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師父經文《甚麼是功能》點滴心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7月11日】師父說:「其實大法弟子每個人都是有能力的,只是沒在表面空間表現出來,就認為沒有功能。但是無論能否在表面空間表現出來,動真念時都是威力強大的。」(《法輪佛法─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大法弟子在正法中已經充份發揮著功能的作用。比如在正法中正念很純時功能運用得很全面,而且很多弟子都能在正念中隨心所用,幾乎是用甚麼有甚麼,如將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壞人定住,只說一聲「定」,或者說「你站在那兒別動」,或指著一群壞人,就一定動不了,過後想一下「解」就解除了。其實對於那些沒有人性的邪惡之徒,如打死人的、強姦女大法弟子的禽獸不如的壞人或那些為首的邪惡之徒,可使用意念指揮──叫其幹甚麼,邪惡的壞人就會幹甚麼。」(《法輪佛法─精進要旨(二)》「甚麼是功能」)

近日,在與一個功友的交流中,使我對師父講的法有了更深一層的認識。

同修談到,在一天晚上發真相資料時,遇到惡人追趕,好在功友心裏比較穩,正念相對強,男惡人後爪追,女同修前腳飛,最後擺脫了惡徒。

還有一次,這位同修與另一位女功友一道晚上出去散發資料,剛一離家就被惡人跟蹤。她們借助公園複雜的環境,在夜幕的掩護下,同時發正念,讓惡人看不見,終於擺脫了邪惡的干擾與迫害。

交流中,我說:您怎麼不發正念把它們定住呢!

功友說:當時一著急,就忘了。

同修的經歷,給了我警醒。我想,我們在正法修煉中,「心一定要正」,「主意識要強」,真正地「溶於法中」,時刻把師父的有關講法銘刻在心間,要記住師父講法的原話,這樣才能帶有法的無邊威力,時時、處處、事事保持正念,到時才能隨機而用。否則,就可能給自己造成一些不應有的魔難和損失。

只有這樣,關鍵時刻,才能有正念;也只有這樣,發出的正念才能強大,也才能真正發揮出正念的作用。

比如,在遇到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情況或壞人時,要做到如下:

1、意念要想到、而且嘴裏還要說出或默念:「定」!「就一定動不了」。
2、意念要想到、並且口中要發出或默念:「你站在那兒別動」!「就一定動不了」。
3、用手「指著一群壞人」!「就一定動不了」。
4、脫離危險後,「過後想一下「解」就解除了」!如果要想好好懲戒一下惡人,可在一定時間之後,再「想一下「解「就解除了」。一定要記住,事後要「想一下「解「就解除了」,否則,被定住的「它」不知要在那兒傻停著多長時間呢!
5、「其實對於那些沒有人性的邪惡之徒,如打死人的、強姦女大法弟子的禽獸不如的壞人或那些為首的邪惡之徒,可使用意念指揮──叫其幹甚麼,邪惡的壞人就會幹甚麼。」

「層次是由心性所決定的,也就是說使用功能時正念要強。心裏對邪惡的害怕或運用功能時心裏不穩、懷疑會不會起作用等不良心理,都會影響或干擾功能的作用。」(《法輪佛法─精進要旨(二)》「甚麼是功能」)

「有多強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法輪佛法─精進要旨(二)》「也三言兩語」)

還有一位女功友,平時就不太注意自己的言行,大大咧咧,頭腦中安全意識很淡,學法時,只從字面偏執機械僵化地理解,人云亦云,不假思索。平時總說,做正法事時,只要正念強就不會有問題的。其實,這也是照抄同修的話。

無獨有偶,前幾日街道工作人員奉令,到原煉功人家裏看一看,問還煉不煉功呀,家裏有沒有書啊,有無大法資料等等。

一天,這位女功友聽到敲門聲,連想都沒想,也未通過門鏡察看一下,以為是同修來了,就不假思索地把門打開了,門開一看是居委會的人,當時就傻眼了!

