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大陸碩士生得法一週年感悟──獻給所有的有緣人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7月13日】我是國內一所名校的碩士研究生,受了二十幾年的無神論教育,曾堅信進化論、無神論是正確的。以致2000年9月底,在這種狹隘觀念的帶動下,痛失機緣。當時一位室友建議我看《轉法輪》,我卻背地裏譏笑她「迷信」。

2001年4月22日,我媽媽突然去世,當時就發生了一些讓人半信半疑的事,但我還是不信。6月2日的早上,我被一個很大的能量場控制,我媽媽來找我,她說了很多,但我卻發不出聲。6月9日的早上,我媽媽又來找我,並用雙手拽我(她的手像十多歲孩子的手那麼大,涼涼的),之後我竟然能和她交流。多年來形成的無神論思想框架轟然倒塌,我真真正正、清清楚楚的明白了無神論原來是謬論!

我從2001年6月中下旬開始讀《轉法輪》,6月30日下午4點半左右我遇到了修煉中的第一關──色關,我當時馬上意識到我已開始修煉,不應動色心。就在我心念一動的時刻,感到全身一種異樣的感覺像是很扎的感覺,我就看到我身上、頭上發出一束束約半寸長、針那麼細的金光,唰唰地射向四週,不斷的閃爍,接著我就看到了大眼睛(《轉法輪》49頁「……我們一部份人會感覺到、看到這隻眼睛。……」)並且通過這隻大眼睛看到了十多幅另外空間的場景。之後不久我多年的鼻炎、咽炎不治而癒。從今年3月15日晚開始至今我時刻感受到法輪以不同的速度、不同的方位、不一定相同的遍數正轉、反轉著。也許你覺得難以置信,但這一切千真萬確!一位大法弟子絕不會有虛言。

在洪大的法理中我也懂得了如何做一個好人,我常常提醒自己嚴格以真善忍律己修心摒棄後天養成的不良習慣,比如人的狡猾、自私、狹隘。學會了寬容、善良、誠實。原來我和愛人的家人關係十分緊張,我煉功之後不但開導愛人要認識到我們自己的不對,還邀請他們暑期來團聚。我真誠、善良的表現使他們不得不承認大法是好的、正的,改變了他們對大法從電視上得來的歪曲印象。

站在人的角度上來說,從「新中國」成立以來,我們這個民族就經歷了一次又一次災難深重的政治運動,所以沒有人會輕易相信甚麼,在面對重大選擇時一定會仔細觀察,進而作出分析、判斷。我們能夠明辨是非,我們是獨立自由的生命個體,有權選擇自己的信仰,每位大法弟子都在努力做一個對家庭、社會、國家有益的人,何罪之有?這是最基本的人權,21世紀信息發達的今天,獨裁者還想使用暴力、造謠、封鎖信息來控制人的思想,只有枉費心機,最終將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思想,都有判斷是非的能力。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法輪功好與不好,把所有法輪功的書拿出來,讓人們去判斷,這是公正合法的,獨裁者為甚麼不敢光明磊落的這樣去做呢?正是因為人們能夠識正邪、斷是非,它們才使用愚民手段,封鎖信息,利用一邊倒的、為其服務的宣傳工具製造謠言誹謗大法。法輪功遭受著史無前例的構陷與迫害,有多少大法弟子被抓、被酷刑折磨、甚至被虐殺,很多大法弟子因此妻離子散、流離失所。

從另一個角度看,以人類的智慧對奧妙無窮、浩瀚至極的宇宙、時空的認識只能是滄海一粟。在人類的歷史上,有多少偉大的科學家是宗教的信徒,比如牛頓、麥克斯韋。可是中國人,從接受教育的第一天開始,就被灌輸著無神論,人們的思維模式已固化,已形成一個框架,很難從其中跳出來。所以在人們遇到一些人類無法解釋的現象時,總是無根據而找理由,或以科學不發達而避之。人不相信、人看不見的可不一定不存在啊,人類的智慧太有限了,加之人的狹隘固執,很難超越已被框進的框子裏。隨著人類道德一日千里的下滑,人信神的底線很低,老人們還說:積德、損德。可現在的人還有多少人信呢?修煉前的我何嘗不是這樣呢?全世界五十多個國家、地區的一億多人在煉大法,這本身已說明大法是好的、是正的,這其中有許多知識層次很高、很有社會地位的人,這些人做事決不會盲從。法輪大法確實是真的、正的、好的。請您為了您的未來,千萬不要相信為江澤民服務的媒體所做的欺世謊言及其醜惡拙劣的表演。佛法是莊嚴偉大的,是不能被褻瀆的。謗佛的罪太大了,等到報應到來時悔之晚矣。

我希望我的親身經歷有助於您做出客觀公正的判斷,不要以為大法與您無關,大法與宇宙中所有的生命都有關,信不信由您,但我還是勸您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因為人認識不到的東西太多了,有人說:信則有,不信則無。這句話本身就有邏輯矛盾,同時也表現出人對於那些用人的知識解釋不了的現象所做出的無可奈何的態度。存在與否並不由信與不信來決定,存在就是存在,如果你信就會顯現給你看,越不信就越不會顯現給你。這就是修煉界所說的:信在先,悟在先,見在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