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法輪功學員親手交給德國總統的信(譯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7月17日】尊敬的聯邦總統先生:

我很高興您能來為大學的校慶作演講。如能允許我以本校的學生和一名法輪功修煉者的身份,向您敘述我的一些經歷和想法,我將感到非常榮幸。

您一定已經聽說過法輪功了。我來自中國,兩年前到蒂賓根大學學習國民經濟。我在中國學過日耳曼文學,曾經在一所外國語學院當過助教。在那兒我們有一個自願組建的法輪功煉功點,和其它高校一樣,是由學生和工作人員組成。我們早上工作前在校園裏煉功,並在日常生活中以「真、善、忍」來指導我們的生活。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來,在毫無理由的鎮壓下,我們失去了這個自由。有好幾個星期,我都被迫住在系黨支部書記的辦公室裏。書記還讓我閱讀報紙上誣蔑法輪功的文章,寫悔過書和上交法輪功的書籍。

二零零零年,自從我來德國讀書後,才重新找到了安寧。後來我聽說我的一位副教授同事因修煉法輪功被送進了勞教所。緊接著傳來另一位教員在校園裏被綁架的消息,那之後我就再也沒得到他的消息。學校裏修煉法輪功的學生也沒被放過:一個女生三次被拘捕;一個男生因去北京上訪而沒有得到畢業證;另一個女學生因為將於次日被送往那個把十八位女大法弟子脫光衣服後扔進男牢房的馬三家勞教所而從三樓牢房的窗外跳下逃走,結果嚴重摔傷……

比起在中國的同修,在民主的德國生活的我幸運多了。我可以在家裏或是在公園煉功,而不會有甚麼危險。在大學的體育系,我們有公開的法輪功教功班。我們可以在德國或者其它西方國家召開記者招待會、舉辦信息日、燭光守夜,或為了中國大法弟子的人權舉行其它的活動。在一次徵集簽名的活動中,在我所問的人當中,有大約百分之九十的人為反對迫害法輪功學員簽名。令我感動的是,許多人不僅表達了他們的同情心和正義感,還給予我衷心的鼓勵和祝福。

不過遺憾的是,這一好印象在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訪問德國期間被蒙上了陰影。一天晚上,當我與兩個煉功的朋友在街邊等待時,一輛汽車突然駛到人行道上,停在我們的前面。兩個秘密警察以一種非常粗暴的方式拿走了我們的背包進行搜查……

也許如您所知,在這段時間裏發生了許多不可思議的事,例如不希望公民在街上穿黃色的衣服,亞洲面孔的人被禁止住在江澤民先生下榻的阿德龍旅館。在戈斯拉,一位二十四歲的女法輪功學員因為佩帶一枚法輪功徽章而被關在地下又小又陰森的牢房裏十小時。直到江澤民離開,她才被釋放。當她被關在地下室時,不禁回想起在北京的類似經歷(因為上訪,她被兩次拘捕),當時她迷茫了,不知自己是在德國還是在中國。

對此我感到非常遺憾,一切竟然這樣發生了。當我把柏林發生的事告訴蒂賓根的一個朋友時,他說:「作為一個德國公民,我感到羞愧。在希特勒曾虐殺了幾百萬人的國家,現在卻把一個迫害上億和平民眾的中國人當作貴賓來接待,把他從受害人的抗議面前保護起來。」

您也許看過《辛德勒的名單》這部影片吧,就是那部讓幾乎所有的觀眾都感動地流下眼淚的電影。我相信,那些表現自己的善心和正義感,救人於危難之中的人,將得到他人的感激與認可。

所以我希望您作為「有德之國」的國家代表 ─ 這是中文「德國」一詞的涵義 ─ 支持真善忍的理念。這將會給您、德國和德國人民帶來和平與幸福的未來!

致以崇高的敬意

一名德國法輪功學員(姓名略)
二零零二年七月三日



附:我向德國總統遞交信函的經歷


中間:德國總統;右邊:蒂賓根大學校長;左邊:蒂賓根市市長

2002年7月7日,德國總統應邀來我校為校慶525週年和巴登符騰堡州建州50週年作慶祝演講。在此之前,我給他寫了一封信,敘述了我作為一個大法修煉者,在中國和德國的一些經歷和想法。並附上了大法音樂和真相光碟等洪法資料。以上的照片就是在演講前,我在演講廳外向總統遞信的情形。當時我甚麼也沒想,就直接走上前去說:「總統先生,請允許我向您遞交我的信。」他接過信,連說了幾聲 「謝謝」。

許多重要人物都出席了這次活動,包括陪同總統先生的幾位部長,一些城市的市長,還有一些大學的校長和教授等。演講結束後,我和另一位中國同修一起給了他們很多真相報紙、光碟和錄像帶。絕大多數人都很樂意接受。有的人還停下來與我們交談,有的人問他們怎樣才能幫助我們。看到這麼多平時很難見到的人能得到大法真相資料,我們打心眼裡感到高興。

其實,我感覺這次機會是久遠年代以前就安排好了的,就是應該這樣的。我們只不過是在人這兒動一動而已。正如師父在《轉法輪》中寫的:「你有這個願望就可以了。而真正做這件事情,是師父給做的」。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