因為自己的居室裏到處放著大法書、大法資料、大法錄音帶,很凌亂。平時其愛人(不修煉,但其對大法的心態很正,對家人修煉也很支持)就總說她:你一個女的,太不利整,還是修大法的呢!

好在這些工作人員都了解真相,只是迫於壓力,象徵性應付差事地走過場,所以沒有深問,更沒細查。

事後,這位同修仍心有餘悸,但這使她清醒了不少,理智了許多。不然的話,別人提醒她時,她總是說他人有怕心,不能堂堂正正。

據這位同修說:自己平時就沒有看門鏡的習慣,只要有人敲門就開。她認為,只有同修會來找她,別人不會找她,來找她的就一定是同修,不會有別人。其實在大陸處處都是魔,邪惡時時都在變著法迫害,事事都在盯著你呢!更何況這位同修是堅定走出勞教所的。

還有一位同修,平時時間比較緊,學法、煉功很認真,對個人修煉的內涵比較注重,特別是很強調煉功,靜功能盤坐2個小時以上,遇事也能忍,總之,吃苦能力和忍耐力很強。

由於個人對法認識上的迷惑和誤解,很長時間一來,只看《轉法輪》,對師父的其他講法不怎麼看,對師父發表的新講法或經文有時只看一遍,認為知道有這麼回事,就足矣,以後也就不再看了,對明慧網編輯部發表的文章更是採取可看可不看的態度,明慧網等大法網站發表的同修文章就更不願意看了。

其實我們這兒有很好的條件,要想看這些資料,完全都能及時地看到。

由於理解上的偏執、認識上的極端,所以平時對發正念很不重視。

結果一次外出學習聽課時,講課人順嘴胡咧咧,噴出了一些謗佛謗法的惡語,這位同修一著急,心裏趕緊默念:「清除邪惡,清除邪惡,……」,結果也沒能制止住。

在與同修交流時,同修當即指出:你為甚麼不念師父的正法口訣呢?!

這位同修這才恍然大悟:唉呀!我忘了。

看來正念強,不是心裏想強就強的,也不是嘴上說強就能強的,這也是平常紮實修煉的結晶,是有其具體內涵的,是通過正法修煉實踐實修出來的,經過實踐檢驗、驗證並得到證實的。

如果平常不修出強大的正念,一遇緊急情況,導致心態不穩,一著急,再慌神,可能連想都想不起正念來了,就更別說強了,也甭想發揮其作用了。

我自己就有過這樣觸心的經歷。

一次,我父親來電話,說著說著,老人就激動起來,不管天不顧地的,說一些對大法對師父不敬的話,原因是家裏修煉人受到邪惡的迫害,老人也跟著遭受了魔難,所以心裏很惱恨,就把怨氣撒到大法和師父身上來了。我當時怕老人再說下去,給自己造下更大的罪業,在勸說無效的情況下,就立即把電話掛斷了。

我愛人回家後,我跟她提起這件事。

我愛人說:你怎麼不發正念清除老人背後破壞大法的邪惡呢?

我一想:是呀!

平時對修煉中的事說得頭頭是道,滔滔不絕,認識好像也挺深刻的,可是到了關鍵緊急時刻,就忘得一乾二淨。

師父說:「學法得法,比學比修,事事對照,做到是修。」(「實修」《洪吟》第22頁)。

所以,自此,我就有目的地加強主意識,並落實到實修中。以後,不論在哪裏接電話或打電話,我首先是默念師父的正法口訣以清除來電話者或接電話者背後破壞大法的一切邪惡因素。然後才接電話或打電話。

現在,我已經養成習慣了,每當接電話或打電話時,就自然地這樣去做了。

另外,請各位同修一定要「以法為師」,正確、清醒地認識甚麼是真正的正念,不要把自己想像的念頭或者認識都當作是正念,使自己陷入誤區之中,偏離大法,還渾然不知,耽誤了自己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

以上僅為目前修煉階段的點滴認識,「法無定法」,「佛法無邊」,有不正不全之處,敬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