補洗刷自己的恥辱。堅修大法心不動,忍苦精進去執著,隨師正法了心願,功成圓滿把家還。

聲明人:張細風 2002年5月19日


嚴正聲明

由於學法不深,加之平時沒有做到真正實修,沒有從本質上去掉自己的根本執著,所以在邪惡的迫害下,走入了邪悟之途。

在師父那開天闢地從未有過的佛恩與慈悲浩蕩下,在功友們的真心關懷下,我漸漸清醒過來,明白了自己所犯下的罪行。經過認真學法,參與正法修煉實踐,我對師父與大法堅信的正念又強大起來。在這裏,我為自己的罪過表示深深的懺悔。同時,嚴正聲明:凡是對師父、對大法犯罪的言行一律作廢,我要用「全面講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惡,救度眾生,堅定地維護法」的實際行動,彌補自己給大法及眾生造成的損失,做一個堂堂正正、坦坦蕩蕩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 張春芝 2002年7月17日


嚴正聲明

我被邪惡抓到「洗腦班」,它們不讓我們睡覺,逼迫我寫「三書」,回去後心裏非常難受,常常會不由自主地流淚,自己深感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對不起眾生。因為這部法是讓人們修煉的,在修煉過程中不斷地去掉自己的執著心,包括顯示心、爭鬥心、妒忌心等不好的心。在修煉這幾年中,使我身心得到了健康,工作上認真負責,回到家裏,儘量多做些活。這部法確實能夠達到人心向善,道德回升,對社會、對個人都是百利而無一害。慈悲偉大的師父等待著我們的醒悟,挽救可救渡的眾生。我嚴正聲明在所謂「洗腦班」中所寫的一切作廢。今後要多學法,向世人講清真象,維護大法。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 趙玉妹 2002年6月


嚴正聲明

因為我在公安局寫過「保證書」,在單位領導找我談話時說過「不煉功」的話,通過不斷學習師父的新經文,認識到這是在配合舊勢力,是心性上的問題,是我修煉路上的污點,每每想起過失心中萬分痛悔,今特發表嚴正聲明:我在公安局所寫的一切「保證書」聲明作廢。我在大法遭到破壞和大法弟子受迫害的形勢下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法的話、一切不符合法的行為作廢。並且我更加認識到「以法為師」的重要性,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圓滿完成大法賦予我的神聖歷史使命。

大法弟子:宮敬 2002年6月26日


嚴正聲明

去年邪惡的政府人員強迫我去「洗腦班」,我不去它們就叫我寫決裂書。我說不會寫,它們就給我寫,並把著我的手讓我抄,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叫邪惡鑽了空子,怕它們把我抓走,所以違心地抄了。事後我心裏非常難過,情緒很不好,我完全處於不能自拔的困境,我真的生不如死。一個大法弟子說我,你不能總這樣下去,你還得繼續學法煉功,師父不會不管你的。聽了這位大法弟子的話,我重新振作起來學法煉功了。我要向內找,去掉常人心,做好師父叫我們做的三件事,彌補對大法的損失,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我鄭重聲明,我所抄的一切有損大法的東西全部作廢。在正法中修好自己,走正自己的路。今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 張淑籣 2002年6月


嚴正聲明

我們在看守所「洗腦班」,由於自己沒有堅定正念,被魔心所利用,完全用人的思想來認識法,沒有用正念來鏟除邪惡,寫了一些對不起師父的「材料」,現在通過學法,認識到還是有怕心造成的,我們現在嚴正聲明在「洗腦班」所寫、所說對不起師父的「材料」全部作廢。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做一個大法弟子應該做的,學法、證實法、發正念、講真相。今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聲明人:王開美 董仲秀 2002年6月29日


嚴正聲明

我於2001年9月被派出所的警察騙到「洗腦班」。在邪惡的壓力下,自己違心的寫了「決裂書」,做了很多錯事,說了錯話,犯下了不可饒恕的罪過,背叛了師父,愧對恩師、愧對大法。在此我鄭重聲明︰在「洗腦班」裏所做的一切全部作廢。在我身上所發生的一切,主要是我平時沒有學好法,很多常人之心,執著放不下,致使邪惡鑽了空子。此後自己一直有負罪感,心裏忐忑不安,我真不配做大法弟子。

是偉大慈悲的師父又一次給了我贖罪的機會,在目前這短暫的正法時期裏,我要奮勇直追,精進學法、煉功,向眾生講清真相,時時發正念,使邪惡沒有藏身之地,真正地圓滿我們的一切。

大法弟子:李淑莉 2002年6月20日


聲明

在看守所「洗腦班」,由於我們學法不深,被魔所利用,寫了一些對不起師父的「材料」,現在我們通過學法,明白自己對不起大法,沒有以法為師,我現在嚴正聲明,所寫的一切作廢。學法、證實法、發正念、講清真相,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做一個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一切。今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聲明人:巫靜珍 趙品霞 2002年6月29日


聲明

我是一名法輪大法修煉者,因受邪惡迫害,先後三次被抓進拘留所、看守所,後被非法判刑兩年,由於自己放不下執著,接受了邪悟,違背了自己的信仰,對不起師父,說了、寫了、做了違背大法的事,我現在認識到錯了。很後悔,決心重新修煉法輪大法不變心,特此聲明所說、所寫、所做違背大法的一切作廢。我要按照宇宙大法「真善忍」修煉,因為我師父傳的是宇宙大法,大法可救度一切眾生,大法是嚴肅的,我一定要加倍彌補,助師世間行,鏟除邪惡,望世人不要聽信江氏集團的邪惡謊言,相信法輪大法好,做一個正直、善良的好人。

聲明人:肖水木 2002年6月29日


嚴正聲明

99年7月以後,邪惡迫害大法弟子時,我沒有按師父的要求做好,有怕心,在邪惡所寫的「保證書」上按了手印。我深深的痛悔自己的過錯,我現在聲明「保證」作廢。今後要多學法,走出去講清真相,發正念,清除邪惡,加倍彌補自己的過錯,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做一個真正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聲明人 陳金萍 2002年6月28日


嚴正聲明

街道要求我寫「悔過」,我愛人由於怕心替我在街道寫的「悔過書」上簽了字,讓邪惡鑽了空子,做出了助紂為虐的事,我很痛心,雖然我有執著,但我不承認這一切迫害,決心跟上正法進程,救度一切眾生,現嚴正聲明:別人以我名義簽的「悔過書」作廢!

大法弟子:李薊 2002年7月17日


聲明

由於平時對自己沒有嚴格要求,沒實實在在地修,很是放任,也就有了今天的關過不去,做了一個大法弟子不該有的言論與行為,在前段時間,一度產生自卑、自怨、自責等許多情緒,加上自己心性容量小,痛苦地講了放棄修煉的話,今天我要在這裏向師父,也向同修,聲明,走好今後的路,實實在在、踏踏實實地做好,真正為眾生負責,為自己負責,徹底放下一切執著,完完全全融入大法之中,完成助師世間行的使命。

聲明人:王海英 2002年7月17日


嚴正聲明

我在勞教所所寫的「三書」全部作廢。由於我學法不深,不是以法為師,而是以人為榜樣,使自己邪悟,經過同修們幫助,我要重新回到正法上來,以法為師,加倍彌補,做好學法,發正念、講真相。今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聲明人:趙澤美 2002年6月29日


嚴正聲明

我是修煉大法的,由於在高壓迫害中做了對不起大法的事,現在明白一切都是錯誤的。聲明:以前在神志不清時,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大法要求的作廢。我要聽師父的教導,學好法,今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王耀蓮 榮秀花 2002年7月14日


嚴正聲明

我2001年底被邪惡非法抓走,強迫洗腦,在這期間,它們採用了各種方式,由於我執著心太重,學法不深,寫了不利於大法的東西,心中十分悔恨。我對不起救渡我的大法和恩師,在此我鄭重聲明,在被洗腦期間所寫的東西全部作廢。今後一定要恆心修煉,去掉人的執著。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 李劍 2002年6月


嚴正聲明

我當時被迫去鄉政府寫所謂「悔過書」,現在明白是自己有怕心,是錯誤的做法,也明白師父的慈悲等待。現嚴正聲明以前所做,對不起大法與師父的一律作廢。我決心學法,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李粉卿 2002年7月5日


嚴正聲明

由於我學法不深,心有執著,在「洗腦班」上寫下了對師父,對大法不好的言詞,雖然心中依然堅信大法,卻違心的寫下所謂「不煉功」,對此我追悔莫及。我會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現鄭重聲明,我在「洗腦班」上所寫一切全部作廢。今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 彭偉 2002年5月


嚴正聲明

本人2001年9月10日被抓進「洗腦班」,由於放不下執著而被「洗腦」。這是對自己、對師父、對大法不負責任的錯誤做法。現聲明所寫的「三書」等作廢。堅定修煉大法,跟上正法進程。今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陳惠娟 2002年7月13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以前沒從法上去認識法,在邪惡的迫害下有些順從,不是情願,也不符合大法要求,所以我要嚴正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全面否定邪惡舊勢力的安排。

孫翠平 2002年7月5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正念不強,遭邪惡迫害,被迫寫了「保證書」等,自己從內心深感痛悔,對不起偉大的師尊。在此我鄭重聲明:

1.我在任何時間、任何地點、所說、所寫的任何不利於師尊和大法的任何言論、文字一律作廢。
2.任何人也改變不了我堅修大法的決心,堅修大法心不動。
3.加倍彌補,投入正法當中。

大法弟子 李會來 2002年5月31日


嚴正聲明

1999年以後,邪惡瘋狂迫害大法,在他們逼迫下所寫的「保證」和停了一段時間沒學法都不是發自內心的。在此嚴正聲明全部作廢。洗刷污點,跟上正法進程。

賀桂英 2002年6月15日


嚴正聲明

我在勞教所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全部作廢。法輪大法是正法,用實際行動堅定地維護大法。

大法弟子:王淑凡 2002年7月17日


嚴正聲明

由於我學法不深和執著心放不下,做了大法弟子不該做的,說了不該說的,從現在起,所說所寫,自己或別人代寫對大法不利、對自己修煉不利的全部作廢。重新做一個真正的法輪大法弟子,堅決聽師父的話,跟上正法步伐。今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 馬淑環 2002年1月10日


聲明

由於以前學法不深,在邪惡的魔的干擾和迫害下違心的在別人寫的「保證書」上簽了字,現在聲明一律作廢。今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尹桂蘭 2002年6月25日


嚴正聲明

我以前被迫寫的「保證」、簽過的字以及說過不利於大法的話都聲明作廢。以後繼續堅修法輪大法,不接受邪惡勢力的任何迫害和安排。今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 張鳳海 宋翠榮 2002年6月


聲明

關於親人替本人寫的有關不符合修煉人要求的一些語言、聲明作廢。全面否定邪惡舊勢力的安排,堅定地維護大法。

大法弟子:白翠芝 徐桂芝 2002年7月17日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